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就读于M国皇家学院,但实际身上没有多少钱。

要不然,怎么还要暂住在乔若安的别墅里呢?

他看啊,“暂住”说得好听,其实就是“寄人篱下”吧!

当然,古棠寄宿乔若安的别墅,还是曹璐璐前天晚上去闹,他才知道的。

而且,杜明强不知怎的总有种感觉,那就是——像古棠这样的性格,应该不会厚脸皮向自己爸妈要钱。

那么他在华夏的这段时间里,生活费肯定是靠打工挣钱,要么就是到垃圾桶里捡瓶子卖钱来维持生活。

一万块对于他这种富二代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流浪在海外的古棠的话,能拿得出来吗?

“你放心,那么多人见证,我不会赖账的。”乔若安说。

这话在杜明强听来,“古棠”说得那叫一个狂妄且淡定!

不过,杜明强也觉得“古棠”不会赖。

实话,他还挺希望古棠赖账的,这样他就有理由把这事发到学校的论坛上,然后古棠的名声就在学校里彻底地毁了。

不仅在学校的名声会毁,学校外的名声也会受到影响。

到时候看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多看他一眼。

杜明强说:“好,这个赌我跟你打了。如果我输了,我也拿出一万块。”

乔若安笑了。

她曾说过,赚钱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情,她甚至都用不着拎出她其中一个身份,一万块轻轻松松到手。

乔若安朝着刚才那些嘲讽她的人看去,“你们就不加点彩头玩玩?”

要玩就玩大的,那才够刺激!

顺便挣点外快也不错。

听到“古棠”这么说,周烁阳无语地嘴角抽了抽,心想:好歹你也是就读M国皇家学院的,又是若安的好朋友,还在乎这点钱?

家里每个月给的零花钱怎么也够你生活了吧?

还有你拥有和若安一样的手速,不仅会修理监控器那样的精密仪器,游戏技术也能跟职业电竞选手拼个高下,还被星探挖掘过,随便走在大街上都是能被抢破头的好吧?

在京都,加入这其中一个圈子,所挣到的钱都够这些人羡慕嫉妒恨了!何况古棠还是和乔若安一样优秀的人!

“让我们加注也可以,不过你要说清楚,你准备多长时间弄到江磊的签名?不会是要等到江磊退出娱乐圈的时候吧?”

某人这话倒是提醒杜明强了。

艹!中计了!

杜明强心中暗骂“古棠”不要脸。

怪不得他敢打赌呢,原来他是故意钻这个漏洞,就像刚才那个男人说的那样,没有时限,那古棠就可以一直拖。

就在杜明强心中暗骂的时候,乔若安的声音响起。

“最迟明天。”

什么?!

杜明强愣住了。

开玩笑呢?明天?你当江磊是你家亲戚啊?你想什么时候找他就什么时候找他?

“你要是明天能够得到江磊签名,我就两万!”

乔若安耸了耸肩。

她就说了,赚钱真的很容易,这一下就两万了。

乔若安也是玩心上来了,开口道:“那你再加一万,我再弄张江磊的生活照怎么样?”

杜明强愣了愣,看着“古棠”。

看对方那副这么有把握的样子,有那么一瞬,真的就差点相信了,古棠真的能弄到江磊的生活照。

“哈?哈哈哈——”

杜明强捂着肚子大笑出声,“好!如果你能弄到江磊的生活照,我翻倍,四万!”

乔若安在心中感慨一声:看来她还是谦虚了,她只要两万,人家就出四万。

“我听说江磊进军演艺圈了,被一个大导演相中,最近在拍摄一部仙侠剧,这部剧还是他的处女作。”

乔若安说完,双手环胸,一双灵动凤眸带有几分狡黠地看着杜明强,“要是我能弄到他在剧组里的照片呢?”

“一口价!五万!”

杜明强算是看出来了,古棠就是在吹。

你喜欢吹,喜欢装逼,他给你机会吹,让你装吧,他就等着看你被打脸的那一天!

越想,杜明强越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古棠以后夹着尾巴在华夏灰溜溜的样子了。

五万到手。

懒得琢磨杜明强和其他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反正此时此刻,乔若安的心下挺乐呵的。

乔若安的目光再次落在刚才那些嘲讽她的那些男性们身上,

男奴床边口舌伺候女主人 翁熄止痒婉艳隔壁老李头

“你们确定不加注吗?要是这个男生赢了,条件随你们开。”

这么自信的吗?

男人们和杜明强之前的反应一样,先是一惊,暗想这个长得不男不女的男孩该不会真的认识江磊吧?

后来转念一想,江磊什么身份?他可不是娱乐圈一般的偶像明星!

能来这家五星级饭店吃饭的,大部分都是京都上流,而眼前这个不男不女的,他们都不认识。

所以啊,像江磊那样的人物,这个娘娘腔怎么可能认识?所以多半是对方拉不下来面子,故意装B。

杜明强跟在场的那些男人一样,也是这样想的。

反正古棠迟早要回M国的,再说,输了,其实也不用发愁,他爸妈肯定有钱替儿子还赌债。

“好,我加1000,赌这个不男不女的输!”

“我加2000!!”

“我5000!!”

……

乔若安拿出计算器,一个一个地累加着,很快便累加到了10万。

看着这1字后面的五个零,乔若安再次觉得——钱真心好赚。

周烁阳拉了拉乔若安,“这样真的好吗?”

“你是担心他们都不是学校的人,要账不方便?或者会事后赖账不给钱?”

乔若安拿出手机,点开视频,“刚才我都录像了,所有人都在里面。谁要是不给,我就找谁谈谈。”

周烁阳:“……”

他说的不是这个啊喂!

周烁阳对“古棠”也是无语得没谁了。

“我的意思是,你至于吗?赚这点钱?”

“蚊子再小也是肉。”

乔若安微笑着说道:“赚点外快而已。”

周烁阳给“古棠”抛去一道眼神,叫“他”自己体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