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看向众人,面露微笑:“还真是个又蠢又凶的泼妇,一言不合就要动武,谁给你的勇气?你以为你是这里的土皇帝,其实你只是个傻逼!”

“竟然还敢骂我……你是有病吧?”

黄慧被楚少阳的气势弄得一愣:“小白脸,看到我们这么多人,竟然面不改色!你有种,你有种,小四,给我打残他。”

楚少阳伸出手阻止:“等等,这里是幼儿园,在这里动手不太好,你儿子在这里,你就不怕他有样学样?

还有,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大动干戈?”

黄慧猖狂一笑:“现在知道怕了吗?行,小四你们先别动手。”

黄慧牵着江东东走到楚少阳的面前,趾高气昂的一笑:“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你女儿打了我儿子有错在先,我儿子也确实受了伤。赔钱就算了,我不缺钱。

道个歉吧,你和你女儿一起跪下来,给我儿子说声对不起,今天这事就这么算了。

我可以不跟你计较,林雪菲好歹是个校长,将来我儿子读中学,说不定用得着她。

怎么样?够好说话了吧,还不快带你女儿出来道歉?”

楚少阳也笑了:“白痴!”

看到楚少阳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黄慧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什么?”

楚少阳捏了捏鼻梁,心里对自己说你是不是跟孩子相处久了,变幼稚了。

这种人你跟她讲什么道理,你跟她讲道理不如对牛弹琴,牛听音乐说不定也是一种享受。

“没什么,动手吧。”楚少阳索性在教室门外的彩色凳子上坐了下来,悠哉悠哉的点起一支烟。

“草泥马,你他么装什么逼呢?”看清局势后,刀疤脸忍不住了:“黄姐,这小白脸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还忍他干什么?”

黄慧也不想再废话:“行,马上动手!给我打残他。”

“只可伤,不可杀,直接动手吧,就当活动活动筋骨。”

楚少阳闭上眼睛,背靠着教室墙又吐了一口烟,又像似自言自语。

“欻欻欻欻……”

突然间,一股冷风吹过,气温骤降。宛如清风扫落叶的声音响起,细微密集,又像刀片刺破皮肉的质感,令人毛骨悚然。

“啊,啊啊啊……”

不过几秒钟时间后,楚少阳睁开眼睛,只见一地哀嚎。十几个打手丢掉了武器,倒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惨叫着。

他们看到了一个鬼魅般的黑影,然后再也没有然后,黑影的速度之快,肉眼无法捕捉。

他们的四肢被一道道剑气穿透,诡异的是看不到鲜血,因为伤口太细,所以血液在皮肤之下涌动,更加的痛苦。

直到黑影消失,大家也没看清怎么回事,他们只感觉双手双脚被什么东西一刺,然后就是一阵剧痛袭来。

他们痛不欲生的哭喊着,再也拿不起武器,再也没有之前的嚣张跋扈。

“怎么会这样?那是个什么东西?”所有人都倒下了,黄慧吓得连连后退,她面带恐惧看着楚少阳:“你……你怎么做到的?”

“你看我干什么?又不是我动的手。”

楚少阳抽着烟,依旧面带笑意。

“不过收拾了几个小混混而已,你不用紧张,还有什么招都使出来吧,我等着!”

“我……”

腹肌体育生卵蛋浓精喷,男女一进一出全过程视频

“你不是没完没了吗?你不是很霸道吗?既然宣战了,那就打到一兵一卒,咱们继续。”

就在此时,一个魁梧的中年人火速冲进走廊:“老婆别动手!”

三大银行同时催款,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凑巧的事,要不是你在外面惹是生非能有这种事?对方明摆着是要整死我们啊……”

黄慧听得一愣一愣的,再看向楚少阳的时候,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难道是这个小白脸干的?他有这么大本事?不,是林雪菲,一定是林雪菲!可是林雪菲她有这么大能量吗?难不成林家选林雪菲做家主了?”

黄慧惊疑不定,电话那头的骂声却没有停止:“你个败家玩意啊,你咋这么不懂事,惹不起的人你还惹,你说你是不是飙……喂,你个死丫头你在听吗?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啊,这么搞下去,我们公司用不了几天就得关门。算了,老子也懒得跟你废话,无论你用什么办法,赶紧给我解决,要不然咱全家喝西北风去。”

“行了爸,我会处理。”

黄慧挂了电话,眼里泛起一抹杀人的光,仇恨让她怒火中烧,对方欺人太甚。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就是这个该死的小白脸唆使林雪菲在使坏,林雪菲,你这个贱人!”

而江洪波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看着楚少阳,几乎是威胁的口吻:“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这么咄咄逼人,可是要倒大霉的!”

“是我在咄咄逼人吗?”

楚少阳一支烟抽完了,站起身来伸伸懒腰。

“行了,我也没话说,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原则,咱谁也别道歉,打死不认错,就这么撑着吧。”

江洪波眼神充满了杀气:“你真以为我怕你?年轻人,你怕是不知道社会有多险恶!”

楚少阳冷静的看着他,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