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着火堆取暖的楚阳和赵兰芝不知何时皆已睡着。

突然,熟睡的楚阳似是感受到了什么,耳朵动了动,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他看了一眼熟睡的赵兰芝,起身来到寺庙门口,透过门缝儿向外看去。

远处树林里,有着数道微弱的光,透过雨幕依稀可以看到有五道人影在树林中搜寻,令得楚阳皱起了眉头,眼中似有寒光闪耀。

他打开寺庙破败的大门,走出寺庙,悄无声息地融入到雨幕中,消失无踪。

树林里,五名身着黑色雨衣的男子一边打着手电筒仔细搜寻,一边忍不住吐槽。

“搞什么啊?大半夜让我们出来搜山,会长大人也真是的,那群江州来的家伙很吊吗?竟然听从他们的话出动我们商会所有成员冒着倾盆大雨前来搜山……”

“嘘,你特么小点声,不想活了吗?我告诉你,那群家伙来头甚大,哪怕是我们会长也都得罪不起。”

“不是吧?他们有那么厉害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当然,江州钱家你们知道吧?那可是千年豪门,江州三省当之无愧的霸主……找我们会长帮忙的那群人便是来自江州钱家。”

有知道内幕的人在此刻开口说道。

“嘶!他们竟然来自江州钱家?”

听闻他的话,众人皆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钱家可是江州三省的顶级豪门,存在已有千年之久,他们权势滔天,财富无双,门徒无数,可谓是名声在外。

“那是!这次他们能找咱们商会帮忙,完全是因为看得起咱们商会!而且据说咱们会长跟他们达成了协议,只要帮他们找到想找的人,他们就帮咱们灭掉四海商会,到那时候咱们商会将称霸天海市,成为当之无愧的龙头……”

躲在树上的楚阳听得他们的谈话,眉头不着痕迹一皱。

他到底是有些低估了江州钱家的能量,没想到他们竟然连虎狼商会都能够使唤。

“快看,前面有个寺庙,说不定在那里会有什么发现!”

就在此时,惊喜的声音响起,那五名虎狼商会成员发现了寺庙位置,正准备前去查看。

“唰!”

见状,楚阳眼中寒光一闪,四枚银针猛地从他的手中爆射而出,将四名虎狼商会的脑袋洞穿,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至于剩下那一个人是楚阳故意留下来的,他要从他的口中知道关于外界的具体消息。

“什么人?”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得那人脸色大变,握着手中的砍刀,惊恐地看着四周。

楚阳不再隐藏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目光冰冷地看着他。

“告诉我,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出动了多少人?”

那人没有回答道,而是眼中杀机闪耀,抡起砍刀对着楚阳劈了过来。

“哼!”

楚阳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身形一侧,躲开他的攻击,手掌探出,将他的手腕抓住,然后猛地用力。

“啊……”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那人的手腕被扳断,跪在了楚阳面前。

他手中的砍刀亦是落入楚阳手中,被他架在了脖子上。

“大……大哥,别……别杀我,我……我什么都说……”

看着脖子上架着的刀,那人神色惊恐,颤抖地开口。

五分钟后,他将所知道的消息一股脑地告诉了楚阳,令得他眉头紧皱。

他没有想到整个虎狼商会全员出动,封锁了整座山,展开了地毯式的搜寻。

“大……大哥,该说的,不该说的,我都说了,您就发发慈悲饶了我吧?”

看着楚阳皱眉,那人心头一跳,低声哀求道。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夺命的一刀。

随后,楚阳没有任何停留,转身走回寺庙中。

甚至,他连处理一下尸体和痕迹的心思都没有。

如果不是因为现在大雨倾盆,赵兰芝在睡觉,他真想杀出去将外面的所有人都干掉。

夜里又来了几批搜寻踪迹的虎狼商会成员,而无一例外,他们全部被楚阳给干掉了。

翌日,清晨。

下了整整一晚的暴雨终于停了下来。

天空放晴,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芳香。

赵兰芝从睡梦中悠悠醒来,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不知道是昨晚一路奔波太过疲倦的缘故还是经过楚阳银针治疗的缘故,她睡得出奇的安稳。

她绝美的脸颊上看不到丝毫的疲惫,反而显得容光焕发,肌肤胜雪,细腻柔滑,充满着青春的活力。

她目光巡视四周,并没有发现楚阳的身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沙沙沙……”

正当她四处寻找楚阳的身影时,沙沙的脚步声从寺外传来,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循声看去,发现楚阳手里提着两条鱼从外面走了回去。

“你醒了?”

楚阳淡然一笑,走进寺庙,熟练地将鱼串好架在火堆上烤了起来。

很快,寺庙内便弥漫起了烤鱼的芳香。

楚阳撒好调料,将一条烤得酥脆金黄的烤鱼递到赵兰芝的跟前。

“谢谢……”

赵兰芝接过烤鱼,犹豫了一下向楚阳道了声谢。

“你突然这么客气,倒是让我有一时半会儿适应不过来。”

闻言,楚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笑着开口。

“怎么,难道非得让我凶你不成?”

赵兰芝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呃……这个就不必了。”

公交车上翁熄系列全集,小洁和公H文翁熄合集

楚阳急忙摇头,毕竟他又不是受虐狂。

吃完早饭,休息了片刻,楚阳便跟赵兰芝准备离开这里,去往市区。

当走出寺庙,看到外面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时,赵兰芝忍不住吓了一跳,强自镇定道。

“这些尸体是怎么回事?”

她很清楚,昨天晚上这里并没有这些尸体。

“你睡得那么香,当然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全部都是虎狼商会的人……”

楚阳简单地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听完他的讲述,赵兰芝暗暗吃惊。

显然,没有想到昨天晚上竟然如此凶险。

想到自己在那里呼呼大睡,楚阳则是在那里独自杀敌,她就感到有些汗颜。

她深吸一口气,神色凝重地说道:“照你所说,钱魁他们已经请动了虎狼商会封山,那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自有办法,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咱们走吧!”

楚阳故意卖了个关子,调笑着说道。

当下,他便带着赵兰芝向着山下行去。

山下出口,人群汇聚。

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钱魁的下属以及郑天虎率领的大部分虎狼商会成员都聚集在了这里。

“一群没用的废物,找了一晚都没有找到任何的踪迹和线索!”

一夜的搜寻没有得到任何的结果,让得钱魁面色难看,心中憋着一肚子的火。

闻言,郑天虎面色阴沉,钱魁已经不是第一次骂人了。

这让他心里憋着一肚子火,如果不是后面还要仰仗钱家,他早就发怒了。

毕竟,他们只是被钱魁请过来帮忙的。

他们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浪费了那么多人力物力,不仅没有讨好丝毫的好处,反而还被钱魁一通乱骂,换做是谁心里都不好受。

看着兄弟们不甘的脸色,郑天虎沉声开口:“钱先生,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也亲眼看到了,我这两千多号兄弟可是冒着倾盆暴雨和生命危急整整搜寻了一夜,在这期间他们没有片刻休息,甚至还因为山体滑坡死了好几个兄弟,同时还有不少兄弟进山后跟我们失联了,你这番话未免让人有些心寒……”

钱魁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失态,急忙笑着开口。

“郑会长,我刚刚也只是一着急,并没有针对你和虎狼商会的各位兄弟……不管这次有没有找到线索,我们钱家都欠你们虎狼商会一个人情。”

“我已经通知了家族,他们很快便会派大批高手赶来,到时候我们会顺势帮你灭了四海商会。”

听得钱魁的话语,郑天虎的神色这才缓和了几分:“钱先生,你也熬了一宿了,不如咱们先回市区好好休息一番,我让手底下的兄弟继续搜索,您看如何?”

“好!”

钱魁看了一眼满脸疲惫的下属们,轻轻点了点头。

“会……会长,你们看,有人从山里出来了。”

他的话语方才刚刚落音,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