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您的意思,您尽管放心吧。”

曹明义笑着递给他一根华子,“您和梅叔都是为我好,这点我清楚。”

一旁的梅九峰,强忍住想要说出姐夫身体实情的冲动。

把头一转,忽然看到满脸红彤彤的小丽娜,双手抱着个酒瓶。

四丫八叉仰躺在沙发上,正在呼呼大睡。

酒瓶里的酒,流淌在衣服,沙发上。

“你个死丫头,这是偷喝了多少酒啊!”

梅九峰赶忙走过去,俯身把她抱在怀里。

一旁的曹明义也急忙起身离座,拿起她怀里紧抱着的酒瓶。

低头一看,里面的酒还多得是,小丽娜并没有喝多少。

“小峰,没事的,让她睡一觉就好了。”

曹明义摇了摇头,“这丫头长大了估计酒量很不错。”

哈哈哈……

梅世宇和杨行长两人,看着这一幕。

纷纷仰头大笑起来。

“等醒了再收拾你。”梅九峰小声嘟囔了一句。

抱起小丽娜走进右侧卧室。

从新坐到椅子上的曹明义,拿起桌上的华子。

递给梅世宇和杨行长两人,又用打火机帮二人点着火。

“明义,你既然知道宫本茂不简单,那就要小心提放着他点。”

梅世宇深吸一口烟,看着他正色说道。

“我不想再看见你出事,明白吗?”

“梅叔,我会小心的。”曹明义点点头。

对于李静刚才说的气话,他心里很是在意。

如果是以前,他绝对有信心做到。

可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假如只是三两百亿,他觉得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可一千亿马内,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曹明义内心却是一点没有灰心。

前世的风风雨雨,种种磨难。

已经让他养成了,不到最后绝不会认输的刚毅性格。

“明义,不要太介意静静刚才的话,她毕竟是女人。”

梅世宇拍了拍他的肩膀,“后天的事情我来安排,你只管放心去就行了。”

曹明义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来来来,喝酒。”一旁的杨行长岔开话题,举起手酒杯。

随即,三人闲聊起来。

梅九峰从卧室走出来,加入其中。

不断给几人倒酒递烟。

不一会,王美芳也从门外进来。

“妈,我姐呢?”梅九峰扭头问道。

“她回住的地方了。”王美芳摇头叹息一声,走向餐桌。

“小娜刚才偷喝酒,在里屋睡着了。”梅九峰又大声说道。

“你怎么不看好她,大的不省心,小的也这样。”

王美芳瞪了他一眼,赶忙转身走进卧室。

这顿午饭,一直吃到临近天黑时分。

几人都是喝得有些微醉,走路摇摇晃晃。

梅氏父子和曹明义,一直把杨行长送到大院门口。

“爸,要没事我也走了。”曹明义看着他,沉声说道。

“路上小心点,”梅世宇点点头,“有事打电话给我。”

“我知道。”曹明义转身朝汽车走去。

“姐夫,我明天去找你。”梅九峰大声说了一句。

随后,朝一直等候的林子和猛子两人,暗暗递了个眼色。

二人看到脸色不太高兴的曹明义,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猛子打开右后排车门,伸手扶着曹明义坐到车里。

梅世宇一直目送汽车驶离大院,才和儿子两人转身走回小院。

“义哥,回酒店吗?”开车的林子看了眼中间的后视镜。

“随便在城里转转,我现在不想回去。”

曹明义摇下玻璃,看着夜幕中街上五彩缤纷的霓虹灯。

近几天,他觉得自己心情很是烦躁不安。

总想着尽快和李静修复好关系。

完成自己最后的心愿。

可越是这样,就越难以达成。

仿佛冥冥之中的老天爷,在故意捉弄自己。

但曹明义心里明白,自己没时间了。

所以才会这样心急。

不想李静知道自己的病情,可又想尽快让她谅解。

农村大炕翁熄乩伦小说H(碾开宫口h)最新章节列表

本就是很矛盾的事情。

曹明义伸手摸了下口袋,发现烟没了。

“猛子,给我根烟。”

“义哥,给您。”猛子连忙掏出兜里多半盒华子,递了过去。

曹明义坐起身子,刚要接过来。

突然感到鼻腔里有东西流出来。

赶忙伸手捂住。

随即,喉咙里也涌出一股血腥味。

猛子看到他指间的血迹,急忙回身从手扣里拿出卷卫生纸递给他。

“义哥,要不先去医院吧。”

“我没事,一会就好了。”

曹明义接过卫生巾,轻轻摇摇头。

开车的林子,从后视镜也看到了他的状况。

急忙把汽车停在路边。

“义哥,您怎么样了?”

曹明义摆摆手,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林子和猛子两人,跟在身后。

看着他来到江边,俯下身子。

不停用江水擦洗着脸。

随后,又从口袋里拿出药瓶,倒出一粒药片放进嘴里。

“义哥,你到底得什么病了?”林子蹲下身体问道。

“以前头部受伤还带着上次伤,引发的后遗症。”

曹明义坐在地上,长长呼出一口气。

“我听宝哥说,他让家族的人在香江打听偷袭您的那些人,应该快有眉目了。”

猛子拿出根华子,递了过去。

接过香烟的曹明义,点着火后。

微眯双眼深深吸了一大口,好半天才吐出嘴里浓郁至极得烟雾。

现在的他,对这些小事情根本不关心。

虽然口鼻不流血了,可颅内的隐痛还时有时无。

内心的烦躁,也还在持续。

突然,汽车内响起手机铃声。

猛子急忙跑到车前,拿起曹明义的"大哥大"。

刚按下接听键,里面就传来一个非常焦急得女子声音。

“李静出事了,在帝尊酒吧,你快来救他,啊……”

话没说完,那头的女子就发出一声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