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陈营的威逼胁迫下,用可爱的声音录制了这首令人羞耻的歌曲,这也是她现在最不想提及的事情。

在听到樊博的调侃之后,杨丽丽的脸瞬间就黑了,默不作声的从吧台上拿出一把平常切水果的水果刀。

“你刚才说什么?”杨丽丽缓缓问道。

想到陈营跟自己提过一哥之前种种的彪悍战绩,樊博冷汗都下来了,义正言辞的说道:“我是觉得这首歌的演唱者声音甜蜜动听,想来人也一定很漂亮,有机会能认识一下就好了。”

杨丽丽这才放下水果刀,给了樊博一个算你小子识相的眼神。

不过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就算现在没有传出去,之后说不定还是会有人联想到自己身上,杨丽丽想了想,还是决定从根源上解决,让陈营舍弃这首曲子才行。

陈营自然是不可能答应的:“不就是一首歌曲嘛,我不说,你不说,博哥不说,谁会知道?而且我还想再设计一个吉祥物,到时候立在店铺门口.....”

陈营这边滔滔不绝的讲述着奶茶店的发展计划,可半天都没有得到杨丽丽的回应,扭头一看,发现她正盯着门外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怎么了?”

“营子,你看外面那俩人像不像之前你去KTV帮的那个姑娘?”杨丽丽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陈营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心里顿时一惊。

我靠,门口可不就是卫半夏么!自己今天没通知她啊!

要是平常来那也没什么,但问题是今天店里有这么多人呢。

苏木倒也罢了,小姑娘单纯,平常也没有那么敏感,可是卫半夏可没那么好糊弄,搞不好就会被她看出点问题。

都说怕什么来什么,他刚刚想找个人多的地方躲起来,但偏偏这时候,苏木端着一个杯子来到他的面前,温柔的说道:“你都忙了好长时间了,喝点水吧。”

陈营感觉头皮一阵发麻,急中生智之下连忙拉着她的手说道:“对了苏木,你跟我来一趟,有些东西我要教你做一下。”

“啊?”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陈营牵住,让苏木一时间脑袋有些空白,没等反应过来就晕晕乎乎的被拉走了。

于此同时,陈营还不忘给杨丽丽使了个眼色。

江湖救急,卫半夏就靠你拖着了。

杨丽丽撇撇嘴,对他这种渣男行为很是鄙视,不过该打的掩护还是要打,没办法,谁让自己摊上了这么一个发小呢。

人们总是会对自己亲近的人格外宽容,大义灭亲这种事情,很多时候也只是说说而已。

看着人群外的卫半夏,杨丽丽思考了一下,干脆直接迎了上去。

“嗨美女,还记得我么?”

“啊,你是之前跟陈营一起来的...”

那天晚上虽然没跟杨丽丽说太多话,但这种长相的女生还是能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的,所以卫半夏很快就想了起来。

“要不要进去坐一会儿?”

杨丽丽指了指身后:“我的新店开张,正好帮忙品尝一下,提提意见。”

“你的店?”卫半夏有些疑惑。

“嗯,跟陈营合伙弄的,平时基本上都是我在这看着。”

杨丽丽解释了一句:“也多谢了你介绍过来的兼职生,要不然我一个人还真忙不过来。”

“这是应该的。”

卫半夏犹豫了一下,问道:“陈营他来了么?”

因为小店门口的人太多,所以刚才她并没有注意到陈营。

杨丽丽心想这货当然来了,正在里面躲着和小美女不知道在干嘛呢,不过嘴上却说道:“刚才还在这,这会儿不见人了,应该是去其他地方发传单了吧。”

“这样啊...”卫半夏心里有些失望。

原本陈营并没有跟她说新店开业的时间,卫半夏也是通过兼职生打听到的,原本想着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但现场人那么多,加上陈营不在也没有其他熟悉的人,所以就不打算停留了。

又聊了一两句之后,卫半夏主动告辞:“一会儿我还有些事情,就进去添乱了,等到以后一定过来尝试一下,祝你们生意兴隆啊。”

“行,那以后记得常来。”

杨丽丽的目的就是为了帮陈营挡住她,所以也就没有挽留。

男同事每次都弄得我很爽:逛街突然开了遥控器最大

“多水灵的白菜啊...”

看着卫半夏远去的背影,杨丽丽长叹一口气,紧接着柳眉倒竖,愤恨的说道:“怎么就便宜陈营这头猪了呢?”

.....

另一边,陈营这头猪并不知道卫半夏已经走了,一边心虚的向门口张望着,一边漫无目的的跟苏木说些有的没的,搞得小姑娘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等看到杨丽丽一个人返回店铺之后,陈营知道危险解除,总算放下心来。

幸亏反应的及时,差一点就暴露了。

“你出来,有事跟你商量。”

杨丽丽冲着陈营喊了一声,口气十分不友好,就好像欠了她钱一样,不过当目光转向苏木的时候,她又立刻换了一副面孔:“苏苏,借你男朋友用一下,一会儿就还你哈。”

“啊,不,不是的。”

苏木红着脸解释“我们,我们还没有...”

“还不是?也就是说是迟早的事喽?”杨丽丽挤挤眼睛,一副我懂的模样。

苏木哪里说得过她,被调侃的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陈营还不想这么早的把关系挑破,在一旁催促道:“行了行了,别开玩笑了,有什么事赶紧说。”

“呦,变得挺快啊,刚才用的着的时候可不是这种态度。”

杨丽丽讽刺道:“信不信我现在把人再叫回来?”

我靠,大哥我错了还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