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熊玩意,刚才还信誓旦旦的,没说实话啊,那点可怜的友情是说没就没了。

罗希云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她把手指头放在嘴唇边上,‘嘘’了一声,让丫头和桐桐别出声。

等夏泽凯接完了电话,放下手机,正要招呼哥几个继续喝酒。

夏泽林问他:“泽凯,我刚才怎么听说有人说什么市长让你去参加什么大会?”

“是啊,是啊,我也听到了,什么汪市长,对吧!”

“哎呦喂,咱们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玩耍了!”夏云盛阴阳怪调的说了一句。

他说:“友谊的小船是说翻就翻了。”

夏泽凯都不系的搭理他们了,自个儿端起酒杯来,喝了一个。

“怎么着,这才几年工夫,还学会一个人喝闷酒了呀。”夏泽镇拿起酒杯来,陪着他喝了一个。

接着其他几个哥们也都端着酒杯,没打算放过夏泽凯。

这个时候,没有人在乎夏泽凯是什么大老板,他又是不是在齐城混的风生水起。

甚至夏泽凯和哪个市领导认识,都和他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几个人就是光着屁股一块在黄河里玩水摸鱼的哥们。

被家里的长辈知道了他们去下黄河,然后一块撅着屁股承受那条神出鬼没的黑皮鞭,现在想想,真他妈疼!

时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到了深夜,丫头和桐桐她们俩都困了,夏泽凯也不喝了,他说:“等过年的时候,咱们再聚。”

“到时候,喝他个不醉不归!”

……

夏泽凯第二天早上走的时候,也没忘了从冰箱里拿着母亲给他装上的两只大公鸡,然后他老婆一路开车上了高速,直奔齐城跑了起来。

他不行,昨晚上和几个发小喝多了,现在还有点宿醉。

虽然高速不查,可本着一家人安全的原则,还是不开车了。

丫头和桐桐被固定在中间的安全座椅上,她们俩这回使劲斜着身子,看着对方,伸着小手,也不知道玩什么游戏。

夏泽凯听了半天,愣是没听清楚,可看着她们俩玩的开心,他也就不管了。

坐正了身子,和他老婆说着话:“明天去参加市政府举办的‘优秀企业家颁奖仪式’,到时候你跟我一块去。”

“我去真的好吗?”罗希云想去,她想着去这种场合见识见识,但又担心给夏泽凯惹麻烦。

夏泽凯听到她这么说,直接说道:“媳妇,我再给你说一遍,他们要是不让你进去,那我到时候扭头就走,去他姥姥的,谁爱伺候谁伺候。”

“别意气用事。”罗希云斥责他,可心里满满的满足感。

夏泽凯说:“我可给你讲,我是说真的。”

“你最真行了吧,别打扰我开车…”罗希云眼睛看着前方,时不时看一下左右方向,最后干脆把车开到了高速最左边的道路上,这样观察好前边和右边就行了。

一路上顺顺利利的,三个多小时以后在齐城北高速路口下车了。

然后开车往紫玉花园方向走,可这条道路过了他们最早住的那个小区。

罗希云问他:“咱那套房子还没处理哪?”

“没哪,你觉得怎么处理好?”夏泽凯问他。

罗希云想了想,说道:“不行卖了得了,说真的,那地方也没啥投资价值,离着咱们那边还远,不方便。”

“那行,回头我给付经理说一声,把他给挂出去,家电家具还要不?”

“你要也行,可你往哪里放啊。”罗希云问他。

这是实话,夫妻俩聊着天的工夫,紫玉花园到了。

车直接开进了地下停车场,在车位上停好后,夏泽凯就自觉的去厨房是推他的静音车去了。

要是没这玩意,一次次的往楼上搬东西,真是费了老劲了,可有这个静音小推车,两趟就搞定了。

他忙活的时候,罗希云把丫头和桐桐给放下来了,给她们说:“你们俩别跑啊,我帮爸爸搬一下东西。”

夏泽凯也不放心,这里可是地下停车场,指不定就从哪里钻出一辆车来,他说:“媳妇,你带她们俩上去吧,别在这里靠着了。”

“没事,我看着她们俩就行。”罗希云还想帮着往下卸从家里拿过来的蔬菜。

夏泽凯瞪了她一眼:“你听不懂我说的话是吧,我都说了我自己在这里弄就行了,你拿一个行李箱,抓紧带她们上去。”

说着话,夏泽凯先拿下一个行李箱来,桐桐一看到这玩意,跑过去抓着行李箱拉杆就往上爬,可她上不去,最后还是罗希云把她抱上去的。

小家伙两条腿夹住行李箱拉杆,一双小手使劲抓住了拉杆:“妈妈,我坐好了,快走吧。”

丫头不乐意了,她嚷嚷着也要坐上去。

罗希云怎么说都不好使,夏泽凯没辙了,他把另一个行李箱也给拿下来,让丫头也坐上去了。

罗希云就这样扶着两个行李箱,带着闺女乘电梯上楼了。

从老家拿回来的东西真不少。

夏泽凯上上下下跑了两趟才算完事。

在家里,把菜分门别类的放好,两只大公鸡也重新装了袋子,贴标签写上‘大公鸡’的字样,放进了冰柜里。

罗希云已经开始做饭了,简单的烧了个汤,吃了饭垫垫肚子。

夏泽凯给她说:“媳妇,我等会儿得去一趟公司,王经理给我招聘了俩专职司机,我过去看一眼,能行的话就留下了。”

罗希云听他说起这回事了,那俩人好像还挺能打的,她心里头明白这是正事:“你去吧,早点定下来,省的以后出去吃个饭连个开车的都没有,还得打车回来。”

夏泽凯笑了笑,走过去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看着罗希云拿一张抽纸擦脸蛋上的口水时,他哈哈大笑着走了。

丫头和桐桐被教坏了,她们俩也嚷嚷着要像爸爸一样亲妈妈一口,罗希云被气得肝疼。

“丫头,桐桐,你们俩再不听话,我可揍你们了。”罗希云吓唬她们,可管事,丫头和桐桐直接跑了。

她说揍,那是真揍。

不像爸爸,就是嘴上吓唬她们两句,实际上从来没真打过她们,姐妹俩别看年纪小,可心里头门清。

……

王业伟都没想到老板今天中午过来了,看到办公桌上固话显示的来电短号,他差点以为看错了:“老板!”

“好,我马上过去。”王业伟放下电话后,拿着上次拍下来的录像去了三楼东头,夏泽凯的办公室。

公司里还有不少人看到了夏泽凯的那辆标志性的宾利慕尚,很多人不清楚为什么,心里忽然间就感觉踏实了,干活也更带劲了。

夏泽凯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王业伟了,看到他过来后,直接招手:“王经理,你快过来。”

“你说的那两个人,我让你调查的事,怎么样了?”夏泽凯问他。

王业伟说:“他们当地派出所开的无犯罪证明,和当地武装部开的服兵役证明都拿来了,另外我安排人根据他们简历上写的地址去询问了一下周边的人,都说他们俩人挺不错的。”

“具体的没再细问。”王业伟并没有过于的夸大自己做的多么好,而是把调查结果一五一十的给说了一遍。

夏泽凯心里头就有数了,他说:“你不是还录了视频,给我看看。”

王业伟赶紧把手里的数码相机给递了过去,找到那两段视频,给夏泽凯看了一遍。

看完了以后,夏泽凯感慨:“中华大地奇人无数,果然是这样。”

王业伟也跟着点头,他不好意思的说道:“老板,我以前的时候还一直以为这种功夫是假的,都是电视上拿出来表演的,我寻思这里边肯定有什么猫腻。”

“可是,那天看完小崔和小王露了两手,我就知道我错的离谱。”王业伟也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夏泽凯寻思,那是你见识少。

“王经理,你把他们俩都给喊过来吧,我见见他们。”夏泽凯说道。

王业伟‘嗯’了一声,直接出去喊人了。

几分钟后,他带着两个年轻人过来了。

夏泽凯看到他们的第一眼时,眼睛就亮了。

那股子精气神是一般人怎么也伪装不出来的,个头不高却站的笔直,身姿挺拔,有种顶天立地的气魄。

眼睛睁着如同老鹰的眼睛一样,时刻充满了斗志,也不知道是不是刚退伍的缘故,身上还洋溢着战斗的气息。

“这特娘的是从哪个部队找来的这么俩人。”夏泽凯心里高兴。

此刻的王义和崔小峰二人心里也有点紧张的看着夏泽凯,就说这个公司,他们就很想留下。

都是普通家庭出来的人,家庭经济条件不允许他们提前享受,他们就得挣钱,这才是普通老百姓家的真实日子。

要不然早就去公安局了,再不济去林业局、环保局等等那些档口讨清闲也好。

可去了没多少钱,光一个好听的名头,有个屁用。

夏泽凯观察了一会儿,这才说道:“你们俩做个自我介绍吧。”

听到夏泽凯说的话,王义下意识的往前一步走,接着抬手敬礼:“报告…”

夏泽凯走了过来,拿住了他的手压下了:“我不是军人,我尊重军人,你不用给我敬礼。”

简简单单的两句话,让王义心里突然多了一些感触。

等他们做完自我介绍后,夏泽凯有问他们:“会开宾利吗?”

二人早从顾佳亮那里听说了老板的座驾是一辆宾利慕尚,这玩意对他们来说不难,除了有些功能不一样,开车都是相通的。

在加上他们俩胆子大,可不是上次那个连开都不敢开的代驾司机。

他们一块点头:“会开。”

“那你们对工资待遇有什么要求吗?”夏泽凯问他们。

旁边的王业伟寻思这就是老板认可了他们。

王义和崔小峰听到夏泽凯的问话,有点纠结,他们俩也不知道说多少合适,但肯定是越多越好。

瞧着他们俩局促的样子,夏泽凯呵呵一笑,扭头给王业伟说:“工资暂定税前一万五吧,其他的福利和公司员工一样就行,等年底了再发奖金。”

王业伟都一一记下来了:“好!”

下一刻,夏泽凯把自己的车钥匙丢给了王业伟,他说:“你带他们俩下去熟悉一下车子。”

刚说到这里,夏泽凯问道:“对了,你们俩现做住哪里?”

王义说道:“我们俩现在还没有定下来,暂时在外边住的小旅馆。”

人妻粗大湿润极品,初次体验黑人巨无霸在线播放

“这样啊,那你们就住的离我家近一点吧,都方便,费用我出。”夏泽凯说道。

家里倒是有房间,可让他们俩住过去肯定不方便。

夏泽凯越发想着抓紧搬到别墅那边去,要是搬过去了,这个问题就解决了,那边就无所谓了。

他说:“我的别墅快弄完了,到时候搬那边去的话,你们也跟着过去。”

王业伟还没出去,听着老板说的话,他心里可羡慕了。

他心里头门清,只要这俩小兄弟不犯浑,那他们俩以后的路子就算是走宽了。

夏泽凯说完了以后,王业伟就带着他们俩下去了。

夏泽凯在他那张老板椅上躺了一会儿,看着办公桌上的三层文件架上那些待审批的文件,他也头疼。

这几天在老家确实清闲了,什么事都不用考虑,白天和父母、爷爷在一块,或者陪丫头和桐桐到处疯,晚上抱着老婆睡觉,多爽呗!

可结束了这段好日子后,该还的迟早得还。

“忙吧!”夏泽凯坐正了身子,拿过一叠文件来,赶紧忙活起来了。

陆槁正在二期施工现场那边忙着,听说老板回来了,他赶紧跑了回来,拿上打印出来的汇总报告,就去找夏泽凯了。

“哎呦,老陆,过来了啊。”夏泽凯抬头和他打了个招呼。

陆槁说:“老板,你可算回来了,我和你对一下咱们公司年会晚会的情况。”

他把手里的报告递给了夏泽凯,说道:“这是咱们的年会流程,你看看要是可以的话,我就安排加急处理了。”

夏泽凯接过来开始翻阅,有年会举办场地,时间,有庆功宴选择的酒店场地,有要邀请的嘉宾,但是嘉宾这一栏都是空着的,得夏泽凯定邀请谁。

还有节目名单,有一半是公司员工自己的节目,然后还有一半是外部请的专业演员。

夏泽凯还在演员名单里看到了几个很熟悉的名字,他挺满意的。

最后就是奖品了。

去年的公司年会晚会,说是抽奖,可到了最后都成了人手一份了。

陆槁觉得今年就不能那么搞了。

但也差不多有五分之一的中奖率了,这个比例不算低。

奖品也根据不同的价值分个一二三和特等奖,很通俗易懂,陆槁还把建议的奖品都写的明明白白的。

夏泽凯看完后,说道:“总体来说还是挺不错的,就照这个弄吧,今年赚了钱了,大家伙也都高高兴兴的。”

“另外再弄个四等奖,剩下没中奖的员工,每人再发一份,就这么着吧。”夏泽凯添了一个。

这一笔漂亮,也显示着夏泽凯的大气。

陆槁心里头给夏泽凯狂点赞,嘴上说道:“我明白了,这就去准备。”

“嗯,邀请嘉宾的名单我稍后再给你,也没多少天了,你多忙活点。”夏泽凯说了一句。

一直在办公室里忙活了半天,公司里常白班的都下班了,那一叠文件也看的差不多了,夏泽凯收拾了他自己的东西,准备回家。

下意识的一摸车钥匙,没找到。

这才想起来他把车钥匙给王业伟,让他带着王义和崔小峰去熟悉车子去了。

也不知道他们俩熟悉的怎么样了。

夏泽凯给王业伟打了个电话,一问才知道就在停车区等着了。

夏泽凯过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就在宾利旁边站着。

王业伟小跑着迎过来,把车钥匙还给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