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饥饿和各种死亡,也会存在贫富分化、贪墨和各种你不愿意看到的丑恶,这是最真实的现实。当然了,曾经有那么一些人,比如隔壁那个国家的宋双上校,曾经试图建立某种理想社会,结果是什么你也看到了。”王后一边说,一边缓缓摇头:“没有人能解决的问题,你拔轮德说这么几个简单的建议,难道就能迎来理想年代了?”

“我知道人类无法根除这些问题,但我们总是有能力,让事情变得更好一些。”

王后还是摇头:“你不懂统治术。”

拔轮德愣住了:“我……”

“我告诉你,对于我们这样的贵族来说,一个社会的最理想状态,是大多数人每天忙于生计,这样他们忙着赚钱糊口,也就没有心思去提出其他方面的要求。这才是最稳定的,为此我们可以让他们,被疾病、贫穷和各种罪恶折磨……”顿了一下,王后继续说道:“正相反的是,如果他们摆脱了所有这些问题,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思考其他方面的事情,必然会在生存基本需求之外,提出更多的要求。他们会觉得王室制度不合理,要求王室割让资产给全民,他们会觉得国王总是干涉内阁不太好,会要求限制陛下的权力——他们还会提出各种各样,你根本想象不到的要求。”

拔轮德很困惑的提醒:“可他们现在已经提出这样的要求了。”

“他们现在提出的要求,其实只是很浅层的,还没有触及到真正的核心。”王后淡定的回答:“他们要求改革王室制度,但到底怎么改革却又说不出来,只是盲目的认为应该限制陛下权利,这个要求还是很含糊的,说明并没有经过认真和严谨的思索。他们提出这些要求,是因为生活确实遇到困难,如果他们的生活不困难,有充分的时间精力进行思考,那么就会提出更加具体的要求,甚至可能觉得国王的存在很多余,要求干脆废除国王。”

拔轮德明白王后的思路了:“也就是说,他们一定会闹事的,就算他们摆脱贫穷,有了更高的收入和稳定的工作,其实一样会起来反抗我们。”

“贫民与贵族,权力与百姓,这是人类社会永恒的矛盾,没有办法解决,用华夏人的话说是此消彼长的关系。”王后冷笑一声,幽幽道:“市民同盟与我们,王室和王家军,永远都会是对手,不管这些市民到底生活是什么状态,他们也一定会起来反对我们。那么对我们来说,局面就非常明显了,他们的贫困导致了他们没有太强的战斗力,但如果他们过上富裕的生活就必然有更强的战斗力。”

拔轮德实在难以认同王后的观点:“我倒是觉得,如果百姓都能安居乐业,其实还是不愿意起来闹事儿的。”

“在正常社会确实如此。”王后非常直白的告诉说拔轮德:“而我们不是一个正常社会,现在也没有外人,只有你我,我就直白地说了吧,我们的国家存在很多问题,不只是王室有严重问题,你们王家军也一样。这个世界再也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会像王家军这样如此频繁的发动兵变,经常让国家陷入动荡,真要说改革的话,最应该改革的其实不是王室,正是你们王家军,包括你在内的很多将军,说起来都应该坐牢。”

拔轮德愣在那里,完全无言以对。

“所以,这些百姓生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不管他们的生存状态是什么样,都一定会要求进行改变。”王后端着一杯温热的凉开水,递给了拔轮德:“那么,我们就必须削弱这些百姓,而不是强大他们,这是我们不能改革的根本性原因。如果真的要改革,我将失去地位,你将失去权力,一切都会变得面目全非,你我都不再是现在的你我。”

拔轮德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叹了口气:“如果,这能让国家变得更好,我个人不是不可以退让……”

“你不当将军了,愿意去做一个平民百姓?”王后觉得拔轮德确实太幼稚:“王家军可不是只有你一个将军,其他将军会跟你一样吗,如果其他将军不愿意退让,你一个人脱军装又有何意义?”

拔轮德再次哑口无言。

“更进一步的说,局面已经僵持在这,无论你接下来做些什么,市民同盟都不会放过你,原因非常简单,你先前曾经血洗市民同盟,手上沾满了这些人的鲜血,他们怎么可能放过你。”王后了冷笑着摇头:“你在他们的眼里是一个罪犯。”

拔轮德苦笑一声:“看来我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

“你就是无路可退。”王后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你已经给自己树敌太多,如果你不再是将军,你的对手有一万种办法,治你这种平头百姓。”

拔轮德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如果不是王后说出来这些,他先前完全没意识到:“看起来牺牲我一个人,也不能换来国内和平。”

“正是如此。”王后十分肯定的回答:“情况就是这样,我们的社会确实问题严重,坦诚的说吧,我认为市民同盟有足够理由闹事,我认可他们提出的各种要求有合理性。但你我作为这个不合理体制当中的一员,这个时候没有其他选择,必须把这一切坚定的维系下去,毕竟我们在其中有太多的利益。这一切尽管非常不合理,但如果真的被颠覆了,你我都要横死街头。”

被健身教练摸到流水 学渣含着学霸的写作业

拔轮德非常痛苦的说了一句:“我们的国家……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个样子,不是今天才形成的,根源要追溯至少一百多年前。”王后告诉拔轮德:“让我把话说得更近一步吧,如果我们的社会真的变的更加美好,但我们却失去了自己原来的地位,如果我们从中不能得到利益,这种美好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拔轮德苦笑着说:“权贵们大概都是这么想的吧……”

“你知道就行,如果你真的想要转变自己的立场,不但市民同盟不会原谅你,所有的权贵也会转过身来对付你。”王后的声音大了三分,解释道:“听着,这些都是我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我是把你当做最信任的人,才会说出来,我不希望你走上歧途。”

拔轮德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点什么:“我只是想要改善民生,没想到……竟然变成歧途。”

“呵呵……”王后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改善民生很简单,就像一直以来那样做的,时不常的,王室去探望一下贫民,给他们送去一些食物药品之类,相信我,他们一定会感恩戴德,痛哭流涕的表示对王室的忠诚。我们不能让他们饿死,否则没人会继续给我们劳动,但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吃得太饱,因为他们强大了必然反抗我们。”

拔轮德缓缓点了一下头:“原来这就是统治之术。”

“这样做还能收买人心。”王后带着胜利的笑容,一扬手道:“等到平息市民同盟叛乱,我会让陛下再次去慰问贫民区,甚至可以直接去探望,那些曾经反抗过我们的人,除了送些东西之外还会给钱。相信我,那个时候他们不但会忘记仇恨我们,还会觉得其实王室也没有那么坏,陛下心里还是惦记着他们的,然后他们会转变过来拥护我们。”

拔轮德没说话,心里闷闷不已。

“你是不是没想到,可人性就是这么回事,尤其是穷人。”王后笑了笑,随即又露出一片阴狠神色:“让穷人保持贫穷,他们就永远是这样容易控制,贫穷降低了他们的智商,他们如果获得更好的营养和生活条件,变得更加聪明就会让我们这些手段失效。”

拔轮德点了点头:“谢谢殿下给我上了一课,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统治这事儿,原来如此……”

“既然你明白了,可以退下了。”王后轻呼了一口气:“时间太晚了,我也要休息了。”

“是。”拔轮德点头退下,但回去自己的住宅,回想起王后的这些话,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今夜注定有很多人失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