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确实对此功法很感兴趣,嘿嘿。”邹君心想,能平白无故地弄到一部“仙品功法”,也算是自己不枉白来阴间一趟,于是便继续为娘子护法吞雷。此时,随着“仙气塑体”的进行和“灵气灌体”在继续,让钟藜的修为境界仍在一路飙升,三个时辰后便进阶到了元婴中期,六个时辰后进阶到了元婴后期,九个时辰后又进阶到了元婴期大圆满,开始破境进阶了。

“轰隆——轰隆”猛烈无比的“天罚雷劫”骤然降临,尽管其强度几乎堪比“元神雷劫”,但在邹君这个“吞雷专业户”面前依旧是小菜一碟,前后九波“炼神劫雷”很快就被邹君吞噬一空,最后吐出一条被驯服的千丈雷龙来给钟藜洗筋伐髓并凝聚元神,很快便搞定。

毕竟无论是之前“碎丹成婴”时所经历的“三花聚顶”和“五气朝元”,还是后来“碎婴成神”时“三魂七魄”各司其职,而邹君都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经验与“大舅哥”分享,因为“大舅哥”并非“临仙界”的人族修真者,而是来自“三魂界”的“鬼族人修”,从本质上来说是“鬼”而非“人”,所以其在下界修炼进阶的经验未必适合自己的妹妹。但是,有了邹君在一旁提供参考后,问题就简单了。

与此同时,因受天地大道和宇宙法则作用,当钟藜在其兄长钟馗操控下,被“碎婴成神”并主动连通“命运长河”时,其“天魂”来到天界“命运长河”之畔,却未见到所谓“自己前世”,而是见到了“兄长钟馗”,于是诧异道:“见过大哥,多谢大哥关爱。小妹如今得到莫大造化已碎婴成神,正想来这‘命运长河’之畔寻觅自己的‘前世记忆’,为何不见‘前世’身影?还请大哥为小妹解疑释惑。”

“哈哈,小妹有所不知。自从当年愚兄我将咱俩的‘命运’用‘天道法则’绑定在‘命运长河’中之后,你那可怜的‘前世影像’便自我消散了,因为他只是一个生活在战国时期周王畿洛阳城的奴隶人而已,忙忙碌碌辛苦一辈子娶不了媳妇生不了娃,老来靠乞讨过活命苦啊!他感觉自己活着太痛苦便投河自尽,经六道轮回入‘畜生道’化作牛马畜生继续供人奴役,千年后再轮回才投胎‘人道’变你。”

“啊……这……那小妹如今没有了‘前世影像’,是否会影响‘来世’和‘今生’?”钟藜大为紧张道:“大哥一定要帮帮小妹呀!”

“呵呵,我的傻妹子,你如今已修成‘阴神’,若更进一步炼神返虚就能修成‘阳神’,与你那日夜思念的好郎君境界不分上下了,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况且还有大哥在,就算天塌下来了,也有大哥给你顶着,你就乖乖的回去过你的幸福美满小日子得了,嘿嘿。”

“咯咯,那真是太谢谢大哥了!你真是小妹的好哥哥,咯咯。”钟藜的“天魂”俏脸飞霞道:“若小妹能有一位‘大嫂’就好了,烦闷时还能陪我说说话,咯咯。”—————“去去去,小妮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哥的事情何时轮得到小妹操心?你大哥我对女人压根儿就不感兴趣!好了,你以后就不要给大哥找烦恼了,因为孔圣人有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所以,你快回去吧,妹夫等着呢。”

扒开腿挺进湿润的花苞 共妻被粗大狠狠贯穿np

“噗嗤,真的假的?小妹明明听到大哥酒醉时吟诵‘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宛在水中央。’小妹虽不懂诗经,但也知此乃歌颂男女思念之情。所以,大哥心中还是想着那个‘大嫂’的,咯咯。”钟藜见兄长面露尴尬,便继续补充道:“若大哥真的对女人不感兴趣,那为何要在府邸大厅上挂上《侍女箴图》和《敦煌飞天》呢?明明就是在想女人的好,却因为口拙怕羞而已?咯咯。”

“不许说了,赶紧回去!还在大哥面前谈女人?小心大哥给你吃个爆栗,让你记住小时候不听话的滋味!哼,真是岂有此理?”话音一落,钟馗的“影像”便一挥手就发出一道法则之力,将钟藜的“天魂”送回到了下界“真如”中。当钟藜魂归附体,兄妹俩便开始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说话,让邹君看得不明所以,正想开口询问之际,忽然发现之前用来“塑体”的那瓶“仙气”刚好用光,于是赶紧提醒。

“敢问兄长,这瓶‘仙气’又该如何‘塑体’?”————“呃……哦,不好意思。那啥……?”钟馗移开眼神后,瞅了瞅手中的空瓶,再瞅了瞅眼前的妹妹,于是一咬牙便道:“常言道:‘女大不中留。’如今在你离开大哥之际,还是让大哥来帮你完成最后一瓶‘仙气塑体’吧,到时,你就跟妹夫一起在阳间好好生活,多生娃娃,每到‘中元节’就记得给大哥我多烧点纸钱就行,毕竟大哥是阴差。”

“大哥,我……小妹我不是有意的。还请大哥原谅小妹的不是吧?”————“去去去,不许再提女人!”钟馗面露尴尬,虎着脸。

“咯咯,那好吧,希望小妹走后,大哥能好好照顾自己,别在动不动就喝醉酒后吟诵《诗经》了。”————“知道了,话忒多!”

就这样,在邹君的见证下,天师钟馗继续用最后一瓶“仙气”来给自己的小妹“塑体”,并依旧重复着之前的过程。然而,这时与其说是“塑体”,不如说是“灌体”,因为随着钟藜“碎婴成神”并“踏足长生”之后,其在兄长钟馗操控下,全力运转功法时,所引发的灵气漩涡已扩大到方圆万里之广,并由于之前的工作做的很到位,因此无论是“氤氲仙气”还是“海量灵气”,都狂涌而来,强行倒灌。

若是普通“化神真尊”被这“海啸”般天地元气疯狂灌体,恐怕不到一个时辰就会破体而亡。然而在上界法则之力掌控下,无论“仙气”还是“灵气”,在进入钟藜体内后,都会沿着《瑜伽圣体功》的运行路线,做“大周天”的飞速运行着,一遍又一遍地游走过全身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周天穴位,最后化作海量“内真元”,经过全身“法脉”和“灵窍”分流之后,分别贮藏在“血海”与“气海”中。

在这种高强度的“天地元气”灌体之下,钟藜的修为境界再次直线飙升,三个时辰后便进阶到了元神中期境界,六个时辰后便进阶到了元神后期境界,等到第十个时辰时,其修为境界终于达到了“元神期大圆满”。此时,九具“阴神”纷纷飞出体外,或翩翩起舞,或吹吹拉弹唱,或盘膝打坐,或趴伏酣睡……总之,三魂七魄所对应的所有“分神”都在其中,此外,还有“真如”及其对应的“身影”也在。

九具“阴神”非常期盼进阶为“阳神”,却又害怕被“命魂之火”灼烧炼化,所以迟迟不动,却最终熬不过其幕后“操控者”——天师钟馗。因此,在钟藜“炼神返虚”之际,那“天罚雷劫”降临了。但是,作为渡劫者的丈夫,邹君有义务“挡劫”,于是便敞开肚皮吞噬漫天劫雷,将无数万丈雷龙、千丈雷蛇、百丈雷矛、十丈电戈……一波接一波的全部吞下炼化,直到连吞九波劫雷之后,终于完事了。

不过,在吞噬完所有的“炼虚琉璃劫”之后,邹君便习惯性地与“大舅哥”互相点头示意,于是张口一吐,便将一条身长万丈已被驯服的五彩缤纷且半透明雷龙吐出来,令其直奔正被海量“天气元气”疯狂灌体的钟藜而去,让万丈雷龙帮其洗筋伐髓并淬炼元神,使之平安无事地进阶到了“炼虚一重天”境界。此时,瓶中“仙气”只用了三分之一而已,剩下的“仙气”完全足够钟藜再提升两个小境界了。

于是,在其兄长钟馗操控下,钟藜体内的真元、法力在钟馗强大无匹的精神力操控下,沿着《瑜伽圣体功》的功法路线飞速运转,顿时引起方圆百万里区域内的天地元气剧烈波动,迅速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灵气漩涡,继续朝着漩涡中心处的钟藜身体上疯狂灌注,仿佛都在涌入个无底洞一般,推动着钟藜的修为境界迅速攀升,每隔一个时辰便进阶一个小境界,直至进阶到“炼虚三重天”后,仙气耗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