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后,他的四肢尽断!

什么情况?

众人皆目瞪口呆!

不愧是宁州第一美女,陈姿太简直是太有面子了。

陈姿也十分错愕。她虽然第一次来“夜魅”,但是有关该店的规矩和老板的狠辣,还是清楚的。

看来,并非是传言那样。这里的老板其实还是很有正义感的嘛。

可又总觉得哪地方不对劲。

她再有正义感,也不至于把自己的员工打残废吧。

“不长眼的东西!敢招惹陈总的朋友?你有多少四肢够废的?!”夜莺一指宫国超对保镖道,“你们两个把他挂在外面的路灯杆子上!”

“老板,老板,我错啦,请您高抬贵手啊!”

“陈总,我狗眼看人低,不该得罪您的朋友!请您帮我和那位先生求求情吧。”

“我真的错啦,下次再也不敢啦——”宫国超声泪俱下。

一个保镖一拳轰在了宫国超的嘴上:“闭嘴!再不老实,死!”

完了!

宫国超说不出的后悔,不仅丢掉了高薪舒适的工作,而且被打断了四肢,以后生存恐怕都要困难了。

夜又走到梁军面前:“梁少爷,别说你。就算你父亲梁有为在‘夜魅’也不敢造次,你却敢在鄙店欺男霸女?是不是觉得我一介女流之辈好欺负,或者是那些曾经吊在路灯杆上的人没有你梁家背景厉害呀?”

“黄老板,梁某不敢,是我一时猪油蒙心,才作出了荒唐之事!”梁军满心不悦,却不敢表现出来。

“梁少爷,听我一句忠告!有些人你是招惹不起的!弄不好不仅你的命要没,甚至会拉上整个梁家陪葬!”

在夜莺眼里,别说在龙国在林北省,便是在宁州城,梁家也啥也不是,更何况他招惹的是逍遥门门主,她的老大了。

“多谢黄老板提醒!”梁军强压怒火,冲着手下一挥手,“走!”

走了几步,他驻足回头看向任逍遥,心里恨恨道:小白脸,咱们走着瞧?除非你永远呆在“夜魅”。否则,宁州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黄莺来到陈姿近前,微笑道:“陈总,对不起!由于本人管理无方,让无耻之徒冒犯了您。为表达歉意,您的单免了!”

老大要保护的女人,夜莺可不敢慢待。

“老板,谢谢您的好意。但是,单还是我自己来买吧。”

“妞,就是店里的毛病,让她免单算是便宜了!”任逍遥又看向黄莺。

听了任逍遥的话,客人们又悄悄议论起来——

“这哥们儿有点得寸进尺啊。”

“谁说不是?见好就收不香吗?”

“我估计,黄老板要收回成命。弄不好,陈姿的面子也不会给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你们说得不对!我可看到这个哥们可是从二楼下来的,说不定认识黄老板呢!”

“你可别在那瞎白话了!我还刚从二楼下来呢。一楼的洗手间正在维修,大伙只能去二楼。”

“噢。”

“……”

黄莺接过任逍遥的话道:“先生说的是。一切都是鄙店的责任,陈总的单一定是要免的。我就不打扰二位了!慢用!”

望着离去的窈窕背影,看客们不禁面面相觑。

剧本不应该是这样吧。

吧台前。

陈姿好像明白了什么:“任逍遥,你和她认识?”

地铁里被做了一路:我和我的老师疯狂做爰小说

“我哪认识人家?是你的面子大好不好!”

陈姿想想也是,任逍遥这样的小人物怎么会有这样的能量呢?

不过,貌似自己也没有如此大的面子吧。

--------------------

陈姿终因心情不好喝得酩酊大醉,任逍遥便搀扶她走出了“夜魅”。

门口正好停了一辆出租车,任逍遥拉开后车门先把陈姿扶了进去,又叫就把保安,将陈姿的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后,自己也坐了进来。

出租车启动不久,有两辆豪车便跟在了后面。其中奔驰s600上的梁军对司机言道:“跟上,今天本少一定要让那对狗男女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其实,任逍遥搀扶陈姿准备上出租车的时候,就看到了停在不远处的两辆车。

不用问就知道,因为在“夜魅”门口,所以梁军不敢动手报复。

“先生,请问去哪?”出租车司机问道。

抬头看了一眼司机,任逍遥目光一寒:“找个星级酒店吧。”

“好嘞,前面不远就是宁州国际酒店,五星级!先生,有颜值就是好啊,有富婆包养,要爽得爽,要有钱花就有钱花。不过……不过,那得吃多少大腰子啊。呵呵。”

“师傅,你是想说:不过,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吧。”

“先生,你什么意思?”

“别装了!你和后面那辆车是一伙的吧。说吧,梁军打算在什么地方收拾我?”司机暗吃一惊: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小子,你的眼力还真是让人佩服!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准备迎接梁少的报复吧。”

一帮蝼蚁,哪来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