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大黄鱼,土豆丝炒肉,香辣海螺肉,水煮大虾,西红柿炒鸡蛋,小米粥,肉包子。“

“咦,阿树,白玉戒指中怎么会有土豆丝炒肉?好神奇。“

“神奇的事情多着呢,快吃吧。“

白玉戒指中之所以有土豆丝炒肉,自然是之前做好就放进里面的,土豆丝炒肉这种菜肴,一次可以用大铁锅炒一大锅。

吃的时候盛一盘出来就可以。

非常方便。

4人大口的吃着饭菜,轻声交谈着,其乐融融,去原始丛林中钓了一天的鱼几人也疲惫的很,晚上坐在一起温温馨馨的吃一顿饭便觉得幸福的很。

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小丫头夹着美味的大黄鱼肉吃着,小脸上扬起开心的笑容,睫毛颤动,感染的李树,黄芸和晶老二也笑起来。

“鱼肉真好吃!“

“喵~“

大橘猫被馋的要流口水,用毛茸茸的大脑袋拱小丫头,拱一下,拱两下,然后再拱一下。

给我吃口鱼肉可以吗?求求你了~

或者给我吃口虾仁也行。

“刷~“

小丫头把一块鱼肉递给大橘猫,顺便还给她掰了一块肉包子,大橘猫连开心的吃掉,幸福满满。

黄芸把剥好的两个虾仁递给小丫头,然后用纸巾擦擦手,夹着土豆丝炒肉吃着:

“这土豆丝炒肉做的也还行,不过还是没我做的好吃。“

李树:“⊙﹏⊙??“

“说谎话可不是好孩子!“

“噗嗤~“黄芸看着李树张大嘴巴,震惊中透着难以置信的小表情,瞬间笑的花枝乱颤。

吃完饭。

李树去外面冲个凉,刚回来就发现小丫头已经钻被窝,黄芸则头发微湿,她正坐在被子里看手机。

旁边墙角有她们用过的一大盆脏水,都是擦身体,洗头发,刷牙等留下的。

李树随手把脏水都收进白玉戒指中,打算等回梦幻岛再处理。

“小芸,看啥呢?“

黄芸笑道:“咱们白天不是说,以后每月给小兰1.5万人民币的生活费嘛,我刚刚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了,她开心的很呢。“

“是吗?我看看。“李树也撩开被子坐进去,坐在黄芸的右边。

华夏新海。

某大学女生宿舍。

刚刚晚上7点半,虽然还没有正式开学,但黄兰宿舍的6个女生都回到了学校。

有打游戏的,有的,有刷剧的,还有出去约会的,或和暧昧男生聊骚的。

不一而足。

黄兰在和姐姐黄芸薇信聊天中,得知自己以后每个月可以多得1.5万人民币的生活费,瞬间嗷一嗓子,激动的直接蹦起来。

“啊哈哈哈~我发达了啊!!“

正在看不正经,满脸姨母笑的李颖被吓得一哆嗦。

正在打游戏的公孙宝儿也被吓得手一抖,结果操作失误,可怜的小鲁班就被敌人打死了。

“小兰!你怎么啦!?“公孙宝儿侧身扒着上铺护栏,震惊道。

刷刷刷~

其他几个女生的目光,也齐刷刷的看向黄兰。

黄兰左手叉腰,右手一挥豪气的很:“我姐刚给我打了一笔丰厚的生活费!门口烧烤摊走起!我请客吃烧烤!“

“好耶~快快快!“

放荡少妇张开双腿多p任人玩:超级yin荡的高中女校花 小说

“狠宰她一顿!吃穷她!“

瞬间宿舍内热烈起来。

东马。

热带雨林外的土著部落内。

李树看了黄芸和黄兰的聊天记录,从黄兰发的“爱死姐姐了“,“姐姐真的是仙女muamuamua~“等信息中,他也能感受到黄兰的激动与开心。

黄芸笑道:“我让她好好学习,她应该会听话的吧。“

黄芸穿着粉色睡衣,皮肤水嫩丰盈,脖颈修长,白皙诱人,浑身有着一股少妇的妩媚气息。

她身上有一股淡香气,非常好闻。

李树看了一眼旁边的小丫头,这小妮子躺在被子中正在和大橘猫和白松鼠玩耍,与其说她是在逗猫,倒不如说是猫在逗她。

他收回目光,伸手环抱黄芸的腰肢,笑道:“让小兰把上学当成上班一样,这每月1.5万的生活费就当是工资,她不好好学就不给她发工资。“

“哎~这个方法好,还是我老公聪明,mua~“黄芸亲了李树的脸颊一下,然后给黄兰发消息。

远在新海的黄兰,瞬间就觉得手里的羊肉串不是那么香了。

部落里基本上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晚上6~7点基本上就睡觉了,第二天5~6点醒来,能睡11~12个小时。

第二天一早。

晨光熹微。

当部落中的男男女女走出屋门时,瞬间就嗅到了一股浓浓的香味,舌下涌泉,口水直流。

他们连嗅着香味寻找,很快在部落北边不远处看到一口大锅被架在火堆上,锅内奶白色的汤汁咕嘟咕嘟冒泡,肉块翻滚,热气夹杂着浓浓的香气飘散开来。

李树正站在锅边,把一些胡椒,酱料,食盐撒入锅内,瞬间味道更香了。

其他部落成员胆怯,畏惧的看着李树,最后还是不断吞咽口水的亚兹走过来:“先生,您这是…………“

虽然是在和李树说话,但亚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锅里的肉块,他从来没闻到过这么香的食物。

如果能吃上一口的话,死了也甘心了!

“哦,我把那只昨天钓上来的王八炖了,这是给你们做的,快吃吧。“

“真的!?“亚兹瞬间满脸惊喜,他向身后部落成员解释一番,刹那间人声沸腾。

然后其他部落成员看向李树的眼神中,便少了几分畏惧与警惕,多了几分善意,感激与崇拜。

铁锅,铁架子和木柴都是在柴房找到的,柴房中还有导游古嘉木几年前带回来的碗碟。

只是部落成员不习惯用碗碟,所以那些碗碟平时都在吃灰。

现在碗碟也被拿出来,大家分食一大锅王八汤,很多人被烫的嗞哇乱叫,但依然吃的热火朝天。

“咔嚓~“

黄芸来到李树右边,用手机给热闹的部落场景照一张相,唏嘘道:“都2020年的8月底了,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原始,落后的部落。别说坐飞机了,他们恐怕都不知道世界上有飞机这种东西。“

微微沉吟。

她嗅着空气中的香气,突然展颜笑道:“我也想喝王八汤了。“

刷~

李树右手变戏法一般从身后端出一碗王八汤,奶白色的汤汁看上去就极有食欲,点点葱花在表面浮动,隐约可见几块糜烂美味的王八肉。

他笑道:“吃吧,给你准备的,要论疼老婆,我李树敢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噗嗤~“

黄芸瞬间笑的花枝乱颤,娇媚的白了李树一眼:“你也就嘴上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