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的,秦良玉才走上了领兵打仗的道路。

凭着不断打胜仗积累的军功,打出的名声,在马祥麟成年接掌石柱土司事务之后,她依旧还要领兵打仗。

但是,从始至终,她始终是领着土兵打仗,而不是朝廷分封她做了某地的武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良玉其实还是在朝廷文武官员体系之外的。

而如今,崇祯皇帝要封一个女人为政通司的副使,从三品文官。这在大明朝是从未有过的,也因此,才会让田贵妃和陈圆圆等人都非常地意外。

此时,崇祯皇帝有了决定之后,便吩咐陈圆圆道:“这些天,卿先留在宫内继续做好这些事情。过几日,便出发前去凤阳府那边。等回来,朕再赏赐一套宫外的宅子给卿。眼下,先随朕前去文华殿议事!”

陈圆圆听得又是很惊讶,让自己去文华殿议事?

下意识地,她就有点露怯了。

田贵妃看到,便立刻笑着鼓励她道:“去吧,你可是代表了我们女人的,别让人看扁了,有陛下给你撑腰的,怕啥!”

她这个话,说得陈圆圆的脸一红。不过她其实也算是经历过很多场面的人。想想看,在皇帝、贵妃面前都很经常了,那些官员面前又如何?

这么想着,她便看着田贵妃,用力点点头说道:“奴…微臣遵命!”

……………

文华殿内,奉旨而来的一众朝堂上的大佬,都在等着皇帝驾到。

他们以为,崇祯皇帝召集他们议事,是因为修改《大明律》的事情。

这都已经两个月了吧,还没有完成初稿,皇帝已经过问几次了,这一次,说不定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但是,如今修改这《大明律》,几乎每一条都涉及到各方面的利益,一旦定下来,以后都是要遵照执行的,非同儿戏。虽然他们也想快点完成,但是争执之下,肯定是要有统一的意见才可以。

如果说,有张居正那样大权在握的首辅,那基本上是一言堂,首辅说了算,不可能有多少争论,也就能很快定稿。

可如今的朝堂上,就没有像张居正这样一言九鼎的人物。真要有,那只能是皇帝。

不管是首辅,还是吏部尚书,又或者是礼部尚书等等,谁都压服不了谁,包括都察院这边,也是一样。

之所以会这样,也是因为当今皇帝变得英明神武起来,平衡了朝堂上的权力。

因此,在崇祯皇帝没有拍板的情况下,各方面的争论需要时间,就不可避免了。

此时,他们又一个个想着自己的观点,准备在皇帝问起的时候,陈述己见,能说服皇帝的话,就是赢家。

崇祯皇帝也没让他们等多久,很快就到了。身边跟着的陈圆圆,也没人在意。毕竟皇帝身边,有宫女跟着,本身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他们见礼之后,崇祯皇帝也不想废话,就直接说道:“凤阳总督马士英的奏章,你们已经看过了吧?朕以为,马卿做得很好。”

这是不问臣子意见,直接就定性了。

首辅贺逢圣等人一听,原来皇帝不是问《大明律》的事情,而是整顿地方的事情。

这个整顿地方的事情,在北方已经在做了。包括孙传庭那边,也一直在做的。

如今,崇祯皇帝说马士英干得不错,那就干得不错好了。他们关注的重点,还是在修改《大明律》方面。

于是,他们就跟着附和了一句,纷纷发表意见,觉得马士英干得确实还可以,毕竟又没有闹出民变。

并且,凤阳府那边的乡绅,如今也没有托人托到他们跟前来反对这个事情。

事实上,就算有人真有这样的能量,托到他们的跟前,他们也没有办法的。

如今的皇帝可不是崇祯十五年之前的皇帝了,那个时候,对手就是同僚,纠结一帮子人,如果都能斗赢的话,那就能说了算。皇帝吗,差不多就是傀儡,忽悠一下就成了。

而这个时候,当今皇帝在太祖皇帝显灵之后,英明神武,那些为了一己之私在朝堂上弄权的,基本上都被抄家了。甚至都有过,全部衙门停摆的事情发生。

还有,当今皇帝不当整顿了锦衣卫和东厂,甚至还额外增加了一个西厂。谁这个时候要是为了钱财去帮地方乡绅说话,指不定回头就落个抄家下场!

在这样的背景下,在场的这些大佬没有反对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对于他们的反应,崇祯皇帝早就心中有数,知道这个肯定是没问题的。

于是,他就又接着说道:“马卿能顺利做事,朕觉得阮大铖做得不错,把朝廷的国策宣传得很好。因此,他有足够能力担任政通使的事情!”

这话的意思,就是崇祯皇帝要任命阮大铖为政通使的意思了。

都察院左都御史黄宗周一听,脸色一变,立刻咳嗽一声,跨步出列奏道:“陛下,阮大铖乃是魏逆一案重犯,不可用之!”

之前阮大铖千方百计想着,运作着想要重新当官,他就是主要的阻拦者之一。如今听到崇祯皇帝的意思,自然是又站出来阻拦了。

崇祯皇帝就知道有人会反对,因此,表情有点不好看,盯着黄宗周说道:“人无完人,卿不知么?过去有罪,不代表现在有罪!罪行深重的,该杀杀,该抄家抄家,按律法办便是!如今他有才能,能为国出力,替朕分忧,朕就起复他,不是很正常么?”

其他人听了,立刻便不说话了。

她的紧致包裹让他销魂(下面喷蜜汁)最新章节列表

如今可不比以前,皇上心里明镜一样,不是用大道理就能劝皇帝改变主意的。

用谁为官,谁不能为官,决定权就掌握在皇帝手中。当臣子的,最多是建议而已。

如今皇帝明显是决定了,你还要上,这不,皇帝的脸色不就不好看了!

你黄宗周是清流,你盯着,真棒!

基于这么个想法,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当了个泥菩萨。

黄宗周听到崇祯皇帝的话,还是要杠,但是一时之间,他却不知道该怎么杠好了。

因为他本人其实也已经被崇祯皇帝重罚过的,如今又被起复了。当然了,他认为他是冤枉的,是皇帝听信了奸臣谗言,阮大铖怎么能和他比。

崇祯皇帝看他的样子,索性就直说道:“朕刚才说了,他能胜任政通使,朕便让他担任政通使。一如朕认为卿能当好左都御史,就让卿担任左都御史!有问题么?”

听到这话,黄宗周便急了,脱口而出道:“此人人品恶劣,陛下用之,他人以为榜样,皆不修德,则道德败坏,人心不古也!”

言外之意,就是皇帝一定要用阮大铖的话,其他人都学他,会带坏风气,世风败坏的。

崇祯皇帝听了,便问他道:“阮大铖当官没几年吧,这天下大乱和他有关?朕要的是天下太平,大明中兴!只要有人能做事,能帮朕做到朕要做的事情,朕便用之。如若他私德有亏,损及公事,你都察院是干什么吃的?”

“……”黄宗周一听,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他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来,崇祯皇帝这是下定决心要用阮大铖,不是他能阻止的了。如果有意见的话,可以盯着阮大铖。

这么想着,他转头看看其他人,发现其他人都在当泥菩萨,不由得心中也是来气,便也不管了。

如果要是以往,他估计会不屑和阮大铖同朝为官,你崇祯皇帝要用阮大铖,那他就走人,以此来抗争。

但是,自从这次他被起复之后,当这个左都御史没有以前那么累,当得还舒心,并且看着一团乱的朝局已经稳住,并且在逐渐好转。如今更是北方稳定,有天下大治的征兆了。

还有,如今还是在重修《大明律》的关键时候,每一条都要争辩。要是这个时候离开朝堂,绝对会有很多憾事。

这么想着,黄道周便退回了队列。心中打定主意,回头就盯着阮大铖,要是犯错就立刻弹劾。

看到他退回去了,崇祯皇帝心中还稍微有点意外。

本来的话,他以为有很多人会反对的。因此,他都已经有打算,如果底下这些臣子太多反对的话,他就直接下中旨,封阮大铖为政通使的。

相信以阮大铖的当官心切,也绝对不会不接旨。

而如今,不用中旨的形式来任命阮大铖,那就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