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痴公子基本上已经可以确认那个跃天涯就是昊天神皇了,而天后可依不管咋说也是他的妻子啊。

“放心吧,这个我懂。”

四季女神贝微澜向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就驾起一朵四色的云彩离去了。

“咕咚……”

贝姐一走,凌痴公子就摘下腰间的酒葫芦,对着葫芦嘴灌了一口。

“好家伙,这酒……”

一股浓郁的酒香和微微的醉意,顿时让他舒爽的眯起了眼睛,愣了一会儿。

这小子想再喝上一口,突然想起了三世老人嘱咐的话,只能遗憾的作罢了。

凌痴能轻易化解食神胖胖酿制的千年醉,但并不意味着什么酒都醉不倒他了,三世愚者是何等人物,他说此酒不能多喝,就肯定不能再喝了呀。

可这肚子里的酒虫子被勾出来了,也实在是难受的厉害。

‘对,还是先找老血他们去。’

能找到这帮道友,就一定有酒喝,想及此处,凌痴伸手拉过一片祥云,干催往上一躺就飞离了老爹的镇天圣殿……

“呦呵,胖胖,你总算回来啦?

这回可让哥几个一通好找啊!”

时光女神黛迟的神府里,食神胖胖和丰收、百花两位女神的分身都归位了,他们三个自然从入定中醒了过来。

“额……你们找俺干啥?”

一见自己的面前,站着五大三粗的力尊南浅,食神胖胖一头黑线的问道。

“找你干啥?你还好意思问?

本座乃是受人之托,来找你要回些东西。”

南浅装模作样的瞪了他一眼后,伸出一只毛绒绒的大手,将食神胖胖一把从蒲团上拽了起来。

“放……放手啊!

有话好说,何必动粗。

俺虽然是个厨子,但也是有尊严的。

惹急眼了,俺就跟你拼了。”

哇哦,诸神都没想到,一向胆小怕事的食神胖胖,今个居然破天荒的硬气了一回。

“啥?你想跟俺动手?那也行啊!

你要是接得下我三招,你和财尊的那笔账,俺就再也不管了。”

放开食神胖胖后,力尊南浅饶有兴趣的说道,这家伙就爱到处找人打架,甚至比战尊雷欧还要好战呢。

“二位切莫伤了和气呀,还是先解决那笔源晶的事吧。”

一听食神胖胖要和力尊南浅打架,财尊卿三笑和书尊途半当时就急了,万一把胖胖打出个好歹来,那借出去的源晶不就成了赔给他的医药费了吗?

“哈哈哈……有意思,我看就让他们打一架,本座来当裁判。”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血尊擎天大笑道。

“不行不行,胖胖是个厨子,让他做菜行,让他和老猩猩打架,那不是存心要他好看吗?”

书尊途半拦在胖胖的面前说道,不管咋说,他都吃了胖胖好多年的白食,总不能看着他挨揍不管了吧。

再说作为胖胖借那笔源晶的担保人,他可不希望食神被打的半身不遂,继而无法还款了啊!

“那本座就来当个担保人,如果胖胖接下了南浅三招,而不落败的话。

那他所欠的那笔源晶,就由我们这些道友平摊了。

而且本座保证出的最多咋样?”

谷估计是因为生命女神细儿在场的缘故,战尊雷欧又在她的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

“俺们个个都穷,哪有你这么丰厚的家底,不如你好事做到底,一个人包还得了。”

智尊海米狡黠的笑道,他知道只要生命女神在这里,战尊雷欧就是硬着头皮也会答应下来的。

“我……我……我出就我出!

不过我没有那么多的源晶,可以拿我战神殿内的神器去置换。”

果然,明知吃了大亏的战尊雷欧,还是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

“哈哈哈……要的就是你这句话。

我们知道你是个武器收藏家,历次征战异界收缴的神兵利器,已经堆在神殿里当建筑材料好久啦。

置换源晶的事由我来办,伐天圣主早就想收购一些异界的神兵利器,给自己打造一柄极品神剑了。”

匠尊矛缺久向智尊海米挤了挤眼睛笑道,看来这哥俩是在搭档唱双簧呀。

办公室狂cao秘书 故意短裙公车被强好爽在线播放

“唉……你别把俺的窝拆散架了就行。

不过前提是胖胖能够接下南浅三招才行。

老猩猩,你可别故意放水哦。”

好吧,就算吃亏,战尊雷欧也认了,谁让他暗恋已久的生命女神正在看着他呢?

“说啥埋汰人的话呢?

你何时看见俺南浅打架时放过水啦?

胖胖,再问你一遍,敢不敢接本座三招。”

力尊南浅先瞪了战尊雷欧一眼,然后盯视着食神胖胖问道。

说实话,他本来是想和胖胖开个玩笑的,这笔用在弟子们身上的源晶均摊,是早就决定好了的事,可没想到食神胖胖会突然变得硬气了起来。

“俺接了,不就是三招吗?

各位千万别眨眼,看俺怎么破了他的力之领域。”

‘好家伙,这死胖子不会是疯了吧?挡三招就挡三招,还要破什么力之领域,就凭你那个庖厨领域也能破力之领域吗?’

时光女神黛迟看着意气风发的食神胖胖简直无语了,而其他的诸位神祇也显然不看好他。

“哈哈哈……好!就凭你这句话,今个本座就用力之领域和你一战。

千万别说我欺负你,这可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力尊南浅也被他给气乐了,他原本只是想走过场,略微胜个半招给食神留一点面子的,没想到这胖子会这么不识相。

“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劳烦时光女神施法,将他们转至异度空间吧。”

接过百花女神紫玉儿递过来的美酒,夜尊浮梦微微一笑,他也想看看这个食神胖胖到底是从哪来的勇气。

“开门,开门!隔……”

正在此时,时光女神府邸外面的禁制法阵,传来了酒尊凌痴公子醉醺醺的叫门声。

“这酒鬼又被他老爹放出来啦?

黛迟妹子,劳烦你先让他进来吧。”

血尊擎天起身说道,他对凌痴并不反感,甚至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喜欢。

“哈哈哈……都在呐,刚听黛迟说,胖胖要和南浅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