我呢并不是很想离,我那男人虽然在女色问题上,有些拎不清,但儿子还是认的,我也想开了,我就算离婚了再找,能保证我能找到一个不出轨的好男人吗?我觉得挺难的,至少在我身边,大部分男人在外面都是有人的,像我爸这样的也是极少数。”

郁母又气又怒,偏偏当着叶云开和乔念的面,又不好朝郁北方发作。

乔念是真的挺心疼郁北方这个女孩的。

在她的印象中,郁北方以前还挺可爱的。

也不知道郁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让郁北方这么委屈求全,这要是她的孩子,她早就上门讨说法了!

婚姻如果连最基本的忠诚都做不到,那要这样的婚姻,有什么用呢?

“北方的婚姻变成如今这个局面,是我的问题。”郁父坦然承认错误,他端着酒杯,对着叶云开苦笑道:“老弟啊,也不怕你笑话,当时我家出了点事,若不是那时姚家能帮得上忙,我也不会出此下策,我啊,毁了北方一生。”

郁北方不以为然道:“爸,嫁谁不是嫁,郁家供养了我这么些年的奢华生活,我为你们付出,也是应该的。”

郁南方听见郁北方这话,嘟哝道:“姐,姐夫对你不好,你就应该离婚!”

郁北方轻笑出声,问道:“南南,离婚并不容易,你想想看,我要是现在离婚了,我们的孩子就没了父母,姚砚之肯定会再婚,他倘若再婚了,还会对我儿子好?而且,按着姚家人的个性,那肯定是不会同意把孩子让我带走的,姚砚之再婚之后,万一后妈虐待孩子怎么办?”

郁南方天真的说道:“那就拼命让孩子带走啊!”

“拼命?拿什么拼?谁会为我拼?”

郁父听见郁北方这么一说,心里顿时明白,郁北方并不是没有想过离婚。

而是郁北方自己知道离婚后的代价是什么?

2022最好看(丰满岳的两腿间毛茸茸)全章节阅读

甚至郁北方也知道,他们是不会支持她离婚的!

刹时间,郁父只觉得作为父亲,自己太失职了!

他的女儿,这么没有安全感!

他竟然一无所知。

郁母冷声打断郁南方的话,道:“南南,你姐姐有自己的打算,你小孩子不懂。”

郁南方郁闷至极的反问道:“我小孩子不懂?我小孩子你们都要给我订婚?我说不同意,你们还不相信……”

郁母和郁父两人无可奈何的对视了一眼。

郁南方的表现,并不怎么好,叶家以后怎么瞧得上郁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