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看到自家弟弟头顶那一排担忧姐姐的心声,秦陶陶真以为他是在嫌弃自己呢。

“刚才那是景御宸!”

此言一出,刚才还一大堆废话的秦夏顿时安静了好几秒。

秦陶陶疑惑抬头,就看到他头顶上写着——

【原来是景哥啊!那没事了。】

【早知道就景哥,就让他们多相处会了。】

【哎我真是个电灯泡!打扰人恋爱是会被驴踢的!】

他最后简言意骇道:“既然是景哥约你,那我也不说什么了,你好好珍惜。”

“我说……”秦陶陶就搞不明白了,“为什么别人是软饭男,景御宸就不是了?他都把我的豪车开走了?你不生气?”

“扑哧——”

【景御宸,软饭男?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死!】

秦夏强忍住了笑意,极致双标:“他那么优秀,就算吃点软饭,那也是理所当然。”

面对姐姐狐疑的眼神,秦夏继续补救:“毕竟人家是教授,可是为国家服务做出贡献的天才……”

秦陶陶:“……”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是她所不知道的。

秦陶陶眯了眯眼,还想再试探一下,结果就在这时,秦老爷子从楼上走下来,“陶陶,我的乖孙女,你有没有事?”

“爷爷!”秦陶陶连忙走过去,“我没事啊!您怎么了?”

“苏家老二被抓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秦老爷子担心得不得了,“据说是和你有关,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陶陶闻言怔了一下,知道瞒不住,索性将事情从头到尾交代了一遍。

“什么?!”秦夏听得差点炸毛,“苏向文那个畜生,居然敢害你……我去弄死他!”

遇到姐姐的安危情况,他不再傲娇,彻底被惹毛了。

“行了。”秦老爷子到底比他要沉得住气,关乎两大世家之间的恩怨纠葛,他不得不慎重,“他已经被抓进监狱,陶陶想的也是最佳的方案,先静观其变。”

秦陶陶知道,恐怕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要是苏家人执意要来找她算账,或者是求情,她也绝不会妥协。

结果两天后,秦陶陶却从秦夏那得知,苏向文因强、奸少女,逼人跳楼、绑架威胁、酒后肇事等多项罪名,被判处了无期徒刑。

这结果下来,她都震惊了,“这……警察办案,都是讲求证据的对吧?那就说明……”

“说明有人提供了确凿的证据,被他牢牢盯死,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秦夏顺着她的话往下说,对上姐姐的眼神,他立刻摇头,“不是我,我可没那么大本事!要对付苏家保的人,可没那么容易!”

但这次,多项罪名定下来,就算是苏家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向文坐牢!

“该死!”

此刻,苏家。

苏向文的大哥苏琰就气得砸烂了一桌子的东西!

他转头双目猩红地朝着秘书发泄:“我花了天价,请了最专业的律师,结果你们就这点能耐?无期徒刑!连少判几年刑都做不到?”

秘书吓得满头冷汗,却还是硬着头皮道:“对、对不起大少,我们这次的对手太强了!把二少这些年的罪名都翻了出来,想要找替罪羊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不但辩护不了,如果再强行上诉,说不定会把您都牵扯进来。”

说到底,苏向文之所以能这么放肆,还不是归咎于这位宠弟狂魔。

因为苏母早逝、苏父又忙于事业,苏向文可以是由大哥一手养大的,往日里二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是大少惯的,甚至连犯了罪也要试图包庇。

这次律师团把大少摘干净,已经很不容易了。

“秦家——”苏琰脸色阴郁,咬牙切齿地重复着。

原本他们两大世家关系就水火不容,但如今可以说是互不干扰,可他们居然如此过分,非要把他的弟弟逼到绝境……

就在这时,一通电话响起。

苏琰看了眼陌生来电,点了接通。

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脸色变得又变,“好,我答应跟你合作!只要你能帮我对付秦家、弄死秦陶陶!”

大尺度呻吟大喊一声再深一点 他低喘着在她体内加快律动

害了他弟弟的罪魁祸首,她绝不会放过。

秘书站在一旁,擦了擦满头的冷汗,他其实想要劝诫大少不要那么冲动。

秦家这次能把二少彻底钉死,他背后的能耐简直超乎想象,秘书甚至怀疑,这次的事件或许不是秦家人做的。

毕竟那么短的时间,就把苏向文的罪名集齐定罪,这得有多大的消息网啊!

但他也了解苏琰的性格,关乎他的弟弟,这个仇,他一定会报。

……

周一,秦陶陶一到学校,刘一茹就迫不及待地找她了解情况。

“所以,苏向文那个变态成功坐牢,再也没法出来祸害无辜少女了?”刘一茹的情绪激动道。

“是啊!”秦陶陶也是如今才有了实感。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大善人做的,但是……这样一来,坏人也算受到了惩罚。

还有一点,之前祝夜宵不是好不容易扒上苏二少吗?如今,他一坐牢,就少点了这一大助力,想想真是两全其美啊!

“秦陶陶,你给我站住!”就在俩人说话的时候,背后忽然响起了一声尖锐的怒吼。

秦陶陶揉了揉耳朵回头,就看到管姬怒气冲冲地过来,扬手一巴掌,朝着她的面门就打过来。

“小心!”一旁的刘一茹条件反射地挡在了秦陶陶面前,替她受了这一巴掌。

锋利的指甲划破了刘一茹的肌肤。

秦陶陶脸色一沉,猛地推开她走到管姬面前,抬手狠狠地给了她两个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