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写着“复兴手机与数码通电讯集团战略合作签约仪式”等字样。

“夏先生,今天这场面可还入眼?港岛的大型媒体,我们全部都邀请到场了。”郭丙联笑眯眯的看着台下,嘴唇微动。

夏景行微笑道:“有心了,就该这么铺天盖地的宣传,给黎黄台一点颜色瞧瞧。”

“也就只有你敢直呼他的名字,平时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还是要给他这位前辈一点面子的。”

“也对,要尊老爱幼。”

夏景行轻笑,郭丙联身为新红基创始人郭德胜的三儿子,在十几年前老头过世以后,就与两个哥哥一起管理着新红基集团。

数码通集团正是新红基旗下的电讯业务板块,与黎氏家族的黎记电讯国际是死对头。

此时港岛电讯公司有十几家,但是拥有3G牌照的只有5家。

黎黄台掌握黎记电讯国际,黎译凯掌握电讯金科,SUNDAY也被电讯金科收购了,剩下可供复兴手机选择的合作对象就只有两家了。

一家是新红基旗下的数码通,另外一家是朱大福家族旗下新宇宙集团与澳大利亚电信合资创办的CSL新宇宙电讯公司。

移动在港岛也有一个子公司,叫做万众电话,前几年才从华润手里买过来的,但非常遗憾没有获得3G牌照,只能提供2G服务。

去年推出的复兴FX1,就是与万众电话在港岛市场进行合作销售的。

但如今智慧果都与黎记电讯国际联手了,为了对抗这对强大的商业组合,复兴手机只能选择换一家合作商了。

考察来考察去,夏景行觉得还是数码通更有诚意,身为公司董事局主席的郭丙联更是亲自到京城与他谈了一次,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这场签约仪式。

移动方面,夏景行与王建宇沟通过,对方对于复兴手机更换合作电讯公司也表示理解,毕竟复兴FX2是支持3G网络,偏偏万众电话无法提供这项服务。

握手合影完以后,夏景行与郭丙联纷纷落座,开始回答记者提问。

一名《明报》的记者站起来提问道:“夏先生,我能问一下,复兴手机为什么选择与数码通进行合作呢?”

夏景行笑呵呵的回答道:“这个问题问的好,数码通在港岛拥有110多万手机用户,不算是拥有客户数量最多的电讯公司,但他们的ARPU值(每名用户平均收入)却是全港最高的电讯公司,这是我们最看重的地方。”

接着,又有一名《东方日报》的记者提问道:“夏先生,听说你和黎译凯先生有很深的矛盾,黎译凯先生更是放话说:要让你在港岛赚不到一分钱?请问这是你拒绝与电讯金科合作的原因吗?”

夏景行也是没想到他跟黎译凯之间的那点恩怨已经传得连记者都知道了,猜测可能是那天派对过后,相关八卦新闻又进行了一次大面积传播。

既然记者都问到了,他也不打算给黎译凯留面子了,很是直接的回答道:“是的,我们之间有矛盾,不过这不是不合作的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电讯金科比不上数码通。”

郭丙联笑眯眯的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就差鼓掌了。

记者们也是一脸愕然,他们没想到夏景行竟然毫不掩饰与黎译凯之间的矛盾,那这怨结得该有多深啊?都撕破脸皮了!

于是,记者们纷纷偏离了主题,不再询问手机相关的问题,而是问起了夏景行与黎译凯之间的恩怨情仇,港岛记者的八卦精神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

难得夏景行今天的心情比较好,对于记者的提问,有问必答,猛料层出不穷。

“他是大家族子弟嘛,看不起我们这些内地来的农家子弟,很正常。”

“丝毫没有夸张!我真的是农家子弟,我父亲那一辈才进的城,到我这一辈,脚上的泥巴都没洗干净。”

“农民怎么了?往前数几辈,我们在场所有人的祖辈几乎都是农民,就算不是农民也应该是城市里的贫民。”

“我跟黎黄台先生之间的恩怨?我跟他从来没见过面,不过几年前倒是和邹璇小姐见过一面……”

“她当时摆出一副不差钱的样子,就差把支票扔我脸上了,另外一边又叫我看在黎黄台先生的面子上优惠一点……”

“这怎么优惠嘛?脸书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公司,我就说同等条件下,优先让黎黄台先生入股……”

“最后的结局,大家也知道了,高盛和摩根士丹利以高价入股了脸书。”

……

听完夏景行讲述的故事,记者们眼冒精光,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这是大新闻啊!跟邹璇讲述的版本完全是反过来的。

夏景行在港岛的公众形象不太好,完全就是拜邹璇那老女人所赐。

夏景行本来也懒得跟邹璇一般见识,不过既然今天都碰上港岛记者采访了,顺便也给自己澄清一下。

老是被人当成暴发户,也不是个事。

郭丙联在一旁看着,颇有些哭笑不得,这可是复兴手机与数码通的合作签约仪式啊,硬生生变成了夏景行个人的独角戏,而且话题完全不跟业务沾边。

记者们对内地商业大亨和港岛商业大亨之间的结怨故事,实在是太感兴趣了!简单挠到了这群人的痒痒处。

郭丙联转念一想,让记者多曝光一下夏景行与黎氏家族的恩怨也好,以后复兴手机就可以绑在他们数码通集团的战车上了。

最近黎记电讯国际因为代理销售智慧果手机,增加了很多转网用户,让他们压力很大。

过了好一会儿,从夏景行那里得到了无数八卦新闻的记者才心满意足的停止了采访夏景行,开始向郭丙联提问。

“复兴手机作为名扬海外的中国品牌,数码通集团很乐意与其进行合作,共同为港岛、澳门的用户提供服务。”

“有什么优惠?当然有了!”

“接下来数码通集团将为港澳用户推出一款“零售价”套餐,复兴FX2 8G版手机不收费,16G版手机收费138港元。

2022最好看(翁公您的好长呀好大进不去)全章节阅读

条件是用户与数码通签订为期两年的在网合约,月租套餐为每个月498港元,可无限上网,语音通话为2200分钟……”

郭丙联非常卖力的打广告,详细介绍数码通主打的几款合约机套餐。

拿复兴FX2的“零售价”套餐来说,24个月乘以498港元,得出的数字将近12000港元了,远远超过3999元人民币、4599港元的裸机售价。

相当于是一个用户分期购买手机的协议,只是每月划扣的本金和利息变成了电话费。

数码通本身也没赚太多钱,因为他们给复兴手机支付货款的方式虽然也是分期支付,但却是按照几个季度,如40%、20%、20%、20%这样付款的。

在应收账款上,数码通的账期比复兴手机更长,需要替手机用户垫资。

不过,数码通能捆绑用户整整两年,在刨开支付给复兴手机的货款以后,毛利润也是相当可观的。

如今复兴手机在国际市场上的销售,几乎都是采取的与当地电讯运营商合作,推出合约机的销售方式。

而40%的首付款,足够复兴手机支付各个手机供应商的首付款了。

业内都是这样的模式,一个拖欠一个,都喜欢让自己保持更为充沛的现金流,同时还能趴在银行里赚点利息钱。

一会儿之后,郭丙联邀请夏景行一起参加了在文化东方酒店其他楼层召开的庆功宴。

简单的吃了两口,又喝了几杯酒后,夏景行谢绝了郭丙联的挽留,告辞离开了。

郭丙联这人,他感觉不可深交。

因为当年豪哥在绑了黎译凯大哥之后,觉得来钱太爽快,接着又绑了郭丙联的大哥郭丙湘,在搞钱事业上越走越远。

不过郭家人给钱可没黎黄台痛快,郭丙联和二哥郭丙江掏钱磨磨蹭蹭的,导致两人的大哥郭丙湘受了不少折磨,最后还是郭丙湘妻子单刀赴会,带着6亿港元赎回了被关押了整整六天的丈夫。

因为这件事,导致郭丙湘性情大变,对家人也不再信任,甚至兄弟阋墙,以后还把两个弟弟行贿的事情举报给了廉署,导致老二郭丙江吃了五年多的国家饭,郭丙湘自己也没活多久就因病去世了。

幸运逃脱一劫的郭丙联最终得以执政数千亿资产的新红基商业帝国,但代价是两个哥哥一个郁郁而终,一个锒铛入狱五年多。

对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哥哥都这样,对外人又该是什么样。

所以,夏景行完全没有与郭丙联深交的意思,谈完生意就撤退了。

坐进汽车里,夏景行感慨万千,港岛这地方的豪门恩怨故事太多,连带着他都开始忧虑了,以后自己的商业帝国该怎么传承。

作为一位才二十四岁的靓仔,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杞人忧天了。

驱散念头,夏景行看向窗外。

这时,汽车刚好路过交易广场。

这让夏景行想起了黄圣国,韩国佬给他展示了一个计划,还说服了他一起加入。

也不知道那家伙准备的怎么样了。

就在夏景行沉思的时候,坐在前排的刘小朵身上携带的电话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