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当中年胖男子道出自己的名字和公司时,所有人都当场愣住。

没错,正南集团的掌门人,周正南,此刻就站在大家面前。

要说正南集团,在江南市几乎是无人不知。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创立以来,业务遍及80多个国家和地区。

光是现有的员工数量,就已经超过2万多名,年销售额达300亿元。

可以说,正南集团和袁氏集团,都是同时起步于江南市。

两家都是靠小商品起家,逐渐由传统行业,一步一步发展到现在的多元化产业。

和袁氏集团开始逐步涉及房产和新文创领域不同,正南集团的业务,主要在新能源这块。

建立了自己的新能源锂电池工厂,甚至还涉及光伏设备、储能、输配电、低压电器、智能终端、软件开发、控制自动化为支柱的业务。

但由于业务发展不同,正南集团在袁氏集团面前,一直都没什么存在感。

但要说江南市的明星企业,那么正南集团绝对算得上一号。

在大家的印象中,这就是老牌企业,有着悠久的历史。

听着正南集团的名字很熟悉的样子,但是对于大部分江南市市民来说,却没怎么见过周正南本人。

可现在,这个中年胖子就站在面前,这让大家有些怀疑。

毕竟,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创立的企业,那为什么老板会这么年轻?

似乎也是看出了大家对自己身份的怀疑,周正南对着众人笑笑说道:“大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主持人在听到身边几名观众的传话后,直接拿起另一支话筒道:“周总,大家说你很年轻,感觉跟这种老牌公司的创办时间,似乎跟您的年龄有些出入啊。”

“哈哈,是吗?”见大家提出疑问,周正南也是毫不避讳,直接正面回应道:

“正南集团,是我父亲当年以我的名字命名的。”

“所以说,正南集团的创始人是您的父亲对吗?”主持人也是赶紧接话。

周正南默默点头:“没错,正南集团的创始人就是我的父亲,他现在退居二线,公司基本上由我在主持工作。”

“可能工商界的很多朋友认识我,但是普通市民对我不太了解。”

摆了摆手,周正南又道:“不过没关系,以后周正南的名字,会经常出现在篮球公园。”

“因为我是旋风队的老板,从今以后,我要让江南市所有市民都知道,江南市的野球队伍当中,有旋风队的存在,而这支球队的老板,就叫……周!正!南!”

说道最后,周正南将自己的名字,一字一顿的说出,言谈举止之间,也是非常的自信与从容。

一些听说过正南集团的球迷,在周正南的话说演讲中,也不由自主的鼓起掌来。

这让场上的周正南非常舒服,但却让场边的芙蓉队老板,也就是那名穿着西装的高瘦中年男子有些不爽。

毕竟,大家都清楚,虽然芙蓉队是由King组建的,主要以King为核心的一支球队。

队员随时都在变化,但King却一直存在。

哪些老板需要打球,那名就会聘请以King为核心的球员参赛。

因此这名高瘦中年西装男子,一直都是King背后的最大金主。

但却并不是King的老板。

King所代表的芙蓉队,跟高瘦中年西装男子,一直都是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其中还夹杂着经纪人彪哥。

但是看周正南这架势,似乎旋风队就是他周正南花钱养的一支长期球队,跟King的松散球队相比,似乎更加有保障。

否则周正南也不会花重金从澳洲将两届联赛冠军的坦克挖来。

由此可见,人家是玩真的。

而球场中央的周正南,似乎将现场当成了自己的公司年会,打开话匣,似乎就没完没了。

在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球队的归属之后,周正南还巴拉巴拉的说的许多。

大概意思就是,旋风队,以后就是这里的招牌,他将带领旋风队,要在芙蓉区,乃至整个江南市,省里,甚至是全国都打出名头。

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旋风队这些球员,大多都是打过职业联赛的退役球员。

技术和战术素养是这些野球选手无法企及的。

加上这帮人都受过专业系统训练,并且打球默契程度,都是远超一般人的存在。

所以King害怕这帮人,顾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一旁的卢薇薇,看着周正南将现场当做自己公司的年会现场,也是有些无奈道:

“这个胖子,怎么唠叨个没完了?他还真把这里当做他公司的年会现场了?”

“可不是吗?卢师姐你没看见那些专业摄影师就有好几组,吗?几乎是全角度跟拍。”袁莎莎也是看出了问题。

就感觉,如果上次旋风队打败King所领衔的芙蓉队,大家认为是有些意外。

那么今天的这场比赛,更像是周正南来这刷存在感的。

似乎就是要一鼓作气,再下一城。

似乎是铁了心要双杀King所领衔的芙蓉队。

顾晨也看了眼赛场一旁的中年西装男子,他是King的金主,但此刻却也有些无奈。

或许是实力过于悬殊的缘故,可既然如此,又为什么非要让King来打这场没有把握的比赛呢?

顾晨也不懂这些人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主持人见周正南还在球场滔滔不绝,似乎有些忘乎所以,看着手表的主持人,于是立马见缝插针的打断说:

“好了,让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旋风队的老板,正南集团的掌门人,周正南先生,大家欢迎。”

话音落下,主持人赶紧带头鼓掌。

有了气氛的带动,现场也有不少人鼓掌。

见周正南还想再说些什么,主持人赶紧走到他身边,右手搭在周正南肩膀笑孜孜道:“那么就有请周正南先生,坐在贵宾席观看比赛。”

这边话音刚落,场边另一侧位置,两名挂着工作牌的人员,已经在球场的中间位置,摆放了一拍软垫的座椅。

周正南见此情况,想着自己把该炫耀的东西也都炫耀过了,摄影师估计也抓拍到许多镜头。

因此,周正南这才将话筒交还给主持人。

支持人也是咧嘴一笑,赶紧又对着场边的高瘦中年男子道:“那么现在,有请我们的芙蓉队老板,刘向北先生,大家欢迎。”

“啪啪啪啪!”

和欢迎周正南不同的是,当主持人说道刘向北的名字时,现场倒是自发的响起一阵掌声。

这把一旁的卢薇薇惊了一下,赶紧摇着顾晨的胳膊,也是轻笑着说:“顾师弟,这两人名字还真挺逗的,一个叫周正南,一个叫刘向北,正南,向北,哈哈,有点意思。”

“好像是吧。”顾晨也感觉,这两人名字放在一起,感觉就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

何俊超也是笑笑说道:“这个刘向北,应该是经常雇佣King来打球,所以现场很多球迷都认识他,他应该算是这片篮球公园的老熟人了。”

“可能是吧。”袁莎莎也是默默点头,不由分说道:“这个人,我好像也见到过几次,他应该是一家电器厂老板,袁氏集团也是他的大客户之一。”

“是嘛?”卢薇薇扭头看向袁莎莎,也是不吐不快道:“现在这些老板,都这么热衷于烧钱打篮球吗?还是说,都只是爱好而已?”

“这我就不知道了,卢师姐快看,那个刘向北在做自我介绍呢。”

这边袁莎莎话音刚落,球场中央的刘向北,便已结果话筒,开始跟观众打起招呼:

“各位篮球公园的球迷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刘向北,谢谢大家。”

话音落下,刘向北鞠上一躬,随后将话筒交给主持人。

支持人也是一愣。

心说刚才那周正南在这巴拉巴拉好半天,要不是自己控制好时间,估计这家伙还得唠叨半天。

可轮到你刘向北,几句话就这么结束了?感觉是不是太过简单了?

想了想,主持人还是问刘向北:“刘总,你不再说几句吗?”

“不用了。”刘向北摆了摆手,直接落魄的走向场边,坐到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身边。

女子也很懂事,当即给刘向北递上一瓶矿泉水。

主持人顿时颇为尴尬,也是笑笑说道:“哈哈,我们刘总今天有些含蓄啊,也对,毕竟刘总是我们篮球公园的老熟人了。”

“可以说,King的芙蓉队能走到今天的成就,也离不开刘向北刘总的默默支持。”

“所以,今天我们的芙蓉队要加油啊。”

话音落下,主持人低头看了眼手表,这才又道:“话不多说,我们的比赛马上开始。”

随着主持人离开球场,动感音乐再次响起。

此时此刻,两边的球员也都热身完毕,返回到各自的区域。

旋风队的休息区域在顾晨的左侧方向,而King的芙蓉队休息区域,就在顾晨的正前方。

因此当King热身完毕,走向休息区域时,顾晨、卢薇薇,袁莎莎跟何俊超,也都相继跟King打起招呼。

King也很热情,当即对着大家招招手,似乎也是看见了顾晨。

一分钟后,随着主裁判抛球,比赛正式开始。

顾晨与大家也都开始在心中默默支持King所在的芙蓉队。

对比与同样都是来自于芙蓉区的旋风队,King所在的芙蓉队,一直被大家当做主队。

而旋风队看上去更像是外来球队,而且球风很差,很脏,让不少球迷都感觉有些厌恶。

再加上对方的主力球员坦克,是澳洲联赛的退役球员,因此球迷们支持King也是理所当然。

而场边,随着现场DJ弹起了进攻音乐,主持人也开始了现场讲解。

“好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芙蓉队进攻,刚才的挑球,坦克并没有跳起来,直接让芙蓉对的当家球员King抢到,现在是King在组织进攻。”

“King把球穿给铁牛,铁球带球突破,挤不进去,对方的身材过于强壮,铁牛分球给了胡城,胡城再传给King,现在是King对坦克,这两人是要对决吗?”

看着场上的进攻形式,主持人也是继续解说:“没看过上一场比赛的球迷朋友们,可能并不太清楚。”

“旋风队的外援坦克,虽然是目前场上身高最高的一位,但是他打的3号位,也就是小前锋,反倒是让旋风队的另一名身高190的球员去打5号位,也就是中锋。”

“这种战术布置非常奇葩,当然,或许坦克这么安排,另有目的,因为芙蓉队的King,他打的就是3号位。”

“这么一来,坦克跟King是正好对位的,但是这样一来,对King的进攻压力会很大,毕竟坦克的技术和身体,都是King难以逾越的一座大山。”

“而且在上一次两队的交锋中,坦克在King身上,狂砍了50分,而King却在坦克面前,艰难的拿到12分。”

“可以说,坦克还是要用上一场比赛的方式,来主宰这场比赛,那么King将用什么方式来应对呢?我们拭目以待。”

这边主持人话音刚落,King在面对坦克两米的距离,便直接远投出手。

但是由于距离三分线太远,篮球直接砸在篮筐上,旋风队中锋一跃而起,抢到篮板。

主持人见状,顿时赶紧又道:“看来King还没有从上一次比赛的阴影中走出来,面对坦克,面对同样是3号位的球员,King显得有些谨慎,不过没关系,我们看芙蓉队后面的防守做的如何……”

这边主持人还在继续讲解,坐在顾晨身边的卢薇薇却是不由咦道:“对了顾师弟,主持人说的几号位是什么意思?”

似乎看不懂这些,自己也很难理解所谓的对位打法之类的。

顾晨看着场上的比赛,也是淡笑着跟卢薇薇解释说:

“其实这是一种篮球比赛位置的通俗说法,我们可以把场上一支球队的5名球员,分成5种身份。”

“这1号位,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组织后卫,是全队进攻的组织者,一般负责运球,并通过对球的控制,来决定在恰当的时间传球给适合的球员得分。”

“那2号位呢?”一边的袁莎莎也好奇不已,似乎袁莎莎是懂一些篮球的,但就不知道这些专业说法是代表什么。

顾晨闻言,自然也是乐意解释道:“2号位就是得分后卫,由这个字义我们就不难得知,2号位在场上,就是以得分为主要任务。”

“而得分后卫在场上是仅次于小前锋的第二得分手,但是他不需要练就像小前锋一般的单打身手。”

“因为他经常是由队友帮他找出空档后投篮的,不过也就是因为如此,所以2号位的外线准头与稳定性要非常好。”

“那King是打3号位,3号位是小前锋对吗?”卢薇薇刚才也听主持人有说起过,因此也是十分好奇。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继续解释:“3号位的确是小前锋,这个位置要求技术非常全面,基本可以胜任场上任何一个位置。”

“通常来说,也叫锋卫摇摆人,主要任务就是得分,得分,再得分。”

“所以你看坦克打的也是3号位,他是旋风队的主要的分手,但其实在这种野球场上,以坦克的2米身高,他完全可以去打中锋,但却并没有。”

“我感觉,他好像是在有意针对King,想要在King的身上,快速打出知名度,毕竟他的外籍选手,在这边没什么群众基础。”

“也是。”卢薇薇闻言,也是默默点头:“所以这个坦克很狡猾,上一次比赛,竟然在King的身上拿下50分,King却只拿到12分,这简直就是血洗比赛啊。”

“坦克很聪明,打爆了芙蓉队的当家球星,这有利于坦克快速打响知名度。”何俊超也是不吐不快道。

感觉这完全就是欺负人。

袁莎莎也是默默点头,感觉大家的想法差不多,于是又问顾晨道:“那顾师兄,4号位和5号位呢?”

“4号位是大前锋。”顾晨顿了几秒,又道:“大前锋在球队当中,担任的任务几乎都是以苦力活为主。”

“苦力活?”卢薇薇一听,也是哼笑着说。

顾晨则是默默点头,用手比划着道:“你看,这大前锋要抢篮板、要防守、要卡位,这些都少不了他。”

“但是要投篮、得分,他却经常是最后一个。”

“所以说,大前锋可以算是篮球场上最不起眼的角色,而大前锋,有时称作强力前锋,不过也是篮球比赛阵容中的一个重要位置,在我们国内,也有二中锋的说法。”

见卢薇薇和袁莎莎默默点头,顾晨则赶紧又道:“至于最后一个5号位,也就是中锋。”

“顾名思义,这是一个球队的中心人物,篮球比赛阵容中的一个重要位置,一般都是由球队中,身高最高的球员来担任。”

“传统上强调篮下的防守,以及防守板球的保护。”

“由于具有身高的优势,所以一些具备进攻天份的中锋球员,也常常成为在禁区附近,投篮得分的主要进攻点。”

“不过以我来看,这两支球队目前的情况,3号位的小前锋,都是双方的主要的分手,也就是King和坦克在球队中打的位置。”

“砰!”

也就在顾晨话音刚落之际,旋风队的坦克在接到队友的秒传之后,直接杀到篮下。

一记暴力美学般的扣篮,顿时让旋风队的士气大振。

而卢薇薇也赶紧喵了眼比分,只不过一会儿功夫,旋风队已经打出了6比0的梦幻开局。

而反观King所在的芙蓉队,队员们失误不断,似乎借来的球员配合并不默契。

加上坦克的强打篮下,King拿坦克一点办法都没有。

“啧啧。”这下惨了,这还怎么打?”

先前跟顾晨聊天的那名球迷男子,顿时对着女友摇摇脑袋,也是不吐不快道:

“坦克还是那个坦克,进攻完全无解,而King要是再想不出进攻办法,那么今天的比赛,估计又是一边倒。”

“这都还没过多久时间,芙蓉队就两个失误,让对方连得6分。”

“那该怎么办?”女子也是急了,感觉今晚的的芙蓉队,的确是凶多吉少。

而现场看球的其他球迷,似乎也被旋风队这种强硬打法感到头疼。

感觉King完全被坦克各方面碾压。

看着现场各种悲观情绪,坐在VIP坐席上的周正南颇为得意。

当然,几家欢喜几家愁,周正南得意的同时,刘向北却是双手抱拳,撑着下巴,整个人表情凝重,看着场上的糟糕表现默不作声。

而其他现场观赛的球迷,顿时也都死气沉沉。

一开场就被对方各种吊打。

也就在大家担心之际,旋风队又是抢断了铁牛传给King的球,一个快攻上篮,比赛顿时变成了8比0。

“害!搞什么嘛?不会打球就不要打。”

“就是,这种低级失误都已经第三次了,这才一开场就被别人打了个8比0,这还打个毛线啊?”

“今晚的芙蓉队,看来真是凶多吉少啊。”

“可千万别再输30分了,太丢人了。”

……

场上芙蓉队比赛低迷,而场边的观众也是各种吐槽,各种垃圾话张口就来。

卢薇薇则是实在看不下去了,突然站起身,双手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喇叭状,对着King就是大喊道:“King!加油,用你最拿手的中距离投篮,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

这边卢薇薇的大胆发声,倒是让一旁的球迷颇为震惊。

没想到大家只是爆些垃圾话,这妹子直接就站起来呐喊助威。

或许是受到卢薇薇的影响,很快,不少球迷也都开始呐喊起来。

顿时,在DJ进攻音乐的节奏下,大家顿时开始有节奏的喊起助威口号。

一时间,“加油King”的口号此起彼伏,开始由零散状态,变成了统一口号。

而球场上带球来到三分线外的King,似乎也受到大家的鼓舞,顿时面对人高马大的坦克,对着身边的好兄弟铁球使使眼色。

铁牛心领神会,立马上前过来挡拆。

King见此机会,顿时借助铁球的挡拆,直接运球来到铁牛的右后方向。

面对好兄弟给自己创造的空位,直接已经干拔三分。

篮球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曲线,在众人的重视目光下,突然应声入网。

“唰!”

随着裁判的哨声响起,三分有效。

现场顿时欢呼起来,所有人都兴奋不已。

而芙蓉队球员们,在看见King开始得分之后,瞬间冲上来与King庆祝。

倒是被坦克撞倒的铁牛,艰难的爬起身,感觉这一撞,整个人身体的五脏六腑,似乎都要被撞出体外似的。

没错,坦克的身体过于雄壮,虽然同样拥有强壮身材的铁牛,但是在面对2米长人坦克的撞击,整个人也是难以招架。

一个挡拆就被弹飞了出去,整个人的表情也是异常负责。

这一切,都被看台上的顾晨看在眼里,也是没好气道:“这个坦克刚才有恶意犯规动作。”

“我也看见了,坦克故意假装转身防守,然后肘击了铁牛。”卢薇薇也是不吐不快道。

袁莎莎摇摇脑袋:“可是裁判眼瞎啊。”

何俊超长叹一声:“这才刚开始,接下来芙蓉队估计会很惨。”

比赛继续进行。

有了刚才的第一记3分球空心入网,King的投篮自信心也开始逐渐恢复。

在之后的两节比赛中,双方你来我往,每当坦克强打King,2分得手之后,King就利用铁牛的挡拆配合,打出经典的得分。

由于坦克强打King拿到的通常是2分。

而King利用好兄弟铁牛的挡拆,通常投进的是3分。

所以,即便旋风队在进攻端各种无解,防守端也做的很好,但依旧很难限制手感发热的King投进中远距离。

随着上半场结束哨声响起时,芙蓉队45比55,仅落后对手10分。

观众们非常满意,感觉赢下这场比赛,似乎还是有点希望的。

然而就在此时,就当所有芙蓉队球员退场之后,来到休息区域,铁牛却步伐缓慢,跟在大家的最后边。

然而走上两步,铁牛瞬间双腿一软,整个人跪在地上,左手撑地,右手捂住胸口,整个人脑袋低垂,似乎难以其实。

翁熄性放纵好紧A片,办公室玩艳妇陈映雪

“怎么回事?”顾晨看到这一切,顿时赶紧站立起身。

而此时此刻,芙蓉队的其他球员,似乎还没发现这点。

依旧围拢在一起,庆幸大家没有大比分落后。

而就当King看见顾晨和卢薇薇,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跑向球场的同时,这才回头看了眼球场方向跪地的铁球,顿时脸色一怔。

King丢掉自己手中的矿泉水,顿时赶紧冲了过去:“铁牛,铁牛你怎么了?”

“铁牛?”

其他众人闻言,这才回过神来。

可此时的铁牛,已经被众人围在场上。

芙蓉队球员,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瞬间放下各自手里的毛巾和水,直接冲到了球场中央。

“有没有医生?”顾晨扶住铁牛,抬头问。

一名短发男子闻言,赶紧提起药箱小跑过来,将大家一把推开。

“都让一让,让一让。”

“让队医过来。”King说。

随后,大家让铁牛平躺在地上。

顾晨则是赶紧脱下外套,折叠起来,垫在铁牛的脑后。

“咳咳!”铁牛重重的咳嗽两声,也是一脸痛苦的捂住胸口。

King吓得不轻,赶紧问道:“铁牛,你怎么了?”

“我……我胸口好疼,我好像不能呼吸了,好疼。”

躺在地上的铁牛,顿时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King也是一脸无奈道:“到底怎么回事?”

铁牛皱了皱眉,也是一脸痛苦道:“给你挡拆,被坦克连续肘击胸口,King,兄弟我好像有点撑不住了。”

原本这场比赛,King就想利用跟铁牛的挡拆配合,来打坦克一个错位。

毕竟铁牛的身材,是自己这支队伍当中最强壮的一个,由他挡拆坦克,理论上是没问题的。

而且King也是利用这种战术,才能连续得分,死咬比分。

可谁又能想到,在坦克的各种小动作加持之下,铁牛瞬间有些扛不住了,整个人脸色铁青,似乎被对方的肘击弄成重伤。

“铁牛,你还行不行?”老板刘向北挤开人群,也是一脸忧愁。

铁牛摇摇脑袋:“下半场换个人挡拆吧,我打不了,这家伙……这家伙小动作太多,之前那下,直接肘击我侧脑,我感觉脑瓜子嗡嗡的,差点都要晕倒,老板,这……这球我打不了了。”

“妈的,哪有这样打球的?”刘向北见状,顿时也怒了,对着一旁的裁判怒喝道:“他们各种小动作,你们是怎么搞的?”

三名裁判瞥了眼身后大呼小叫的刘向北,只是冷哼了一声,并不理睬。

刘向北有些无奈,但回过头来,还是各种安慰:“铁牛,你看,还能不能再坚持一下?毕竟现在只落后10分,你再扛两节,这场比赛可千万不能输啊,这场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

“对不起老板,我……我真打不了了,我……我胸口好疼,真的。”

看似强壮的铁牛,顿时疼得眼泪汪汪,似乎是被打怕了。

不管刘向北各种劝说,甚至加钱都没用,似乎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打比赛。

King显然也知道,自己即将在下半场失去铁球这个队友,于是瞥了眼其他几名借来的球员,对着其中一人道:“下半场你来打铁牛的位置,你来挡拆。”

“我?”有些柔弱的男子,顿时后退一步:“别开玩笑了,铁牛这种身材的家伙,都扛不住坦克,我来给你挡拆?我找死啊?”

见对方不乐意,King又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一名借来的中锋。

中锋球员顿时摆摆手道:“你就别想了,我要保护篮板,否则禁区丢分很严重,我脚步移动速度慢,再说了,我身体太单薄了,我我……我不行。”

面对King的要求,中锋球员顿时也怂了。

毕竟自己原本也不是King的队友,只是因为上一场比赛,King的中锋也被打伤了鼻梁,因此今晚才缺席不能出场。

而自己也是为了赚点外快,临时过来组队打球,感觉犯不着拼命。

关键是坦克的恐怖得分能力,这名身材单薄的中锋是看在眼里的,感觉跟坦克拼身体,自己估计得想想医保够不够多?

面对这些借调过来的球员各种推脱,King顿时也急了。

毕竟,上一场比赛,经常组队打球,并且配合默契的几位好兄弟,就已经接连受伤。

现在面对铁牛的倒下,自己似乎很难找到其他球员。

此时此刻,King又将目光看向了胡城。

胡城是King的好兄弟,也就是King理发店里的洗头小弟,跟铁牛一样,三人是铁三角的存在。

胡城单薄的身体,打的是组织后卫,感觉跟坦克对位,感觉有种小学生和高中生PK的既视感,瞬间怂了。

“算了,我也没指望你。”King只是看了眼胡城,就知道这事不靠谱。

胡城也是不好意思道:“我只能试试吧,刚才对方那个1号位,垫了我几次脚,我都不敢放开手投篮,也只能靠你了。”

“实在没办法,我顶上也行。”

闻言胡城说辞,King在胡城肩膀上拍打两下,也是一把将胡城的脑袋靠在自己的额头,不由分说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真是为难你了。”

……

……

铁牛被队医抬到场边稍作休整,随后被几名工作人员抬出了场地,送去医院接受治疗。

而第三节开打,缺少了铁牛的众人,顿时在攻防两端接连失误。

替补球员打得乱七八糟,老板刘向北气得捂脸低头不敢直视。

而反观旋风队那头,在坦克的带领下,更是越打越顺,几乎在攻防两端都是碾压式的存在着。

第三节比赛结束,芙蓉队57比85,落后了旋风队整整28分,距离上一次输球的30分只差2分。

而整个芙蓉对,在缺少了默契球员的配合下,仅仅依靠King的投篮和罚球得到12分。

胡城根本就无法完成给King的挡拆任务,因此胡城只能放弃挡拆配合,选择各种突破。

可面对芙蓉队唯一的得分点,旋风对各种包夹针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