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叶琳琅说她是妇产科医生,郁母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是,外科医生?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不对,等等!

她记得那个时候,有一位医生来救过她?

难道叶琳琅就是跟着那位女医生学的医?

可是,不对啊!

那位女医生是中医啊!

并不是西医,更不可能是外科医生。

饶是郁母心里腹诽连连,表面上却还是装作很随和的问道:“做外科医生,很辛苦吧?”

“我喜欢做手术。”

叶琳琅淡淡地回了一句。

郁母略微有些尴尬,笑盈盈地说道:“这可真是特别的爱好。”

完全不在状况内的郁南方问叶琳琅,“琳琅姐,做手术真的特别好玩吗?你不害怕血吗?我就不行,我一看见鲜血,我就头晕!所以,我这辈子,是做不了医生啦。”

“有一部分人晕血症,这不奇怪,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人有恐鸟症!也有人会害怕猫猫狗狗,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尊重他们的喜好,也是一种美德。”

郁母听见叶琳琅的话,总有一种叶琳琅在含沙射影自己的感觉。

可偏偏,她并没有证据。

这么一想,就有一点点的生气。

“琳琅姐姐,你真的好会说话啊!”郁南方看着叶琳琅的眼眸,亮晶晶的发着光,“我要向你学习。”

郁母阴阳怪气道:“你的确是应该向你的琳琅姐姐学习,咱们要么不做,要么就要做到行业top!”

外科医生?

郁母想:她一会儿就打电话回娘家,让自己的侄儿过来打叶琳琅的脸!

美妇 屈辱 敏感 挣扎 绝望,玩弄办公室艳妇屈辱系列

“妈,我对你的要求太高了,我做不到!”

郁母都快要白眼翻上天了,这小丫头,真的是天生克她的!

专门来拆她的台吗?!

“事在人为,别做都不做!就先灭了自己的威风!”

郁南方见郁母生气了,笑盈盈地向自己的父亲求救,“爸,你看我妈,都不给我一点面子!”

郁父见郁南方将气氛活跃的如此之后,也笑着对叶云开道:“让你们见笑了,南南这孩子被我们宠坏了,对了,你们老大是做什么工作的?”

叶云开其实对叶国瑾的工作也并不是很了解。

叶国瑾的工作,有着很强的保密性。

他想了想,便语气不爽道:“他也许久没有和我们联系了,我们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郁父一听叶云开这语气,便自然而然的想到叶国瑾或许从事的是什么上不得台面的工作。

他善解人意的想着,就此将这个话题揭过,也不要给人家添堵了!

郁母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攻击的点,哪里肯放过。

她佯装担忧的说道:“那可不行,你们老大也三十左右了吧,人家说,三十而立,怎么也应该要成家立业了!”

郁母心想,幸好当初没有和叶家结娃娃亲,这不是害了郁北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