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今天她才知道跟山田正一的牵扯竟然会这么深,而且楚云风的保密工作竟然做得这么好。

这件事情要不是候会长今天说出来,自己估计还会一直被蒙在鼓里,不过看起来候会长让自己知道这件事儿肯定自己也是有所助力的。

看着候会长那笑呵呵的模样,楚云风接着说道:“我现在知道的秘密培养选手也只有彭越和吴俊杰,其他几位的厨艺应该也不低吧?”

彭越自然是季老的徒弟,也是专门培养起来的鲁菜种子选手,厨艺水平自然是不低的,而吴俊杰也是老相识了,粤菜的种子选手。

至于其他菜系的种子选手,楚云风还未见过面,倒是上次在京城的时候,彭越倒是说找个时间大家聚一聚,但是自己确实挤不出时间,所以还没碰头呢。

但是楚云风可不敢自大,既然能够被各个菜系的大师培养,这厨艺天赋和功底自然是不必说的,很有可能这里面就藏着高手。

候会长点了点头,他也知道楚云风跟这两位是有过接触的,而且也是有意让他们互相认识,彼此之间能够多交流一下。

更重要的是要充分认识到大家互相之间的厨艺差距,这样才有进步的动力。

不过对于楚云风的谦虚,候会长却丝毫不以为意,开始反问道:“这第一战将可是非你莫属啊,你在国宴后厨看到还有跟你年纪差不多的厨师吗?”

嗯~?

候会长的话倒是让楚云风沉思了起来,这后厨的大拿们好像几乎都是五十多岁以上,二三十岁的似乎也就自己一个啊?

看到楚云风有所明悟之后,候会长露出了一副非常欣慰的表情道:“也是该组织个时间让你们八个人见见面了。

这说到厨艺,你绝对是这八个人之中进步最快的,这是你的天赋,没必要妄自菲薄。”

楚云风的厨艺确实让人惊叹,所有人都认可他的天赋,这才短短半年左右的时间,他就从一个学徒直接跨越到了技师的水准。

这放眼整个厨艺界,确实是找不出来任何一个人能够跟他比肩了。

慕晴同样是心生崇拜,自己的男朋友绝对是天赋异禀,而且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换做谁都无法效仿的。

楚云风也听出了候会长话里隐藏的意思,他说自己是进步最快的,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并不是厨师等级最高的。

所以他马上追问了起来:“这八大菜系里面,谁的厨艺等级最高啊?”

好奇,这个问题确实让人忍不住猜想起来,然而此刻候会长却露出了疑惑的眼神:“你不知道?”

“我哪里会知道啊?我又没见过其他人,大家相互之间又没有沟通过?”

等等!

楚云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不会是彭越吧?”

候会长的表情自然是暴露出了很明显的信息,自己知道的两位种子选手,至少有一位肯定是在其中的。

而吴俊杰上一次在李老那里展示过厨艺,根据自己的判断,应该是没有彭越强,所以楚云风感到有些郁闷,彭越这小子还挺能藏的啊。

然而让楚云风感到意外和郁闷的是,候会长偷笑道:“彭越和吴俊杰去年就考过了技师的等级,你不知道吗?”

嘶~!

吐血啊!

楚云风瞬间感到自己小觑了这两人了,看来这两个家伙都隐藏得很深啊,特别是吴俊杰,这家伙平时肯定都是藏拙,这心思有些深沉啊。

这样说起来,自己应该算是后来居上了,所以楚云风接着问道:“那其他人也都是技师水平了吗?”

候会长点点头道:“是啊,现在八大菜系的种子选手全部都是技师水准了,而且说不定还有人能够朝着高级技师冲一冲呢。”

高级技师?

楚云风深吸了口气,那这就厉害了啊,自己现在想升一级所需要的经验值可是多得不得了,而且最近任务又不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那个水准。

等等!

一个更重要的问题出现在楚云风的心中,不由得马上追问道:“我是这川菜的种子选手,其余的选手都是提前培养了这么久,为什么川菜没有人培养呢?”

这个问题问出来之后,候会长顿时一脸的唏嘘,摇摇头反问道:“具体原因你还想不明白吗?”

我知道?

我知道还会问你吗?

楚云风有些郁闷地看着候会长,仔细地品味着他话里的意思,忽然想到了什么,随后问道:“你是说传统川菜的问题?”

看到楚云风明白过来了,候会长这才无奈地说道:“是啊,你以为川菜的种子选手是这么好培养的吗?

不说他能不能学会这些精美的川菜,还要看他有没有地方学啊?

这么多年了,我也一直在寻找着能够将传统川菜发扬光大的种子选手,可是无奈没人能够承担得起这份重任,直到碰到了你,我才看到了一丝希望。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的成长竟然会这么快,大大超乎了我对你的期望。

而且你也是我在这八名种子选手里面,最看重的一位,没有之一。

特别是在最终一战的时候,能够跟山田正一匹敌的人非你莫属,其他人是肯定无法完成这个任务的,即便是他们的厨师等级比你高。

山田正一那边肯定还有很厉害的隐藏手段没有用出来,到时候能够力挽狂澜的人就是你了,你是我们团队中最重要的一环,重要性不可替代。”

......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候会长竟然会对楚云风有如此之高的评价,大大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熊会长神色有些紧张,担心地问道:“小鬼子那边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啊?”

听候会长的语气,这最终一战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出现无法应对的场面,所以自然会让人担心不已。

楚云风和慕晴也是紧盯着候会长,想看看他是否会知道一些什么有用的情报,毕竟楚云风可是知道,山田正一的手段那是相当的多。

但是让三人失望了,候会长摇了摇头道:“具体的现在还不太清楚,因为这帮人隐藏得很深,打探不到什么有用的内情。

特别是这些人平常根本就不露面,所以想要知道他们的真实情况就很难。

所以这一次为什么一定要小楚出马,就是为了去探底的,我们可不能打无把握之仗啊!”

候会长都没有掌握到有用的情报,这就让这件事儿看起来有些棘手了,不过楚云风倒是不确定地问道:“会不会有这样一种可能?

那就是他们的人都会制作一些失传的精美菜式呢?”

楚云风的话顿时让两位会长都严阵以待了起来,而且就连慕晴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嘴,这万一猜测是真的话,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熊会长惊讶得直接站了起来,眉头深皱道:“很有可能啊,这小鬼子以前在咱们这里可是搜刮了不少好东西。

这厨艺当时不被重视,说不定还真被他搜罗了不少过去,这八大菜系失传的菜式可不少,要真是这样的话,可真的就麻烦了啊!”

听到楚云风的分析之后,候会长的脸色也阴沉了起来:“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相比川菜,其它菜系失传的菜品更多,之前我也是有过这方面的猜测。

但实际上从目前看来,他们还没有在所属的酒店推出这些菜品,所以并没有迹象表明他们就会制作这些失传的菜式。”

“现在没有并不代表他们不会,万一是他们在故意麻痹我们呢,等到最终一战的时候,再一次性丢出来,到时候我们怎么来招架?”

楚云风可没有这么乐观,从山田正一的身上能够看出这家伙是相当能够隐忍的,所以自己完全有理由相信,他们一定是有杀手锏的。

而失传的精致菜式,那绝对就是一个核炸弹。

候会长点点头,似乎也是认同楚云风的说法,于是正色道:“那你这一次的任务更重了,看看能不能通过一些手段让他们暴露出来。

还有,特别是从他们的刀工以及制作的一些手法来观察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会制作一些失传的菜式?”

这个任务听起来有些玄幻,而且操作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所以熊会长马上提出了疑问:“这怎么能够看得出来啊?

别人想要隐藏的话,你又能通过什么能够判断出来呢?

况且小楚对于其它菜系的手法也不熟,你让他怎么来试探和观察呢?”

熊会长的话说得不无道理,楚云风在行的是川菜手法,对于其它菜系的刀工以及制作的理念还是知之甚少。

所以候会长也沉默了下来,这事儿还真不好办啊?

等等!

候会长忽然想到了楚云风可是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啊,所以他马上眼睛一亮,使劲儿拍了一下桌子:“一个星期的时间!

一个星期时间能不能掌握其余七大菜系的制作手法,不,熟练他们的制作手法有没有问题?”

突如其来的大力拍桌子的响声,把熊会长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连凳子都给弄倒了。

而慕晴也是被吓得心都颤抖了几下,楚云风也是眼神狂跳,不知道候会长发什么疯?

缓慢而有力的往里挺松动图片:黑人大长吊40厘米在线播放

一个星期?

开什么玩笑,楚云风都被候会长的话给吓了一跳,那可是七大菜系啊,一个星期的时间掌握其余七大菜系的制作手法,真当自己是厨神啊?

摇头!

对的,赶紧摆头,楚云风将自己的头摆动得像个拨浪鼓一样,这个任务太艰巨了,哪里能够这么轻易地完成。

但是候会长却不肯放过他,哼了一声之后问道:“换做其它的事情不可能,但是这事儿你肯定是没问题的。”

没想到候会长竟然会如此的相信楚云风,可是楚云风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点儿自信呢?

那可是七大菜系啊,楚云风心想着自己学一个川菜就花费这么大的劲儿了,而且也学了这么长的时间,让我几天就掌握其余七大菜系,这不是开玩笑吗?

更何况川菜这边自己还有人能够指导一下,有李老在,自己也能够学到很多精髓,可是其余七大菜系呢?

自己去哪里学啊?而且还是在如此短暂的时间之内,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所以楚云风立刻否定道:“这不可能,别说是一个星期了,就算是给我一年的时间,估计我也掌握不了,更关键的是没地儿去学啊?”

没地儿学?

确实是有道理的!

熊会长和慕晴也都跟着点了点头,但是候会长却轻笑了一下,随后反问道:“你难道忘记了你自己的身份了?

真是没地儿去学吗?”

咦~?

等等!

自己的身份?

难道说?

楚云风忽然想到了什么,也学着候会长重重地在桌子上拍了一下,“啪”的一声,楚云风惊叫道:“您是说国宴后厨?”

候会长呵呵一笑:“你才想起来啊,有这么多大师坐镇,你害怕学不到吗?

现在是就怕你学不会了,怎么样,有信心吗?”

嘶~!

楚云风内心激动了起来,心跳还是急剧加速,连脸都红透了起来,带着一丝颤抖的语气问道:“真的可以学吗?

那些师傅会教我吗?”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楚云风此时无法形容内心中那抹狂喜的心情,作为一名厨师,谁不想掌握八大菜系的精髓呢?

可问题是要有人能教你,还要你能学会才行啊?

而现在似乎是有那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摆在面前,无论换做是谁都会非常激动的。

看到楚云风如此激动,候会长哼道:“刚才不是有畏难情绪吗?怎么,这会儿不怕了?”

“不怕,不怕,为了厨艺界贡献自己的力量,那是我们当代厨师应尽的义务,您说对吧?”

反转来得太快,让熊会长和慕晴都有些不太适应,楚云风这变脸也太快了一点儿吧?

呵呵笑一下之后,候会长戏谑地说道:“这事儿还不一定能成呢,你先等我消息,晚点儿再通知你。

对了,如果真要学的话,大概要花费多少天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