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了摇头,作为一个商人,对方还是自己的对头,我已经提醒到这个份上了,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那么就算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也与我无关!

这样想着,黄岐亦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牛老板今日要我前来的意图想必已经达到了,那么黄某也不就留了,告辞!”

将酒杯往桌上一放,黄岐就站起身来,一副想要离开的样子。

牛长春也站起身来,假意挽留道:,“黄老板,好歹尝尝厨师的手艺呀!”

黄岐摆了摆手,“牛老板放心,我说了不插手就绝对坐视不理!”

说话间,黄岐已经离开了正厅,一直留意着黄岐的护卫也立即跟了上去。

牛长春听到黄岐这样说,随即一屁股坐下,自顾自的品味着面前的佳肴。

老管家阿福见状,立刻忙不迭的将黄岐及其家将送了出来。

在牛家大门口的地方,黄岐的余光也瞥见了阿福,呵,让肖小友教育教育你也好!

随着黄岐大步一迈,就步出了牛家 大门,旋即头也不回的朝着黄家行去,护卫见状只匆匆朝阿福微微打头后,急忙追了上去。

“老爷,你今日答应的是否仓促了些?”

带跑到黄岐身后半步的时候,护卫出声询问道。

黄岐步伐未改,只是微微转头看了他一眼,“肖小友可以的,放心!”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黄岐却在心里告诫自己,肖舜毕竟是因为自己才来到这里的,虽然自己答应作壁上观,但是也不影响自己善意的提醒吧!

所以,黄岐在回到黄家之后,丝毫没有考虑到现在得时辰,而是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肖舜居住的客院。

听到阿虎龇牙咧嘴的咆哮声,肖舜还以为有人夜袭,旋即开门出来,就看到黄岐被阿虎逼到墙角,一副瑟瑟发抖的样子。

“退下!”

听到肖舜严厉的呵斥声,阿虎委屈的望向肖舜,身子望身后退了两步。

此时,肖舜已经快步来到黄岐跟前,将黄岐从地上拉起,惊讶的出声:“黄老板不是去牛家赴约了吗?怎会出现在这里?”

待将黄岐打量一番,确定他没有受伤之后,肖舜将他迎了进去,“阿虎失礼了!”

黄岐听到肖舜这样说,忙不迭的使劲晃着手,“阿虎护主,深夜来此,是我冒失了!”

见黄岐不追究阿虎,肖舜离开转移话题,“黄老板此时不应该在牛家赴宴,怎会到我这里来?”

被肖舜这样一问,黄岐才拍了拍自己的大腿,“险些把正事给忘了!”

说着就一脸正色的望向肖舜,“小友可知你在入城时就将牛长春给得罪了!”

见黄岐突然说起此事,肖舜也很惊讶,“在入城时,确有几个自称是牛家的人想要抢夺阿虎,但是被我赶跑了!”

听着肖舜和牛长春所言并无二致的话语,黄岐点着头,“小友有所不知,那牛长春是出了名的护短呀!”

“打便打了,哪有如何!”

见肖舜任旧没有了解到事情的重要性,黄岐激动的解释道:“那老家伙今日打着请我过府的旗号,明里暗里对你是各种打探,想来是想着把场子找回来!”

见黄岐一副火烧眉毛的样子,肖舜侧目看向他,“长春就是一个商人,想来也翻不出什么大浪!”

“躺若他的真的找上门来,黄老板只管往我身上推就好!”

听到肖舜这样说,黄岐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小友既然如此成竹在胸,那么我就不打扰小友清修,先行一步了!”

看黄岐的样子,肖舜就知道他应该和牛长春达成了某种约定,自己和他本来就没什么交情,来这里只是为了功德碑之事,就算没有牛家人,自己也是待不了许久的。

就算牛家真的找人来挑事,自己也不是没有经历过风浪的人,所以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肖舜也歇下了。

在黄岐离开之后,牛长春看着归来的阿福,将手中的筷子往桌上一扔,“不识抬举的东西!既然你不肯主动交出来,那么也不能怪我了!”

阿福在牛家多年,自然知道牛长春的禀性,“老爷,那小子既然可以和山匪抗衡,想来也还是有几下子的,我们行事还是慎重 些的好!”

闻言,牛长春就朝着阿福瞪了过来,“画蛇添足的东西!”

校花娇躯抽搐呻吟嗯啊,越看越湿的啪啪的小说免费

说完就朝着书房走去,阿福的身体使劲弯了弯。

“没点眼力劲!还不将这些东西收了!”

虽然牛长春听到阿福这样说,脸上十分不悦,但是他心里很清楚,那小子既然能够等到黄岐的看中,还能在牛家家将的手下安然离开,自己这次必须找个重量级角色。

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牛长春就开始在自己脑子里面搜索起适合的人选来。

阿福将东西都收拾妥帖之后,望见书房的灯还亮着,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折身回到厨房,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手里已经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了。

阿福敲门的时候,牛长春正紧邹着眉头,听到敲门声自然火气十足,“这么晚了,什么事呀!”

阿福清清嗓子,“老爷,您晚上光顾着喝酒,基本上没怎么吃菜,老奴熬了点清粥,想着让老爷养养胃!”

听到阿福这样说,牛长春心里一热,“进来吧!”

看着阿福自己端着粥进来,牛长春面色也有些缓解,“阿福,这些小事,哪里用的着你亲自动手呢!”

阿福听到牛长春这样说,脸上没有丝毫的欣喜,“其他人哪里有老奴心细呀!”

说着就将粥打开,望牛长春身前一推,“当初老爷和杨馆主拼酒的时候,也是老奴给两位熬的粥呢!”

听到阿福提起杨馆主,牛长春喝粥的动作一僵,自己怎么把他给忘记了?

阿福抬眼瞧见牛长春喝粥的动作突然加快,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好歹自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等阿福将桌面收拾干净之后,牛长春立刻提笔给杨馆长写信,将自己在玄青的事告知与他,还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尽快敢来。

写完信后,他讲信望阿福手上一塞,“安排人快马启程,一定 要以最快的速度将信送到杨锦添的手上!”

阿福忙不迭的去办了。

牛长春望着黄家的方向,小子既然你有眼不识泰山,那么我就让你在蹦跶几天,等到老杨到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黄岐,你也一样!

做完这些,牛长春也回到了自己的寝室,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了。

杨锦添是一个武馆的馆主,自幼习武,实力极为强横。因为他觉得在玄青城中不适合习武之人,所以就带着精诚武馆迁移到了玄青附近的山上,说那里的环境很适合习武之人。

在他搬迁的时候,牛长春也是出了大量的人力和财力,所以杨锦添一直对他心存感激,甚至在牛长春为他践行的时候,拍着胸脯说道,只要牛长春有事,自己可以两肋插刀,赴汤蹈火!

所以,在他接到牛长春的求助信之后,将武馆之事交给了自己的大弟子,随后就跟着牛家家将一起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