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凤碧和张富贵都是什么好人,孙小文也是一个见风使舵。

“想要我做什么?”

钟凤碧的父亲为难地说:

“本来在普安分公司,当时钟凤碧和你之间关系不是很和谐,为了范美丽闹的人人皆知,如果有办法,我也不会来麻烦你!”

“说吧,我能做什么?”

孙小文接上,主动道:

“现在钟凤碧的案件必须要张富贵主动撤销,以前也联系过张富贵,但是他提出30万损失的赔偿,要求无法满足,钟凤碧要被追究责任!

钟凤碧父亲这次来主要是听说张富贵的媳妇要过来,而他的媳妇你以前见过,而且关系不错,希望你引荐一下,谈谈钟凤碧的事情!”

黄非凡坚决地拒绝。

老子不可能参与钟凤碧的事情,这贱人一直陷害自己,如果进去的是自己,钟凤碧会帮助?

“孙小文,你该知道钟凤碧和我之间的关系,你说他的情况和我有什么关系?张富贵的媳妇如果来了,你们可以通过其他关系去找,反正我这边行不通!”

钟凤碧的父亲后来说:

“黄非凡,我知道钟凤碧和你之间的恩怨,职场本来就是竞争场,和我所在的官场一样,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暗中过招,不分胜负不收手!

这次钟凤碧的事情,说起来是仙人跳,不过是权势的角力罢了,如果我钟家背后是大富大贵,张富贵算个屁啊,如果不是背后有人耍花招,钟凤碧早就出来了!

站在你的角度,不帮助是正常,帮助是例外,可是作为一个父亲,能争取的一定会全力以赴,1%的机会,100%去争取,希望你能理解我为什么要和你见面。”

钟凤碧的父亲还说:

“为了钟凤碧的事情,他的母亲已经生病住院不能前来,否则,一定会和我一起来求你,只是尽父母的责任罢了,做事在人,成事在天!”

说完,钟凤碧的父亲转身离去!

看着钟凤碧的父亲,想到自己 在家年老的母亲,如果要是自己遇到事情,母亲一定也会这样,不求结果,只求过程,无怨无悔!

黄非凡到底还是对钟凤碧的老父亲动了恻隐之心。

他冲着钟凤碧父亲喊:

“钟老,张富贵的老婆如果来了,一定通知你,但是结果如何,无法控制,毕竟张富贵现在和我的关系也很一般,希望你能理解!”

“黄非凡,大恩不言谢!”

钟凤碧的父亲转过身,给黄非凡招招手,蹒跚离开!

......

此刻,养殖场领带班子召开会议,迎接新来的养殖场领导!

省公司为了加强对养殖场的管理,决定提拔一名场长、两名副场长到这边来工作,推进养殖场工作走上正轨!

丁三强很是伤心。

他本来主持工作认为可以名正言顺的做个一把手,可是牛处长上次来秘密调研的事情,董安壮留下的工程到现在还没有开工建设。

因为这几件事,他被省公司认为是开拓力不够,创新性不足的干部,不能带领养殖场走向辉煌。

随便一个理由就把一个人的前途给决定了!

省公司的牛处长代表省公司宣布任命决定:

王爱军任养殖场场长,葛爱辉、钱晓雯任副场长,加上现在的丁三强、冯小娟、祝丰镇喝秦爱虎共计7个班子成员,另外,周大花享受班子成员待遇!

王爱军作了表态发言,表示很感谢省公司对自己的信任,让自己过来摘桃子,一定会尽心尽力把工作做好!

其他成员就表态一定以王爱军为中心,踏实地把各项工作开展好!

一套程序之后,牛处长走了!

王爱军开始主政养殖场的工作。

他首先提到董安壮和江凤霞的事情对养殖场造成的不利影响,留下的后遗症请新来的葛爱辉牵头处理。

女主很浪到处勾人的辣文,太大太硬太粗受不了

至于说另外一个影响很大的饲料部。

班子配备不足,金石远能力不够,导致养殖基地蛋鸡事件至今没有结果,决定饲料部请钱晓雯同志分管负责,把饲料部的相关事情处理好,走上正轨。

关于省公司和其他单位前来锻炼的人。

不断出现如张富贵、钟凤碧等恶劣影响的事件,主要是这些人无事生非,要尽快的把他们纳入正常的考核范围。决定由冯小娟负责这部分人的管理考核!

其余的班子成员原来的分工不变。

一个会议,导致养殖场的管理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对于黄非凡这样的小人物来说,根本就影响不到他们太多。

黄非凡此刻正在接待从盛京赶过来的张富贵的老婆柳含香。

这是一个有一副让人窒息的绝世容颜的女人,精致五官,还有美好的凹凸身材,让人感觉这个女人应该是天上来!

细嫩的皮肤吹弹可破,会说话的眼睛如一汪水池。

看着这个女人 ,黄非凡想到了自己在普安分公司的顶头上司秦怡!

两人的眼睛同样能淹死人!

黄非凡无法想象,张富贵那个花花公子能够有这样的老婆?偏偏那家伙不仅不珍惜,还到处沾花惹草,这是什么世道?

柳含香坐在那边,询问黄非凡关于张富贵的相关事情之后,没有表情地道:

“张富贵的事情我基本知道了,下面范美丽还有当天的警察我会一个一个的了解,弄清楚真相!”

黄非凡的眼睛还盯着这个女人,靠,原来不是和秦怡一样有个暴躁的脾气,现在听到她慢言细语,认为比秦怡好多了!

“如果有需要的话,尽管吩咐!”

黄非凡识趣地从房间退出来,站在外面的走道给给钟凤碧的父亲打了电话:

“钟老,柳含香已经到了养殖场,酒店和房间号 已经发到你手机上,有时间你自己去拜访吧,这个女人似乎比较好说话!”

钟凤碧的父亲诚心诚意地道:

“谢谢你的提醒,我会尽快去拜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