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用手里的技术和专利,就能占新研发中心一半的股份。

最后就是,通过李明翰晖光能尽快的成为,国际大厂的零部件供应商。这点非常的重要,也是晖光方面最看重的事情。

要知道真是成为著名企业的供应商后,不仅有长期稳定的利润保证,在以后和其它企业的业务谈判中,这也会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

这不仅能证明企业的实力,而且有着非常大的广告作用,对提升企业的议价权,有着巨大的帮助。

王鹏带着人先回粤省了,年后李老板会派人去做尽职调查,然后再谈入股的事情。不过既然双方都有强烈合作的意愿,到时候顶多就是在估值上扯扯皮。

乘着webzen公司的代表没到,李老板抽空上楼安慰了一下姚助理。下来的时候、小马和一群公子们,都等着翰哥吃午饭呢。

中午吃饭正好计宏博和李峰不在,李明翰喊上了老大哥瞿建中,介绍给大家认识,加上乘务员同志刚好一桌。

小马和公子们下午的航班都要回去,李老板一会要和韩国人谈判,就不送大家了。正好李强也跟他们一起去机场回山城,就算代表翰哥送行了。

周涛今天还不能走,跟韩国人的谈判、做为星海的ceo需要参加。

公司今天下午开始,一些不重要的部门就放假了。年会已经开过、包括年终奖都已经揣在了员工们的兜里。

这次的年终奖,星海没有按工资的级别,拉开太大的差距。

以山城最低的普通客服人员为例,每人最少都能拿到税后一万元人民币的红包,奖励分三等、最高的一万五千元。

周涛、朴瓘镐他们都是一万五,被评为优秀员工的,也可以拿到一万五的奖励。

星海客服的基本工资,大概在月薪八百元左右,加上一些补助和加班工资,大部分客服的收入不会超过一千三。

但是五险一金、星海会按百分之十二的,最高标准给她们缴纳。

上班期间在公司的餐饮,等于都是免费的,每个月三百元的餐费,绝大部分员工都用不完。

可以省下来在公司的小超市里,购买一些生活用品,这也是大多数员工,特别是女员工的选择。

而且夜班人员的宵夜,包括下班后的早餐,都是免费的、不需要刷自己的餐卡。

可以说这种待遇在山城,不说是绝无仅有、也是凤毛麟角。

星海的员工数量比较多,主要是光客服中心现在就有近四百人,目前搬到徽都总部的技术人员只有不到二百位,但是他们的岗级更高。

星海今年发了巨额的年终奖,隔壁支付宝的员工是非常的羡慕的。

但是今年支付宝的利润,肯定不能和星海比,估计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也比不了。

李律师和老板商量,反正公司今年是盈利的,就把账上的一部分利润拿出来奖励员工。

两家公司现在一栋楼办公,特别是基层员工,差距太大的话会影响工作效率。

支付宝在册的正式员工大概三百出头,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钱,这次光是捐赠都掏了一千万了,李老板大笔一挥,按星海的九折办理。

不仅如此,星海山城分公司这次也给所在地,山城北区人民们,捐赠了二百万元人民币。

山城好歹是公子们的根据地,也是李老板的第二故乡,为家乡人民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

送走了小马和公子们,webzen公司的代表也到了,让他们去房间稍做休息后,双方很快进入了正式的会谈。

明显的这次双方对合作的态度,跟上次周涛去韩国的时候不一样了。

在李明翰看来韩国人既然这么快的能赶来,合作的意愿肯定是强烈的。

在webzen公司总裁金老板看来,今天星海特意派了三辆新奥迪,长途奔袭三百多公里、去魔都接机,证明李老板对这次合作,是很重视的、很有诚意的。

双方带着这样的态度,会谈的气氛很融洽。韩国人最看重的价格,李老板给予了满足,李老板最担心的幺蛾子,韩国人最起码在字面上给予了保证。

最终的协议是,星海出资六百万美元,买断webzen公司拥有百分之百全球版权的奇迹mu游戏,以及后续开发产品的,中国地区永久代理权。

星海和webzen公司共同成立星光游戏娱乐公司,双方占股比例为九比一,星海负责奇迹mu游戏在中国的推广、运营,webzen公司负责游戏的技术维护、升级。

奇迹mu会和韩国市场同步更新升级,webzen有责任帮助星海,培养自己的技术人员。

做为培养国内技术人员的回报、webzen公司同时享有参与星海股权池的激励资格。和前面负责传奇维护升级的朴总监一样,能给李老板挣钱的人,李明翰也不在意给大家发糖果。

之所以双方能这么快的达成协议,星海方面肯定是李明翰有开挂的远见。

韩国方面的原因主要有两点,一个是来自朴瓘镐团队反馈的信息。

几乎所有的成员都对星海的待遇赞不绝口,表示李明翰是一个守信用,而且很大方的老板。

再一点就是这次国内,支付宝和育碧的支付渠道大战,现在虽然还没有分出胜负,但是webzen认为育碧坚持不了多久。

两种支付方式的成本相差太大了,百分之十是支付宝给出的“售价”,而育碧的成本都很难控制在百分之十以内,这怎么斗?

电子支付的习惯是需要培养市场的,就算育碧三个月内能开发出电子支付,可是市场已经基本被支付宝占领了,玩家一时半会未必认可新的电子支付商。

可以这么说,当支付宝一步就把扣点,从百分之三十五拉到百分之十,挑起战争的时候,育碧就注定了失败。

晚上李老板在酒店宴请了金总裁一行,酒桌上朴总监也参加了,明天他会和金总裁一趟航班回韩国过春节。

桌上、李明翰又接到一个电话。

波尔·弗舍尔跟老板汇报,跟奔驰的谈判不是很顺利。对方的要价比较苛刻,除非劳伦士做出重大的让利,否则短时间内双方很难达成协议。

本来李明翰是准备把劳伦士-巴顿的销售权挂靠给奔驰的,指望劳伦士自己重新搭建销售渠道,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

别说全球的市场,就李老板看中的国内、西亚、和美国市场,都不是目前的劳伦士能承担起的。奔驰现在觉得,以现在劳伦士的定价,这注定是一个小众的市场。

自己的g系列一年全球的销量才多少?一辆劳伦士-巴顿几乎能买三辆g500,定制的五百台g55的底盘,劳伦士要是五年能消化完,他们都认为李明翰是成功的。

至于售后奔驰没办法推辞,本身就是奔驰授权的改装厂。这次又是特别定制的底盘、发动机、变速箱,这点在以前的合同里就体现了,反正售后的利润也不会低。

“行,情况我知道了,等我回厂里再说吧。。”

本来这两天都是好消息,李明翰准备过一个开心的年的,看来奔驰是存心给李老板添堵。

也是、你一个奥迪的设计师,又和大众打的那么火热,奔驰凭啥给你面子?凭你上个月奥迪a8的销量,把s级从第一的宝座上拉了下来!

水润紧致销魂低吟,把麻麻弄怀孕生子小说

计宏博和李峰忙碌了一天,事情已经办好了。

表弟跟大表哥说,这次家里能凑六十万出来。李老板有些诧异,二叔这么有钱了?去年自己才提醒的他,别犯错误了!

后面一了解,李峰准备把自己的小批发部转手,连那辆面包车、估计能有个十万不到。家里两套房子能贷个三十万出来,女朋友红梅那里答应了给凑二十万。

前世李峰并没有跟这个红梅结婚,李明翰也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影响,表弟以后婚姻的选择。不过既然二叔这里能凑六十万,李明翰准备再借给表弟一百万,凑齐二十万美元。

“你这几天联系大军吧,就跟他说你这里有二十万美元,不够的我给你想想办法。明天公司就放假了,家里要是不忙的话,没事抽空去转转,主要注意一下各方面的安全隐患。”

交代完表弟,李老板又有重要的事情,安排给计宏博了。

“本来说,春节后你就跟着我去德国的,现在看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办,国内还暂时离不开你。”

李老板跟计宏博大概介绍了一下,和晖光合作的事情。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计宏博负责联系的,具体的情况他比较清楚,再一个佛市离鹏城也不远,事情交给他比较方便。

“行,我过年回去就开始办这件事。”

“也不用这么急,该休息也要休息。就算你不休息,人家王老板也要过年啊。

去年四月份就跟着我了吧,在鹏城的时间也不多,回去好好陪一下女朋友。

这件事办好后、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我在德国买了一家,奔驰授权的改装厂,这件事你知道的。现在新款的改装车劳伦士-巴顿,这次就会在京城车展上亮相。

但是目前劳伦士没有自己的销售渠道,四月份以前你需要在京城和徽都,各筹备一家劳伦士的4s店,去京城的时候顺便把办事处也建起来。

4s店未必要开天设计出资,可以联系一下国内大一点的汽车销售集团,授权给他们或者开天参股都可以。

徽都和京城都按旗舰店的标准来,劳伦士的档次、可以参考劳斯莱斯或者宾利。

短期内国内就这两家店,如果销售能达到预期,以后山城会负责西部市场,花都会做为南面市场的选址城市。

人手方面、办公室的人手不够的话,你可以直接找翰明或者周总,公司的律师团队里,你自己去挑选合适的人选。

这个是第一阶段的安排,后面西亚包括北美市场,是下一个阶段的事情。

你跟着我也快一年了,这次我想把这件事交给你完全负责,希望你能给我一份完美的答卷。”

劳伦士-巴顿美国或西亚的定价是,三十五万美元起售,国内的售价是、五百万至六百八十八万人民币。

这款车李明翰就是为中国和西亚市场打造的,估计在北美也会有些销量,他就没想投放欧洲市场。就欧洲那遍地古老的小巷道,也不太适合这么大的车。

“谢谢董事长,我一定把事情办好,不会让您失望的。”计宏博心里一阵激动,自己这是被委以重任,开始要独当一面了。

“四月份就是京城车展,你的时间很紧迫,我希望到时候在京城,能看到劳伦士的新店。哦、这回投资你认购了多少啊?”

“我上次买房子,还在公司借的二十万,房子也是贷款的。回去找刘大林他们凑凑的话、估计一万美元吧。”

“别凑了,省得到处欠人情,我让飞天借给你十万美元吧。”计宏博是属于跟李明翰比较迟的,经济条件上也是最差的。

既然都让他进了圈子,现在又让他开始独当一面,待遇上肯定不能和大家差太多。以后李明翰不在国内的时候,他也会是一个主要连接的纽带。

他的关系是支付宝董事长办公室的主任,星海这几年的红利也分享不到,李老板只能在其他方面给一些补偿。

不然一个圈子里,其他人恨不得都能买的起私人飞机了,这位还需要为房贷费神。

那肯定会产生消极的因素,既不符合安定团结,又容易埋下隐患,李老板可不想埋个炸弹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