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凛也就没去公司,半路上把罗成彬扔下,就去了一处必贵园高端公寓。

车上还有一只猫,安娜收养的那只安安。

电梯直达顶层,指纹解锁进屋,就看到鞋架上一堆高跟鞋,厨房里传来孙伊灵的声音,“魏凛你回来了。”

“不是我,是隔壁老王。”

“……”

魏凛换鞋,走到厨房,孙伊灵打扮得很居家,正在烹饪魏凛最喜欢吃的红烧肉,旁边平板上显示红烧肉的做法。

“要管住我的胃么?”

魏凛走进去从后面搂着孙伊灵的细腰,在脖颈处亲了一下,孙伊灵脖子缩了缩很痒。

“对啊,听说管住男人的胃,才能管住男人的心,我试试看。”孙伊灵很直接,很符合她的性格。

“ok,待会我尝尝味道如何。”

“咦?这是你养的猫,好可爱?”孙伊灵这才注意到厨房门口有只怯生的英短。

“安娜养的,去美国了,我拿过来让你照顾一下。”

孙伊灵最有时间,温氏姐妹都要上班,没时间照顾。

“嗯,好可爱,它叫什么名字?”

“孙伊灵。”

“……”

“呵呵,安安,安娜的妹妹安安。你先炒菜,我饿了,安安走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孙伊灵姐姐的家。”

孙伊灵身子颤了一下,魏凛这句话显然是一口唾沫一口钉,之前说送给你就是你的,不提他送的。

魏凛可没想那么多,这套房子就是孙伊灵的了,我全国上万套房子,妥妥的房叔,房子对魏凛来说就是辣条!真不稀罕了。

如果说他对房子还有梦想的话,那就是……不说上万,三千可以吧,三千个房子都住着自己的女人,就是这么不要脸,就是这内心最深处的想法。

梦想还是有的,万一实现呢?

就是这么夸张,不与外人言道的想法。

……

魏凛走出房间,在沙发上躺下,打开电视,玩手机。

孙伊灵是被魏公子给彻底征服了,一套几千万的大房子,俯瞰魔都最繁华的商业圈,这种做梦都没想到的生活,因为遇到魏凛而实现了。

女人爱上男人,不管最初是因为什么目的,时间一久了,也都想拥有爱情。

魏凛之前觉得能当自己的女朋友的都是处,而孙伊灵不是,所以划为第二类。呃……很欠揍的xp分类,但现在不好说了,毕竟这个社会哪有那么多处。

富豪嘛,有钱任性,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思想。

其实这个想法是很伤孙伊灵的,魏凛现在渐渐地抛弃了这种想法,你对我好,我对你好就够了。

魏凛坐了一会儿,放下安安,又去了厨房,“要需要我帮忙的吗?”

女孩子都会喜欢做菜的时候,有喜欢的男孩子一起完成美食,“你会什么?”

“我什么都会。”

“不信!”

“不信就算了,我帮你切土豆丝吧,我好久没吃家常味的土豆丝了。”

魏凛从冰箱里拿出土豆削皮,就闻到有烧糊的味道,扭头一看却是红烧肉烧糊了,孙伊灵杵在眼里,眼眶都红了。

“你愣着干嘛,都糊了,让开我来。”魏凛赶忙夹了一点水倒锅里,又用锅铲翻炒几下,“还好只是一点,要不然好好地红烧肉都被你给浪费了。”

孙伊灵突然就从后面抱着魏凛,头倒在魏凛的背上,“魏凛,我喜欢你。”

女孩子是最容易被细节说感动的,因为她喜欢魏凛,又知道魏凛其实不喜欢她,就纯粹的包养而已,但刚才魏凛说‘这是孙伊灵姐姐的家’、‘需要我帮忙吗?’、‘好想吃家常味的土豆丝’,这些小细节把孙伊灵感动了,让她觉得魏凛很尊重自己,很平等的相处模式。

魏凛不是刻意演的,他就是这样的人。

毕竟这可是…恋爱系神豪。

最喜欢谈恋爱了。

有些人有钱了就喜欢找拜金女打脸装逼,认为这个世上爱情都是虚伪的,搞得像是被几十个女人伤害过一样,结果女朋友都没有一个,还口口声声这样说。

而魏凛走肾的时候拔调无情,走心过日常的时候就很暖,一点都没架子,这点最特么的吸引女孩子了。

归根结底是怎么想这个世界,魏凛觉得这个世界充满爱,那就是充满爱。魏凛若是觉得这个世界都是薄情寡义,那么就都是薄情寡义。这取决于一个人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心里有阳光,世界就是五彩斑斓。

魏凛的三观挺正的。

……

孙伊灵突然表白,魏凛笑了笑,想要掰开她的手,可是这小妮子不放手,越抱越紧,“就这样说话。”

“……”

魏凛无语。

女主从后面抱着男主?

这是狗粮剧的桥段。

孙伊灵你串台了,这是神豪剧!

不过…偶尔狗粮一把还是不错。

魏凛还是掰开了她的手,靠着橱柜上,看着眼眶红红的孙伊灵手足无措的站着跟前。

‘叮!孙伊灵好感度:已满’

“怎么就突然喜欢我了?”

“我一直都喜欢你好吧?”孙伊灵反驳,“我要是不喜欢你,我会在直播间聊三期你的故事,我会让你那么轻易就得到我。”话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声,“那你喜欢我吗?”

“不谈爱情行吗?”

“不行!我现在很想谈爱情,我想谈恋爱都快想疯了!”

魏凛笑道:“说好的不动情的,你怎么就动情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一直当跑友?”

“哈哈!”

“很好笑吗?不许笑,我明白了的意思是了。”孙伊灵解开围裙塞到魏凛怀里,“慢慢吃你的红烧肉吧,再见!”

“喂,你去哪儿?”

“必贵园太高端了,我不配,我回我的狗窝。”

“喂喂喂,真要走吗?”

“你觉得我是开玩笑的吗?魏公子!”

魏凛笑了笑,觉得孙伊灵这女孩子真有个性,软妹子当不了几分钟就原型暴露了,不过这种性格就是吸引魏凛的最大原因。

魏凛走出厨房,抓起孙伊灵正要穿的另一种高跟鞋扔到垃圾桶里。

“什么意思,不让我走是吧?”孙伊灵昂起头,“那你说你喜欢我,我就不走了。”

魏凛嗤的一声笑了,孙伊灵有被嘲讽到,理都不理她就要光着一只脚离开。

魏凛笑着把她拉住,“孙伊灵你是二货吗,光着一直脚怎么出门?”

孙伊灵反问:“单着一个人怎么生活?”

“……看出来了,你是铁了心要当我女朋友对吧?”

“对!我就是要当你女朋友!可不可以?”

“可以是可以,前提是你的红烧肉要做的好吃,要不然留不住我。”

“我这就去重新做,你等着!”

孙伊灵一蹬腿把脚上那只鞋甩掉,光着脚步伐匆匆的走进厨房。

……

午饭。

孙伊灵把魏凛按在桌上,夹了一块红烧肉,“啊!张嘴!”

魏凛笑道:“孙伊灵有必要这样吗?你这搞得跟潘金莲喂武大郎吃药似的。”

孙伊灵:“很有必要,少废话张嘴,大郎张嘴,该吃红烧肉了。”

魏凛张嘴,孙伊灵喂食,咀嚼中……

孙伊灵期待的眼神看着魏凛,“好吃吗?”

魏凛想了想,然后咽下去,点点头,“真还不错。”

“真哒?”孙伊灵高兴,“所以你答应让我做你女朋友了?”

“你开心就好。”

“嗯嗯嗯,我很开心,mua~”献吻,然后夹起一块红烧肉吃着,下一秒孙伊灵就愣住了,激动的表情立刻变为感动,扭头,泪眼婆娑的看着魏凛。

魏凛伸手摸摸她的头,“好吃吗?”

孙伊灵没说话,却是眼泪滚落了下来,彻底破防了。

盐巴放多了很咸很咸。

这一次,孙伊灵是发自内心的彻底爱上了魏凛。

虽然她在其他男孩子面前是很毒舌,依旧有一大波男孩子舔,但在魏凛面前她是没有丝毫的优越感,反而会觉得自己一个小网红配不上赫赫有名的魏公子。

再加上她以前交过男朋友,所以就会更加觉得自己配不上。

午后的阳光晒在客厅,孙伊灵倒在魏凛的腿上,怀里抱着猫,享受着恋爱开始的第一个小时。

从一个小时前开始,她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魏凛你会不会嫌弃我?毕竟我以前交过男朋友?”孙伊灵还是没忍住的问出内心最后一个问题。

“要不补上?”

“……我去,你王八蛋啊。”

孙伊灵抡起抱枕就砸。

打打闹闹了一下午,晚上点了个外卖应付一下。

孙伊灵:“我要学着做菜,你从法国回来之后,我一定会烧一盘正宗的红烧肉给你吃。”

“随你吧,我反正没抱什么希望。”

“……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吗?”

“动手才行,少废话,拜拜。回来给你带几瓶红酒。”

“拜拜。”把魏凛送到电梯口目送他离开,才返回家,躺在沙发上,感觉梦好像成真了。

……

魏凛是一个人来的法国。

有了湾流g650之后,真的会飞上瘾,提前申请飞行路线,想去哪儿都可以。

晚上在飞机上睡了一眼,眼睛一闭一睁,到法国了,忘了是西半球,醒来还是晚上。

“……”

法国当地时间晚上8点降落在戴高乐机场,因为魏凛打算看陆漫拿到总冠军之后,再一起去波尔多买酒庄。

法国机场的私人飞机明显国内多,稍微有点钱的富豪出行都喜欢坐私人飞机,飞机这种交通工具在欧洲就相当于高铁似的,很多短距离的城市也有航线。

不过,魏凛这架湾流g650在周围私人飞机里面算最豪华的,机场工作人员指挥的时候,都知道这是百达翡丽+三大豪车品牌的老板的飞机。

而那些不知道的乘客在候机厅玻璃前,看着那辆豪华的私人飞机稳稳的停下,随即一波黑西服的白领小跑上去迎接一个年轻人下来,坐上加长版的宾利慕尚,驶出机场。

慕尚车内坐着3个人,一个人魏凛,另外两个白人,一个叫罗杰,一个叫康特,分别是法国宾利的总经理,和兰博基尼的总经理。

没有布加迪,因为那玩意儿一年100台都没有,哪来的地区经理。

魏凛环顾加长版慕尚内饰,挺宽敞的,旁边还有个小吧台,罗杰倒了一杯红酒递给魏凛品尝,并说道:“老板,这是你看中的那个酒庄生产的红酒,你尝尝?”

外语精通的优势现在体现的,魏凛流畅的切换法语和两个法国白人对话。

“还不错,等两天我在去波尔多,我这两天有点私事。”

魏凛迟疑一下,问:“百达翡丽的人为什么没来?”

两人相望不知该怎么说,你只有华夏百达翡丽的份额,除此之外其他都是百达翡丽家族的,人家来是情分,不来是本分。

见他们两个没说话,魏凛笑了笑把酒杯放下,心里早已对百达翡丽家族看不顺眼了,主要是不拔掉这个家族,自己没下一个撕品牌的机会,这次既然来欧洲了,有必要会一会,最好是全部吞下。

罗杰二人是知道魏凛馋百达翡丽很久了,而且百达翡丽家族把股份抛售给魏凛之后就后悔了。

无他,引狼入室尔。

魏凛的野心太大,百达翡丽有点畏惧,生怕他出幺蛾子想办法把祖传的产业给吞了,让家族彻底成为他的加工厂。

罗杰:“老板下周百达翡丽家族的凯瑟琳夫人过生,你去吗?”

“你不说我还把这件事给忘了,既然来了下周就去参加。”魏凛正愁找不到突破口。

这位凯瑟琳夫人是掌控家族的大权,之前就是她抛售市场份额,财富之树立刻就收集到消息,直接开始收购。

魏凛想到了什么问道:“听说凯瑟琳的老公不在了?”

“对,两个月前走的,放荡不羁的一生,最后走了,留下凯瑟琳夫人和一个小女儿在世上,好像小女儿才十八岁。”

“唉……还是挺可惜的。”

“呃,其实还好。”罗杰说道:“听说凯瑟琳夫人骚的很,在瑞士和很多男人都有一腿。”

“是吗?”魏凛笑了,“说来听听。”按赖不住八卦的内心,男人又最喜欢听着这种寡妇的趣事了。

于是,一路上罗杰二人添油加醋的把凯瑟琳夫人说成千夫所指的荡妇,说着说着就和老板的关系拉近了。

二人确定了,老板是喜欢玩的。

“老板,凯瑟琳其实很漂亮,年纪不大,36岁。是早婚认识的他丈夫。”

“……你告诉我这个干嘛?”魏凛正义凛然的质问,“难道我还会对孤儿寡母下手吗?草!这种话以后别在说了。”

“是是是!是是是!”罗杰汗言,老板的三观挺正。

……

魏凛没有入住罗杰安排的酒店,而是让车开到凯悦丽晶酒店门口,远远的就看到酒店门口站着一个高个子女孩子,身材很好,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穿着紧身牛仔裤,那双腿是真的长。

“这不是……”罗杰在车上在想这是谁,一时间想不起了。

“拜。”魏凛从车上下来,大步朝陆漫走去,“嗨,漫漫!”伸手就要搂。

陆漫的大长腿后退一步,就是一米,“不许过来!”脸上带着一丝怒色,又有一丝刻意的陌生。

女孩子总是如此,长久不来找她会觉得有委屈感,所以魏凛到之前她是很高兴的,到了之后必须要这样刻意一下,姐才不是那么白给,你来就来,你说走就走?

“你来干嘛?”陆漫明知故问的问了一句。

“我来看你打总决赛。”说着魏凛就强行走上去,搂着陆漫的腰,使其不能挣扎,附耳低语肉麻得要命的情话,只要够肉麻够敢说,女孩子的好感度就能上涨。

‘陆漫好感度:71(涨幅20)’

因为是有基础的,所有重温一下就能很好的涨上去。若果是不涨,那就说明对方不爱自己了。

而且分别这么久,魏凛有点龌龊的又使用了‘女神权限’探了探。

依旧是……含苞待放。

果然啊,运动员是很纯洁的,因为生活单一,每天训练训练,就没有社会上那么多诱惑,没有渣男去撩,当然陆漫这种也不是一般人能撩得下来的,就这身高,穿上鞋都180了,看起来和183的魏凛一样高。

“你住哪儿,我送你回酒店。”陆漫还是冷着脸说道,心里面门清,魏凛没订酒店,今晚他要挨着自己睡。

说完这话,陆漫就听到耳边传来魏凛的笑声,是那种要拆穿谎言的笑声。

陆漫继续板着脸,推开魏凛,“不想理你。”转身就甩着大长腿往酒店里面走,余光时不时的瞄两眼魏凛跟上来没有。

终究是自己的男朋友,怎么忍心大晚上的扔在异国他乡的大街上。

见魏凛没跟上来,站着原地不动。陆漫妥协了,转身笃笃笃的跑过去,拉着魏凛的手,走进酒店。

进入房间,陆漫就叮嘱,“记住要老实一点,听话知道吗?姐明天还要打决赛。”说着就低下头看着魏凛rua的氖纸,“你手在干嘛?”

魏凛秒变需要安慰的小奶狗展开双臂,“漫漫好久没看到你了,我要抱抱。”

陆漫嗤了一声,“服了你了。”也展开的手投入魏凛的怀抱,闭上眼睛享受这踏实的一瞬间。

“魏凛…我以为你不喜欢我了。”她语气里带着酸酸的感觉。毕竟魏凛最近的成长她是看到的,一天一个变化,如今已经成为坐拥三大豪车品牌的魏公子。男朋友的实力太猛了,这会让女孩子感受到不安。

“你想多了,我很钟情的,况且你的大长腿那么完美,我念念不忘。”

还是以前认识的时候他那种说话方式,很无耻很真实。

一开始的时候,陆漫是有点不适应魏凛这种整天盯着自己的大长腿,那种眼神让她很不舒服,就感觉他恨不得冲上来要盘了。

后来交往就没觉得有什么了,至少自己的大长腿是个优势,男朋友喜欢。

不过,两人交往到现在,没发生关系,又一次机会发生关系,陆漫的亲戚来了,只能作罢。

但是,这种事只有一次和无数次。

……

温存了片刻,直到陆漫的手机响了,陆漫才把魏凛推开,微信电话是热娜打来的。

魏凛:“……要不不要接了吧。”

“你又不是不认识。”陆漫接起视频,“嗨,热娜。”

热娜小姐姐今天住宿舍,魏凛不在魔都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在宿舍里住,并且今天溪月回来了。

此时,帝都的早晨,热娜和溪月刚洗漱,举着手机朝挥了挥手,“漫漫明天你要比赛了,加油!我们等着你拿冠军回来!”

说是这么说,但是……热娜其实很不好意思见到陆漫的,都怪魏凛那个死人,一天天到处撩,闺蜜团都睡了个遍,让我们三个好闺蜜怎么相处?

太难了,这个劫,不好渡。

陆漫坐在沙发上和两闺蜜聊天,魏凛在对面坐着玩手机,表现得很淡定,实则内心慌得一批,生怕对方知道自己在陆漫这里,很尴尬的。

“漫漫你明天打了比赛就回国吗?我请你吃火锅。”热娜暖心的说。

“暂时还不回来。”

“为什么?还有事吗?”

“嗯,魏凛说要去买个酒庄,让我一起去。”

噗——

魏凛差点社死,不对,已经社死了。

电话里安静了。

溪月瞄了一眼旁边热娜的表情,很怪异,溪月有点怕怕的,不想看到接下来的社死现场。

“魏凛也来看你比赛呢?”热娜强颜欢笑,心里还是有那么不是滋味。

“嗯,魏凛你过来给热娜打个招呼。”

唉……

魏凛起身视死如归的走到陆漫跟前,看着视频里的热娜眼眶红红的,目光盯着自己。

这一刻,魏凛很内疚。

热娜毕竟是自己的女人,是有关系的真情侣。

而陆漫,两人还是清白的。

该死的占有欲。

“魏凛,你好。”热娜的声音带着一丝丝的更咽,伪装的很小心,魏凛听出来了,溪月也听出来了。

溪月是最恼火的一个人,闺蜜和闺蜜,真不好选。

不对!

我凭什么要选站队?

大坏蛋也把我给那个了。

圣女都不圣了!

回来就给他下蛊!折磨死他!

……

魏凛:“还好吧?”

热娜挤出笑容,吮吸一下鼻子,“看到你们在一起,我替你们开心,祝你们幸福,我、我有点困了,拜拜。”

匆匆的挂断电话,眼泪从眼角流了下来。

宿舍里周可、宋薇薇、林幼楚正在化妆,也瞄了过来,“喂,小砸婊你咋啦?陆漫还没拿冠军你就感动哭了?”

溪月在旁边不语,心里悲愤,一定要砍死魏凛这个王八蛋!欺人太甚了!

“没事,就眼睛进沙子了。”说完,抱着月哭了起来。

“唉……”溪月叹息一声,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毕竟自己也感同身受。

……

此时,魏凛觉得自己的浪出事了。

回去安慰热娜?

不行,伤害陆漫。

摊牌?

也不行,赛前分手,陆漫明天发挥绝对失常,辛辛苦苦那么久功亏一篑。

所以,目前就只有先这样,回去之后,再摊牌。

对,等回国再摊牌吧。

这样玩下去,真的会把闺蜜团给玩崩。

唉,没办法啊,现在只能这样了。

心里想到热娜刚才委屈的样子,魏凛心里面就酸酸的。

“我的东西好像拿在车上了,我出去一趟,你先洗澡吧。”魏凛编了个理由离开房间去给热娜打电话。

笃笃笃的响了几声,被挂断。

再打,然后被拉黑了。

“……”

很生气啊。

最后,魏凛只有壮着胆子给圣女发微信。

溪月看着魏凛发来的‘可怜表情’,冷呵一声,问旁边热娜,“回吗?”

热娜:“是姐妹,就把他拉黑。”

溪月:“呃…好吧。”

溪月回复魏凛一句:【热娜气头上,我只有把你删了,拜拜。】

溪月还是很膈应的,毕竟自己和魏凛也那个了。

我去,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啊。

溪月脑子都大了。

而且回到学校后,溪月最震惊的一件事——魏凛已经打入腹地,宋薇薇、林幼楚都是他的小迷妹了,而且周可和林森分手,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魏凛英雄救美,周可被迷住了。

姐妹们,我给你们说,魏公子是个火坑,别往下跳,跳下去了万劫不复,你看看热娜现在就是这样!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魏公子迟早会把我们404宿舍一锅端了。

……

魏凛头疼,这样下午竹篮打水一场空。

西域奇女子热娜,魏凛是真的爱他,真的,不骗人的那种。

一想到热娜此时正在哭,魏凛心里面就特别不是滋味。

而且被拉黑了,没办法安慰。

如今都成这样子了,魏凛不是摆烂的人,该解决的问题还是要解决。

回头看了一眼酒店九楼那间亮着灯的房间。

魏凛叹息一声,突然间,因为热娜这件事,魏凛有所感悟了。

出来浪,迟早是要还的。

现在一推感情账需要慢慢还。

魏凛手机里有宋薇薇她们的微信,不过现在这个时候热娜气头上,打过去应该也没什么卵用。

罢了,先这样吧,回去再说。

回去之后,摊牌!

“唉…我这浪着浪着怎么就变渣了?”

……

回到房间,陆漫已经洗了澡在吹头发。

2022最好看(办公室双腿打开揉弄高潮)全章节阅读

还是那么天真无知,魏凛这心里就越来越愧疚。

“我帮你吹吧。”

魏凛走过去拿过吹风机,把陆漫按在梳妆台前,启动吹风机,拨动着陆漫的秀发,耐心的给女朋友吹头发。陆漫很享受男朋友贴心的一面。

魏凛生活中也是这样,只要和任何女朋友在一起,都是很自然的暖。

“魏凛你是不是给很多女孩子吹过头发?”

“嗯,很多,我以前叫托尼。”

“嗤。”

“唉,睡觉吧,明天你还比赛。”

“你抱我。”

“嗯。”

睡觉。

素的。

怕走火,至少今晚不行,会影响明天陆漫总决赛的发挥。

不过,魏凛对陆漫说,“明天你拿了总决赛我就奖励你。”

陆漫抡起枕头就给魏凛砸过去,“谁稀罕你那种奖励。”

魏凛咯咯咯的笑了笑。

陆漫说:“记住今晚不许乱来,知道吗?”

这是对魏凛的警告,因为真要是魏凛撩,陆漫怕自己忍不住,到时候没睡好,第二天怎么打比赛?

魏凛发誓保证今晚当个魏君子。

“mua~奖励你的,我要睡觉了,晚安。”

陆漫缩进被窝,像只小猫缩在魏凛怀里,还是有点担心魏凛控制不住,于是又缩下去半米……

只有一次和无数次,这次是她主动的。

十多分后,捂着嘴跑进卫生间漱口。

魏凛厚颜无耻的朝卫生间说道:“其实你刚才不必如此,我真没多想什么。”

“我嘴贱行了吧!”

“……”

……

早上,陆漫起床,魏凛也醒了,叫了早餐到酒店,两人在阳台小桌上吃着早餐,欣赏不远处的埃菲尔铁塔。

“下午要决赛,紧张吗?”

“有一点点,但不是很多,打好就行。”

“心态挺好的。”

“这个时候心态必须要好。”

“ok!待会我就去准备你的庆功宴。”

“希望能参加。”

“不是希望,是一定会那冠军的,你男朋友我都那么厉害,你不会差的。”

“行!我吃好了,先去赛前准备,比赛下午两点,你最好还是别来,你来了我会紧张,真的!拜拜。”

说完,陆漫不等回答匆匆离开,生怕魏凛说自己要去,那样会给她造成压力。所以不听到答案,最好。

去,当然是要去的,魏凛找罗杰搞了一张普通看台的票,原因很简单,要是vip票,陆漫看到自己会紧张,所以潜伏在人群之中看她比赛。

……

下午一点半,魏凛下楼,罗杰已经安排了两辆车供魏凛出行,一辆是宾利欧陆gt,一辆是兰博基尼。

“欧陆开回去吧,我用这辆。”魏凛吩咐完,坐进兰博基尼驾驶室,启动汽车离开。

其实,魏凛最近有点厌恶每天开兰博基尼和宾利,真想买一辆法拉利来用用。

但身不由己,只能开自家的品牌,开其他品牌,就是给别人做广告,会让人觉得三大豪车品牌的老板都不用他旗下的车,反而去开法拉利。

所以……凑合吧。

兰博基尼穿梭在巴黎的大街,车窗外是各种风格的时尚女人,巴黎时尚之都的名号的确是认真的。

最后停在了郊外法网公开赛决赛的场地罗兰·加罗斯体育场,这是个全世界很有名的网球场。

此时场外已经人满为患,魏凛把车停在路边,去检票进场的时候看到不少留学生前来为陆漫加油!还有央5体育频道也都在。

“这位帅哥请留步,我们采访你一下。”

“没空没空。”魏凛把帽子压低一点,匆匆摆手离开。

记者尴尬的笑了笑,“这位帅哥挺害羞的,我们采访一下其他人。”

魏凛走路带风的进了体育场,可不能上电视接收采访,要是被她她她们看到自己在法国看陆漫的比赛,回去很难解释的。

进入会场落座,周围很多观众都在议论陆漫,毕竟是网坛美女,粉丝无数。

魏凛却想着这个时间,热娜小姐姐应该都睡觉了吧。

唉,不想了,还是好好看球吧。

比赛开始,魏凛的目光就一直盯着挥拍的陆漫,真是好球。

昨晚魏凛还问了很多专业问题,“你这么大,会影响打球吗?”

陆漫说有穿裹胸衣,防止奔跑的时候甩着疼,影响发挥。

真球迷在欣赏对决。

假球迷已经玩过球了。

陆漫在赛场上的表现很精彩,爆发力很强。

比赛结束陆漫如大家所愿拿下了法网女单冠军。获得了230万欧元。

摇身一变就成了富婆。

魏凛想到斯诺克的奖金,顿时就觉得好寒酸。

属于陆漫的辉煌时代来了。

魏凛站着观众席,看着场中举着冠军奖杯的陆漫,在全世界记者的注视下,以及央5体育频道的采访下。

老实说,魏凛觉得陆漫很优秀,很成功。

自己之前的选择是错误的,不该去撩一个国家队选手。

而且还是要成为影响网坛的明日之星。

但是…话虽如此,撩都撩了,好感度都积满了,没办法了,只能爱了。

魏凛心一横,管特么的,先在法国浪一段时间,回去再解决闺蜜团的问题。

实在不行我就一锅端了。

魏公子怕个毛线。

……

魏凛见到陆漫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她有太多事要处理,要结束很多记者的采访,也推了好几个采访,就是想着魏凛还在酒店等自己。

所以回来了。

拿着奖杯回来了。

不过,到酒店门口的时候,看到一辆宾利车,穿着燕尾服的罗杰拉开车门,“恭喜陆漫女士获得法网冠军,老板给你准备了惊喜,请。”

“去哪?”陆漫很惊喜。

“到了你就知道了。”

陆漫上车,罗杰开车离开。

半个小时后,宾利驶入郊外一处中世纪的庄园古堡,门口巨大的喷泉喷着水,周围修建平整的绿植在氛围灯照应下,显得很梦幻。

一辆童话般的金色马车停在那里,停在扫满了红色玫瑰花瓣的道路上,一直延伸到正前方的古堡。

罗杰拉开车门,陆漫下车。

“女士请上车。”一位穿着中世纪服饰的法国车夫微笑着鞠躬,邀请陆漫登上这辆梦幻的马车。

陆漫抱着奖杯登上马车,车夫驾着马车,马蹄踏在玫瑰花瓣的道路上,朝童话世界里的城堡走去。

看到魏凛为自己营造的童话世界,女孩子的内心怎么不感动,怎能不怕的死心塌地,毕竟每个女孩子的内心都有一个公主梦。

而魏公子就是那个造梦人。

马车停在古堡门口,“公主请下车。”

车夫识趣的改口称呼为公主。

这一刻,陆漫真的是以为自己在做梦,这就是魏凛给自己拿下总冠军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