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过来看看你们还缺少点什么么,要不然瑾爷要说我们招待不周了。”

“挺好的,快进去吧,他们在里面玩牌,正好可以凑一手。”

“这两天yc县有点乱,瑾爷可是要小心点。”

“不怕,该来的总会来的,正好看看有什么新鲜玩意,给我老婆买点回去。”

恶鬼也没办法,他总不能拦着王瑾,不让王瑾出去吧,只好进去和江盛他们玩牌了。

王瑾来到张宇峰说的咖啡厅,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点了杯咖啡。

没一会,王瑾对面做了一个男人,递给王瑾一张纸条。

王瑾拿起纸条看了下,转身去了卫生间。

张宇峰已经在卫生间里等着王瑾了。

“你这地方挑的是没的说。”

“这里毕竟是老城区,总要小心点。”

“你身边有李东的人,知道是谁么。”

“还没有确定,不过就那么几个人,只要注意那几个人,就没事了。”

“那就好,我怀疑李东想要拿下省城,汪飞鹏跟了陈悦,他却没有告诉陈悦他是谁,只是说自己叫蝎子。”

“看样子汪飞鹏现在在你那边了。”

“嗯,我们住在一起,是李东安排的房子。”

“我觉得咱们可以先做掉汪飞鹏,看看李东有什么反应再说。”

“可以,我一会把我们住的地址给你发过去,今天晚上你就动手,趁乱我会找个机会做掉汪飞鹏。”

“行,做掉他再说,这个人不简单,你要小心。”

“我知道了。”

王瑾回到座位上,喝完咖啡才离开咖啡厅。

王瑾走出咖啡厅,发现有人跟着他,看样子李东还是不放心王瑾啊。

王瑾来到商场,走进一家金店,买了三条白金项链,都是一样的,打算回去送给夏馨然她们。这样也能解释王瑾到了哪里。

回到农家院,已经快晚上了。吃完饭,就等着张宇峰的到来了。

到了半夜,张宇峰才来,王瑾听到了撬门的声音,不过王瑾并没有提醒其他人。

渔夫这个时候来到了王瑾的房间。

“有鬼进来了。”

“自己人,来的人是张宇峰。”

渔夫感到很惊讶。“什么,他是自己人?”

“别说话,一会找个机会,做掉蝎子。”

“我知道了。”

王瑾这个时候走出房门,大喊了一声。“有人进来了。”

这个时候农家院完全乱了。

江盛穿着个短裤就从房间跑了出来。

“冲出去,别硬拼,给李东打电话。”

王瑾打开客厅的灯,张宇峰带了起码二十个人过来。

两人对视一眼,直接就拼到了一起。

“一会打倒我,直接向外跑,我会想办法留下汪飞鹏,这里面全是自己人,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告诉他们情况了。”

王瑾直接一脚踹倒了张宇峰,赶紧朝着门口跑去。

江盛紧随其后,不过造型确实有点不雅观。

王瑾他们连打连撤,没一会就跑了出去。

只是王瑾没有想到,汪飞鹏居然也跑了出来。

王瑾从背后拔出匕首,朝着汪飞鹏走了过去。

直接一刀捅进汪飞鹏的后腰。

“看样子,你真的和张宇峰是一伙的,是东哥瞎了眼和你合作。”

“你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其实老子早就知道你是鬼了,今天晚上就是为了做掉你,正好也可以看看李东有什么反应。”

“你他妈不得好死。”

王瑾又给了汪飞鹏一刀,直接捅进了后心。这时候剩下的人都愣住了,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去找李东,都给自己身上划点伤口,就当是意外,剩下的我完了再跟你们解释。”

一群人拿起手里的武器,给自己身上划出几个口子,就离开了现场。

剥开两边虐花蒂玩弄:公交车婬荡乱H短篇

王瑾把杀人的地点给了张宇峰,让他来处理蝎子的尸体。

没一会,李东就来了,接上王瑾他们到了私人医院。

“瑾爷,什么情况。”

“你手下应该有张宇峰的人,应该还知道我们住的地方,我们被张宇峰偷袭了,现在和蝎子走散了,你帮我去找找蝎子。”

王瑾是故意在李东面前关心蝎子,让他闹不清楚王瑾到底知不知道蝎子的真实身份。

“我会派人去找蝎子的,你放心吧。要是蝎子出事,他的家人我出钱来照顾。”

“这还不是主要的,现在主要的就是你要查清楚你手下那些人跟张宇峰有联系,我可不想那天睡得好好的,被张宇峰抹了脖子。”

“我马上就去查,你们现在这里养伤,这次的事情算是我的失误,我也没想到张宇峰居然能找到你们的住处。”

说完李东就离开了私人医院。

在这里,王瑾也没有和江盛他们说什么,毕竟这里不是王瑾他们自己的地盘。

王瑾他们的伤口,都是自己划得,也没有多深,只要消毒包扎一下就好了,现在担心的人应该是李东。

没多长时间,李东就回来了。

“蝎子应该是没了,让张宇峰做掉了。”

“草。”王瑾直接用力拍了下桌子。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节哀吧,瑾爷。”

说到这里,王瑾就想笑,你的人死了,还劝我节哀,真有意思。

“行了,现在咱们还是先做好防御吧,别让张宇峰给偷袭了,咱们偷袭他,陪上了你弟弟,他偷袭咱们,还让我损失了一员大将,真点背。”

“要不然,我们趁着他没反应过来,现在去偷袭他一下?”

“你查出来你手底下的内奸了?要是提前让他发现,咱们这就是羊入虎口。”

王瑾不清楚李东这是不是在试探他,所以还是谨慎一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