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抱着手臂嗤笑,“都快要被赶出来了,还带这么多东西过去干什么?”

温眠盯着她,没有理会她这句嘲讽,而是突然问道:“那天晚上,是你做的?”

温柔恶劣一笑,坦然承认了:“是啊,是我故意让人将你灌醉,又把你送到错误的房间。对了,你想不想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闭嘴!”温眠脸色很难看。

温柔就偏要说:“那晚的滋味怎么样啊?说起来那个男人——”

“啪!”

话未说完,一个耳光甩到她脸上!

温柔捂着脸,难以置信,“你竟然敢打我?!”

温眠神色很冷,“我是你姐姐,还不能教育教育你吗?”

她心中几乎气得发抖,她可是她亲姐姐!

温柔怎么就能狠下心这样算计她?!

“眠眠!你在干什么?”温婉来了。

“姐!”看到可以为她撑腰的人,温柔立即两眼含泪,委屈又愤怒地告起状来。

温婉拉下妹妹的手,看一眼她脸上的伤,面色立即就沉下来了。

“眠眠!”她生气地指责,“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为什么要迁怒到小柔身上?”

温眠说:“我打她是因为她犯了错,和你没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你心里清楚,我知道你就是因为阿淮的事心里不痛快!”

“你不想将阿淮让给我,你和我直说好了,我保证以后都不再见他!”

温婉情绪激动,说着就捂住了心脏,接着脸色白得跟纸一样,突然就往后倒了下去。

“姐——!”温柔的尖叫,几乎响彻整个温家。

坐桌上 腿打开h|校花奶好大好爽小依

五分钟后,在众人的簇拥下,温婉幽幽醒了过来。

她目光一扫,就看到站在一边、一看就知道已经被简淑雅骂过的温眠,扯出个虚弱又苦涩的笑容,“妈,这件事和眠眠没关系,是我自己没管理好情绪……”

这话却让简淑雅怒火更盛了,她转身冲着温眠就是响亮的一巴掌!

“妈……?”温眠捂着剧痛的脸,整个人都懵了。

温婉心脏不好,以前就时常晕倒,每一次晕倒,只要她在场,就必定要背锅,这个流程她已经习惯了,所以刚才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想着等简淑雅火气压下去就好了。

却没想到,等来的是一耳光。

“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婉婉她身体不好,你还故意要气她,你就是故意想要她死是不是?!”

“给我出去跪着!婉婉受这么大罪,你凭什么这么好过!什么时候婉婉不难受了,你就可以起来!”

简淑雅怒不可遏。

温眠捂着火辣辣的脸,脑子里嗡嗡作响。“夫人,封二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