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怕秀芝挤坏了,赶忙和她们几个说了一句。

这就是许灵均赶车的好处了,别人着急是怕坐不上车,他自己赶车当然没这个顾虑了。

几人出了厂部大院,杏儿知道他们要去后勤去取车,也跟着去了。

走的时候还拉上了秀芝和陈佳雪,她想去看看对象,可她一个大姑娘又有点不好意思。

“许哥,您过来了,哎?杏儿你怎么来了。”

果然在后勤站岗的那个年轻一些的是杏儿的对象,看到杏儿的一瞬间,眼睛立马亮了。

“我~我和许哥他们一起来取车的。”杏儿的脸一下红了,赶紧找了一个借口。

“嘻嘻~取车可不用这么多人。”秀芝轻轻推了一下杏儿,笑着说道。

“哎呀~秀芝姐,你坏死了。”杏儿被她这么一说更羞了。

小伙子人很不错,一直盯着杏儿咧着嘴笑着,笑的很开心。

许灵均他们几个老爷们当然是直接去后勤马棚取车去了,他们早就过了小儿女的年龄,哪会那么八卦。

秀芝和陈佳雪两人也很识相,离得远远的在路口等着。

只不过两人聊天的时候那眼神就有点飘忽了,不时的往这两人那边瞟着,她们对这种事情总是很感兴趣。

黄胜天把杏儿拉到了一边,两人准备说点悄悄话。

杏儿伸头看了一眼不远处黄胜天的同事,她一个姑娘家当然有些害羞了,见对方没注意才放心。

黄胜天则是盯着杏儿有些傻傻的笑着。

其实他今天挺遗憾的,本来想着和杏儿一起看表演来着,可正好轮到他值班。

关键是这慰问表演谁也不想错过,他也没办法和人换,只能把准备好的吃食让“大舅哥”帮忙给杏儿带过去。

没想到表演结束了,杏儿竟然来找他了,他能不高兴嘛!

“胜天,我给你织了一条围巾,你试试合不合适。”杏儿从怀里拿出一条灰色的围巾,踮起脚尖给黄胜天围在脖子上。

这是她这些天给织好的,灰色加厚的围巾,算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

黄胜天赶忙脱下手套,轻轻的摸了摸脖子上的围巾。

这围巾还是热着,他不由得嗅了嗅,一股熟悉的少女香传入鼻中,让他有些迷醉。

“哎呀!不准闻~”杏儿当然看到黄胜天的小动作了,不由伸出小拳头轻打了对方几下。

黄胜天看着这小拳头,拿手一下给抓住了。

“你~快放手,会让人看到的。”杏儿抽了几下,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前面轻声说道。

他们两处对象都有三个多月了,这小手当然也拉过,不过是在没人的时候。

“嘿嘿,怕啥,我过几天就让人去你家里提亲。”黄胜天并没有放手,而是轻声说道。

“嗯~”杏儿低着头,微不可闻的嗯了一声,这意思当然是同意了。

黄胜天见杏儿答应了高兴的嘴都快咧到耳根子上了。

“对了,杏儿,给你个好吃的。”

在健身器材上做了起来 男医生扒开我的下面玩弄

黄胜天从衣服里兜掏了一下,手中就多出一个苹果来,这正是许灵均放了马车后给他的那个。

他没舍得吃,又怕冻了,想着给杏儿留着,就放到了棉衣里面。

“苹果?我这也有一个。”杏儿看到黄胜天手中的苹果,也从自己里兜里拿出一个展示了一下。

原来秀芝给她的那个她也没舍得吃,也放到了里兜里。

杏儿刚才就想着找一下黄胜天来着,一是给他这条围巾,第二就是她吃了半天人家给她准备的花生瓜子,就想着把这个新得到的苹果留给对方吃。

两人看到对方手中的苹果都笑了,既笑彼此的缘分又笑彼此都念着对方。

这个夜晚,那两个苹果,一直到这两人老去都深深的记在脑子里。

那苹果真好吃啊,还有对方的味道,因为他们的苹果是交换着吃的。

不知不觉还有半个月就要过年了,临近中午大队上异常的热闹。

今天可是队上妇女们的主场,这批缝手套的钱终于到位了。

各家妇女排着队高兴的说笑着,甚至有几个急的都盘算好这钱要怎么花了。

很多人都约好明天一起去城里,给自家老头买上半斤散打酒。

自己再来了贝壳油,不对,来个万紫千红,这次挣的多,她们也得奢侈一把。

当然了闺女和儿子也不能少,尤其是自家闺女,以前家里都靠男人,闺女都不怎么受待见。

可现在不一样了,这钱可是她们妇女挣的,这次要给闺女买上红头绳,最好给闺女也做身衣服。

说到做衣服,她们就不由得羡慕起秀芝来,看看人家许灵均多有本事,前些日子又弄回来一大匹布。

她们可不管那是什么残次布,质量又没啥问题,就是颜色有点花,但也没多大影响。

“哎~那点布票不够啊!”几个妇女同时想到了这个。

她们每年也能分到一点布票,可家里人太多,想做件新衣服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上。

想到这里,不少有心人就往秀芝那边凑了凑。

别看秀芝属于外来媳妇,她自从嫁给许灵均以来可一点都没受过委屈,每次出现都很受欢迎。

除了她自身很好相处以外,当然就是她丈夫有本事了。

李萍看到左右逢源的秀芝很是羡慕,她这次和婆婆也没少挣钱,有九块多呢!

可实际上这钱刚到手几乎就没了,不用问这钱当然是用来还债了。

“萍儿,走吧,娘这次留了五毛,给你两毛,明天你让人也给你捎个贝壳油。”

张兰芳抓了抓儿媳妇的手,她也没啥办法。

好在自己儿子没啥事,现在也好了,儿媳李萍还有了身孕,他们孙家这个坎也算是过去了。

欠的那点钱经过这一年的努力,他们家也还上了,这还多亏了有这个缝手套的活。

至于队上的捐款,那就是人情了,张兰芳相信只要他们孙家过了这个坎,慢慢也都能还上。

“娘,不用了,还是攒着给海文换些鸡蛋补身子吧!”

李萍嫁过来这么长时间了,不管当初愿不愿意,但也融入了孙家。

其实她婆婆也不是不通人情,只是她太在乎孙海文,太在乎孙家了。

“没事,海文现在好了,也不差这点,你这里才是孙家的根。”张兰芳看着李萍的肚子满是希冀的说道。

“嗯,娘,咱们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