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单独把两位老师请到办公室之后,刘青山就表达了一下这方面的意向。

那两位还有点犹豫,毕竟都是有单位的,当兼职的话,害怕单位领导有意见。

刘青山笑道:“两位老师,我们公司聘请您二位,当然是每个月都有补贴的。”

一直都安安静静的史老师摆摆手:“我们就是来帮点小忙,小旭和小莉跟我们的关系都非常好,怎么能收钱呢。”

现在这个时候,市场经济还没有深入人心,也不太讲究劳务费什么的。

要是放到几十年后,想请动这两位大佬,好像也不是钱能解决的。

“付出就有回报,两位老师不用客气。”刘青山是深知服化道这类幕后工作者的重要性,他斟酌一下,这才说道:

“眼下呢,每个月给两位老师开五百块的补贴,如果进组或者另有任务,再具体商量酬劳,您二位看怎么样?”

两位老师齐齐一愣:这补贴是真不少啊,比他们每个月的工资还高。

更不要说,如果进组的话,还有另外的收入。

就像他们跟着拍摄好几年红楼梦,就是赚了几百块钱的补贴而已,因为他们都是有单位开支的。

就算是那些演员,片酬也低得可怜。

宝玉演一集是八十块,戏份少就六十块;黛玉也才六十块钱一集。

一部戏下来,宝玉领了两千八百多块钱。

至于剩下的,片酬更低,大丫头袭人也算是重要的角色吧,一集三十块,拍完一共收入一千零二十块,还把袁姑娘给乐够呛呢。

虽然这五百块的补贴,很令人心动,但是文静的史老师还是摇摇头:“刘总,这钱我们受之有愧,还是不能要。”

上赶子给钱都不要,也就是现在这个时代。

刘青山也是打心眼里钦佩,这位史老师,一直默默地做着自己的研究,从不争名夺利,所以才会有那么高的成就吧?

于是笑着安慰道:“对两位老师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之劳。”

“但是对我们公司来说,却能因此创造极大的价值,就像新组建的女子十二乐坊,真要是成功之后,去国外演出,那赚得都是真金白银。”

“所以希望两位老师不要客气,这确实是应得的。”

在刘青山的坚持下,两位老师这才同意。

当下大家谁也不怎么富裕,手里有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当然更好了。

就像史老师,自己设计裁剪一套衣服,那也是要花钱的。

杨老师也一直想去敦煌那边的洞窟,进行服饰方面的相关研究,手里有钱,自己就可以去了,不用再向上面申请。

接下来,两位老师要和乐队的姑娘们相处几天,了解大家的性格爱好和特点等等,然后再因材施教。

那种搞一刀切,都弄个铜钱头之类的,就显得太业余。

安排完这边的事情,刘青山也就没啥事,这才拉着老四老五去影视城,正好小莉姑娘也一起。

龙腾公司现在也有了不少房产,这方面的事物,都是小莉姑娘在经营管理。

“刘总,方庄那边的一期工程已经竣工,楼房如何分配?”小莉姑娘向刘青山询问。

当初龙腾公司,是以住房储蓄的形式,在那边预订了一批住宅楼。

这两年,随着物价的增长,楼价也涨了不少,跟他们购买时相比,足足涨了一倍。

小莉姑娘也不得不佩服刘青山的眼光和魄力,按照她的想法,干脆就直接出手变现,然后回笼资金,再投入到别的房产项目上。

这两年,搞开发的越来越多,而开发商,永远都缺乏资金,所以他们这笔钱,肯定能带来不小的收益。

如此滚雪球一般,滚上几年,资金翻上几倍都不是问题。

方庄算是京城首个富人区了,等到九十年代,凡是来首都买房的商人,首选就是方庄。

所以那边的楼盘,刘青山是坚决不会卖的,于是回道:

“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咱们龙腾的员工,也包括我名下其他几家公司的员工,如果有购房意向的,可以优先购买。”

“价格就按照当初的最低价,咱们不能赚自己员工的钱。”

小莉姑娘忽然觉得有点惭愧:自己的格局,跟刘总相比,还是太小了。

“第二种,就是叫那些拖家带口的,或者结婚成家的员工,先行居住。”

“这一类就只有居住权,没有房屋的所有权。”

小莉姑娘不由得眨眨眼睛:这待遇也太好了啊,跟国营单位的福利分房也没啥区别。

估计那些公司的员工,听到这个消息,都会激动得睡不着觉吧?

他们大都是外地人,来到首都,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属于自己的小窝。

别说是他们了,就算是首都当地的普通百姓,能住得上楼房的,也是少之又少。

小莉姑娘都能想象出来,那些员工会对公司产生多么强烈的归属感。

只怕把自己的命,卖给公司,都心甘情愿。

而更大的效应则是: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主动加入到龙腾以及刘青山的公司。

想到这里,小莉的心中只剩下敬意,

当然还有几分庆幸,庆幸自己和自己家的马长战,能交到刘青山这样的朋友。

因为小莉姑娘知道:越是相逢于微末的朋友,越能同患难共富贵。

刘青山经历过后面的事情,他深有体会,那种打拼半辈子,还要家里拿出几近一生的积蓄,才能在大城市买上一套房子,生活简直毫无幸福感所言。

所以在他的公司,一定要改变这一点,只要员工肯努力,那公司肯定不会叫你吃亏。

就算方庄那边的住宅不够用,不过还有亚运村这边呢,等开完亚运会,马上就能入手。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影视城,去了当做办公室的那个衙门,发现王战正陪着小郭和几名南洋华侨,坐在那喝茶聊天。

这几位都是刘青山叫王战打电话请过来的,彼此打过招呼,刘青山就笑着问道:

“几位,你们在亚运村认购的房产,准备出手吗?”

小郭笑而不语,别说这点房产了,他叔叔的国贸大厦,都不准备出手,更别说他这点小房产了。

虽然这段时间,舆论很不好,搞得有点人心惶惶,但是小郭和叔叔,一直坚定地看好大陆市场,这个信念,当然不会轻易动摇。

倒是王如海性子比较急:“青山,我们为什么要出手?告诉你,我们可不是那些墙头草。”

小郭这才点头表态:“没错,当年抗战,都是无偿捐助。”

言外之意,就算真的发生什么意外,大不了就当是捐了,又有何妨?

刘青山也忍不住竖竖大拇指,他想起来后来对郭富豪的一次采访,那时候老人已经年岁不小了,说了这样几句话:

“我的家训,就是两句话,你不能害老百姓,不要做奸商。”

在这方面,和港岛那位一心一意钻到钱眼里的李富豪一比,境界上高下立判。

商人除了金钱,还要牢记一点,国家才是你的根基所在。

就像苏联解体之后的那些寡头,最后的下场,就是最好的例子。

不过对于他们这种回答,刘青山是非常不满意的,他摇摇头:“怎么可以不卖呢,必须卖,而且还要贱卖!”

“青山,你是发烧了,还是中午喝多了?”

王如海凑上来,伸手要摸刘青山的脑门,却被刘青山将他的爪子扒拉到一边。

倒是小郭略一沉思,就明白了刘青山的意图:“哈哈,青山老弟啊,你就坑人吧。”

刘青山倒是不以为意:“我这个人从来不坑朋友的。”

“那看来最好不要做你的敌人,不然的话,估计睡觉都不踏实。”小郭大笑起来,算是和刘青山达成了统一战线。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小,扒开双腿疯狂进出视频

搞得王如海和其他几位都有点发蒙:“你们打什么哑谜?”

第二天,小郭等人就向亚运会的组委会提出申请,要求退还认购的楼盘。

组委会当然不会同意:钱都花了好不好。

结果双方闹得很不愉快,最后想出来一个折中的方案:退钱没有,想法子联系别的买家,看看有没有人肯接手吧。

这个消息传出来,一直在首都这边处理业务的李大少,也终于沉不住气,往港岛的家中,打了个电话回去,征求父亲的意见。

李富豪沉思了好一阵,这才叹了一口气:“你先撤回来吧,以后机会有很多。”

在他来看,这段风波应该很快就会过去,毕竟发展才是主旋律嘛。

李富豪的眼光当然毒辣,就在前些年,签订中英联合声明的时候,港岛这边,人心惶惶,有不少商人变卖资产,收拾东西走人。

但是李富豪却趁机大肆收购,这才使得手中的企业迅速发展壮大,并于八六年,正式成为港岛的首富。

虽然这次他看得也很准,但却还是选择了暂时性的撤退,这是出于商人规避风险的本性。

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缺乏对内地的信心,缺少真正的家国情怀。

在挂断父亲的电话之后,李大少在第二天,就赶奔亚运村。

还是亚运村那座临时的办公楼,李大少刚下车,巧了,迎面看到一个他最不想见到的人,正笑吟吟地望过来。

“李兄,好巧,你也是来出售楼盘的?”刘青山还热情地招招手。

李大少嘴里发苦,心里发堵,只能干笑着呵呵两声:“原来是青山兄,怎么,你也来出手楼盘的?”

刘青山却摇摇头:“我是准备来当接盘侠的。”

虽然李大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语,不过很快也就明白了大意,心中更觉堵得慌:

当初要不是因为这家伙进行道义上的绑架,自己何必出那么高的价格?

明明不到一千块钱一平的价格,愣是花了一千五百块,现在想想,李大少还觉得自己应该叫李大头更合适。

最可气的是,眼前这个家伙,摆明了是来捡便宜的。

李大少终于明白:这次好像又被算计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他就纳闷了:难道刘青山早就能预料到这一切会发生?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李大少使劲摇晃两下脑袋,真要是那样的话,他这辈子,岂不是再没有机会找回场子。

不,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迎接出来,还有上次的梁副主任,也笑脸相迎。

寒暄几句,让到办公室里,有工作人员上茶,梁副主任这才试探着问道:“李先生这次来是……”

李大少也不兜圈子,据实相告:“公司那边的资金链出现一些问题,所以想要撤回这里的投资,还请梁主任多帮帮忙。”

梁副主任也皱起眉头:李家的公司,总投入在一亿五千万左右,这笔钱,早就用到亚运会场馆的建设上。

关键是,认购的事情,是双方自愿,怎么可以随便反悔呢?

梁副主任斟酌一番,这才说道:“不瞒李先生,这几天,也有一些想要退还认购款的,不过这些钱都用到亚运会的建设上。”

“如果李先生执意出手的话,那我们只能负责帮忙联系,看有没有买家。”

随即就有人接过话茬:“有,当然有买家,我们龙腾公司正想给职工分福利房呢。”

这下子,连梁副主任都大喜过望,他还以为刘青山是跟着凑热闹,也来退房的呢。

这种事也不是没可能,墙倒众人推嘛。

万万想不到,人家是来帮忙排忧解难的。

梁副主任不由心中感叹:还是自己人靠得住啊。

然后就听刘青山继续说道:“不过呢,我们龙腾公司,最近的资金也比较紧张,只怕价格上要低一些。”

“那刘总能出什么价儿?”梁副主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