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流拿着X光片,仔细观摩着,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东方婉儿如坐针毡,心里慌乱如麻,如同刑场上的犯人等待最后的宣判。

她真的很害怕,这些医生嘴里会说出最坏的消息。

院长是一个戴着老花镜,头发花白,看起来面目慈祥的老人。

他放下手中的X光片,又忍不住拿起来察看了一番,一脸惊叹的对着东方婉说道:“姑娘,你真是出门遇到贵人了,如果没有那个人,恐怕你爷爷能不能撑到救护车赶来都说不准。”

“医生,我爷爷他还能治好吗?”东方婉一听这话瞬间慌了神,青涩的脸蛋上布满了慌张。

“暂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院长摇了摇头,“经过我们初步估算,你爷爷脑部已经坏死了20%-25%的神经细胞,再想恢复成以前的样子,恐怕难了。”

“呜呜……”东方婉儿接受不了这种残酷的现实,伤心落泪呜咽了起来。

院长赶紧安慰:“小姑娘,别哭,快别哭,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如果不是你运气好碰到了那个高人,恐怕你爷爷现在连命都没有了。”

“刚才看了X光照片,他那一套救命的针法,连我都感到很震惊。你要明白,就算是我,也没有这样的医术,能把你爷爷从鬼门关前拉回来啊!”

听着这话,东方婉心里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此刻,她终于对宁轩的医术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而且她更加清楚,宁轩是没有使用银针的……

与此同时。

在医院的主任办公室。

宁轩正襟危坐,保持着对面试官的尊敬,主动说明了自己迟到的原因,尽可能的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

而在他的面前,一个戴着眼镜的秃顶男人,毫无形象的把腿架在办公桌上,一脸不屑的上下打量着宁轩,漫不经心的说道:“这就是你迟到的理由?”

他叫于大勇,是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的副主任。

“对不起,于主任,我真的也是没有办法,俗话说医者父母心,作为一个医生,在那种情况下我不能见死不救,而且……”宁轩再次道歉。

“行了行了,别说那么多废话,没有用。”于大勇不耐烦的打断了他的话。

他呸的一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一脸得意洋洋的说道:“既然你迟到了就要接受惩罚,你个机会,趴在地上把它舔干净,我就原谅你了。”

宁轩立即眉头皱了起来。

他只是面试迟到了而已,至于这么侮辱人吗?还是说于大勇受人指使,故意给自己难看?

“于主任,我也不是故意的,也跟你道歉过了,你要是在不想让我通过,我换一家医院就是了。”

宁轩懒得和他逼逼赖赖,站起来就要离开。

一场面试而已,不通过就算了,大不了换另外一家医院就是了,他又不是没这个本事。

“于主任。”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医生敲响门走了进来,他偷偷打量了宁轩一眼,附在于谦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于主任,院长刚才吩咐过了,今天来面试的人,不管怎么样都要收下来。”

于大勇顿时脸色僵硬住了。

待得那个年轻的医生离开之后,他态度大改,笑呵呵的说道:“没想到你背景还挺深的嘛,连院长都帮你说话了,现在你可以留下了。”

“道歉。”宁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于大勇脸色一变,一时间有些拿不准宁轩的来路。

连院长都特意吩咐过的人,肯定背景不简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根本就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主任吃得消的。

他思来想去,最终脸上强行挤出干巴巴的笑容,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对不起,小兄弟,我刚才说话的方式有点问题,你别往心里去。”

虽然嘴上在道歉,但是他还是打心底里瞧不起宁轩。

我妽让我满足她啪啪 健身房里的呻吟h

他们医院,每年这种走后门的人数不胜数,屁点本事都没有,就是为了混资历。

一般遇到这种人,他都会先给个下马威,好好敲打一番,只不过今天栽了跟头。

他准备回去好好调查宁轩的身份来历。

若是对方的身份不简单,那么今天这个亏就认了,反之,就等着他的报复吧!

宁轩被随便安排了一个实习医生的职位。

说是实习医生,实际上就相当于医院打杂的,忙里忙外,到处跑腿。

对此他倒也没有什么怨言,毕竟刚入行,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多吃点苦也无关紧要。

“那个谁?你过来一下。”

他刚把病房的玻璃窗擦好,还没来得及休息片刻,就被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很是傲慢的年轻男医生叫住了。

“你一个实习医生偷什么懒?记住,我们医院不养闲人,你要偷懒去别的地方,别在这里上班!”他明明年纪看起来没多大,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语气不善的教训着宁轩。

宁轩也不生气,淡淡的笑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一个小小的实习医生能帮我什么忙?”金丝眼镜一脸的不屑,“去把我办公室把病例拿来,我忘记拿了。”

宁轩顿时无语了。

拿个病例都要指使别人,自己没长手长脚吗?

他也不想第一天上班就和新同事闹出矛盾,索性默默地转身,去帮他寻找病例去了。

宁轩人生地不熟,自然迷了路,问了好几个医生才搞清楚金丝眼镜的办公室在哪里,这中间自然耽误了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