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了拉窗帘前她还刻意的往外面看了看。

等这一切都做好以后,陈佳雪打开炕柜,把手伸到最里面揭开垫着的报纸从下面抽出几张平平整整的钱币来。

之后她又从里兜里拿出今天领到的所有钱,仔细的数了起来,这个过程小姑娘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

“二十一块五毛三,我留下一块五毛三就好了,剩下的二十块都给寄给妈妈。”

陈佳雪双手捧着钱放在心口上轻声说道。

这些钱是她一年省吃俭用攒下的,就这还是多亏了队上有缝手套的活。

开始的时候程佳雪也不太会缝,学的时候手指上没少扎针眼。

后来她在秀芝姐的帮助下,越来越熟练,像这次缝手套的活多,当然了这也有她办冬学时候得的奖励多的原因。

所以她这次可是整整挣了七块钱,要不然也攒不下这么多钱。

陈佳雪想到远在城市的母亲和父亲不由得有些唏嘘。

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爸爸的身体好些没有,妈妈的头发是不是白的更多了,还有就是过年他们能吃上饺子吗?

想到这里,陈佳雪下地从碗柜里拿出了一个小面口袋,这里装的是她这两个月剩下的白面,整整十斤呢。

她听说城里可以拿白面换粮票,这样就能把粮票和钱都寄给城里的父母了。

可程佳雪年纪不大,生活经历也没多少,从来牧场以来为了省钱就没去过几次城里。

她光是听说能换粮票,可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换,去哪换。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攒的细粮,别人她也不敢相信啊!

“哎!这个到底要怎么换啊!”陈佳雪叹了口气,抱着这袋粮食嘀咕了一句。

不过这个时候陈佳雪脑中不由想到了许灵均和秀芝两口子,脸上又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今天晚上许灵均回来的有点晚,差不多七点半了他才从厂部那边回来。

原因就是厂部有人结婚,当然是邀请他这个婚宴大厨出手了。

所以许灵均回来的时候左手提着一个饭盒,里面是一个大猪蹄子,右手是三斤白面,怀里还有一包烟。

这家不算小气也不算大气,中规中矩,之所以能给他三斤白面是因为许灵均怕回来的太晚就没在那家吃饭。

“老许你回来了,是不是没吃饭呢!”秀芝看到回来的许灵均赶紧给他拍了拍身上的雪。

他们这又下雪了,前些日子就下了一场大雪,这才刚过几天天上又飘起了雪花。

这也是为啥许灵均只是做好了婚宴就急着回家的原因。

“没呢,我怕雪下大了就急着回来了。”

许灵均把帽子脱了,头上马上冒起了热气,他骑着闪电是一路小跑,身上都冒汗了。

“我猜也是,我给你下点面吃吧,又快又暖和。”秀芝接过面和饭盒说道。

“嗯,这个好,放两个蛋,多放点葱花。”

许灵均把羊皮套装脱了就上了炕,坐到这暖暖的炕上就是舒服啊!

“行,我先给你把猪蹄子热了,先伺候你喝点酒。”

秀芝翻了个白眼,她这小长工就是个受苦的命。

“嘿嘿,这个好,来清清,坐爸爸怀里,一会跟爸爸喝点酒。”

许灵均这一会身上也热乎了一些,这才把炕上玩耍的清清抱了起来,逗弄起孩子来。

原主和许灵均都是城市人,他们习惯还是称为爸爸而不是爹。

“老许,你可不能再拿筷子给清清沾酒了,上次我没注意,弄得孩子脸红了一晚上。”

秀芝一听许灵均说要清清和他一块喝酒就急了,赶紧嘱咐了一句。

“嘿嘿~知道了,知道了。”

许灵均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了,赶紧保证道。

他上次喝酒的时候看到清清小嘴张的咿咿呀呀的,就很恶趣味的拿筷子沾了点酒让清清舔了舔。

没想到这小子吧唧的嘴还挺香,于是他就多沾了几次。

结果就是这小家伙脸红了一晚上,秀芝都急坏了还以为孩子病了,不断地让许灵均给看看。

许灵均没办法最后只好老实交代,这不现在又被秀芝给埋怨了一番。

一盘碎咸菜,一个煮的烂糊的猪蹄子,一小盘花生米,最后就是一碗热水,里面放着一个小酒壶。

这小日子没得说了,外面飘着雪,屋里烧着热炕,这小烧酒一喝,小菜一吃,真的是美得很啊!

“许哥,秀芝姐~”

许灵均正喝着带劲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一听声音就知道是陈佳雪这个小姑娘。

“佳雪,快进屋。”秀芝赶忙拍了拍手上的面打开门招呼陈佳雪进来。

陈佳雪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浓郁的香味,视线也不由得被炕桌上的猪蹄子吸引了,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佳雪,快坐,你许哥今天去厂部给人做婚宴,吃的晚了些,正好我要煮面条,你也吃点。”秀芝赶忙客气了一句。

“不用了,不用了秀芝姐,我吃过了,吃过了。”

陈佳雪赶忙摆手,同时还用极强的毅力不让自己看小炕桌上的猪蹄子。

她是真不知道许灵均去给人做饭去了,还有这时间也是她特意选的。

现在是冬天,人们吃饭也早一点,所以陈佳雪想着避开对方吃饭的时间。

数学老师的大屁股好爽,短篇超级y荡女高中生h

“佳雪,你这拿的是?”许灵均可没注意到这些,而是注意到小姑娘手中的粮食袋。

“哦,许哥,我有点事想找你帮忙。”陈佳雪想到正事赶忙说道。

“佳雪,啥事,你说。”

许灵均和秀芝都挺好奇是啥事,所以两人一个放下筷子,一个也不急着和面了,都看向了她。

“许哥,是这样的,我听说城里能拿粮食换粮票,就想着把这点面给换了,再给家里寄点钱。”

“这样也能让家里过个好年,可我不知道该咋换,所以想请许哥帮帮忙。”

陈佳雪把事情说了一下,她在七队最信任的就是许灵均和秀芝了。

她第一天来七队,就是许灵均两口子给她做的面,她就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这和许灵均原主的经历一样,当年董大爷和董大娘给他的那碗面一直都是他最深刻的记忆。

“佳雪,这事交给许哥了,明天正好我也去城里,我给你换就行。”

许灵均赶忙答应下来,这种换粮票的事情还真有,不过陈佳雪换的可是全国粮票,这个票可不好换,而黑市~

算了,反正他手里有票,到时候他找借口补差价再给陈佳雪弄一斤肉票,算是他的一点心意吧!

“太好了,许哥,我正愁着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别人我又信不过,呃~”陈佳雪太高兴了,一下把心里话都说了。

不过她这话一出,许灵均和秀芝心里不由得揪了一下。

是啊!他们两口子都算是外地的,这种感觉他们很明白。

“佳雪,你帮你秀芝姐做点面,正好她也饿了,你陪她吃点。”

许灵均看着那袋白面,想到这是陈佳雪从自己口粮里一点点省出来的,就生出了怜悯之心,递给秀芝一个眼色说道。

“不用,不用,我帮忙就行,我吃了饭过来的。”陈佳雪赶忙拒绝道。

“哎呀,走吧佳雪,我这也饿了,先帮我做面,一会儿陪我吃点。”

秀芝一下就明白许灵均的意思,一把拉过摆着手倒退着的陈佳雪,两人一起做起了面条。

三大碗面条,许灵均碗里的当然是最多的,程佳雪的也不少,秀芝的则是汤多面少,她晚上是真吃了。

当然每个碗上还有一个荷包蛋。

“吃啊佳雪,给你来块猪蹄子,这可是你许哥的拿手菜。”秀芝给陈佳雪夹了一大块猪蹄子说道。

“趁热吃,要不一会不好吃了。”许灵均也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