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什么好怕的,回了温婉一个自信的眼神,雄赳赳气昂昂的上场了。

最后结果是明楚晴三箭二十八环。

阮小雨只有十三环。

[??这……闪团今年怎么会这么拉胯?]

[星人就是最棒的!!!!晴晴也好争气!!!]

[南卿跟阮小雨今年的水准,我真迷惑了,往年射箭金银牌不都是她俩吗?]

阮小雨也铁青着脸下场了,可能是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间出了问题。

明楚晴凯旋而归后,温婉就直接下场换衣服去了,马上就要到艺术体操了。

准备好后,工作人员就来叫她了。

她穿着一身粉色的体操服,右手抱着一颗球,就直接上场了。

[啊,这大长腿!!!!嘶哈嘶哈!]

[婉婉是真的很爱粉色了,不过好合适哦,真漂亮我的宝。]

随着音乐的开始,温婉也一瞬间进入状态。

动作与音乐配合协调,姿态优美,表现力也是极强。

两臂前举球,经左臂滚至右臂,球的滚动非常圆滑,一点跳动都没有。

随后单手向空中抛球,一个大跨步跳起,稳稳的接住空中的球。

[好强!!!这就是强者吗???恐怖如斯!!]

[感觉这些动作都好有难度啊,婉婉做起来却特别轻松,真的太强了!]

最后温婉轻轻的弯腰把球放在背上,一个侧滚翻起身,球从肩上轻轻滑动至手臂,用手接住后。

轻轻的往上空一抛,双臂交叉叠在胸前,球稳稳的落在手臂中,以绝美的姿势结束这场体操。

[太棒了太棒了!!婉婉柔软度真的就绝绝子。]

[这不给个金牌能说过去吗?]

温婉下场后,回到后台换衣服,回来后就看到场上的阮小雨。

她看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几下,阮小雨用的是丝带,结果各种失误,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

看来闪亮女孩的这几个人,真是水平都不咋地啊,就这还包圆所有项目的冠军?这合理吗?

开挂得冠军,是真的让她看不起。

最后温婉荣幸的摘得桂冠,得到了艺术体操项目的冠军,拿到了她的第一枚金牌。

“婉婉,牛批!”陶栀栀在一旁喊到。

温婉跟队友们拥抱了一下,就开心的上台领奖去了。

颁奖人员把金牌挂到她脖子上后,她开始发表感言。

“很开心,能获得这个冠军,为了准备艺术体操这个项目,我确实下了挺多苦功夫的。”

“虽然我们不是真正的运动员,但是对待每一场比赛都应该尊重。”

“想要获得冠军,就只能实打实的去练,绝对不要靠别的东西,钻空子来赢得比赛。”

此话一次,gi

ls shi

y的四人脸色瞬间都变了。

[钻空子?婉婉是暗示谁?]

[你们注意到没有,婉宝的话一出,隔壁闪人的脸色全变了……]

[她们团不会真有问题吧?本来她们团就一直邪乎,竞争对手全部离奇消失……不然女团第一能轮到她们??]

[总感觉有什么惊天大秘密,婉宝吃瓜能不能也带带我们啊!!]

颁奖结束后,温婉下台的时候,正好又跟南卿对上了眼神,温婉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就直接去了后台的洗手间。

南卿咬了咬唇,却跟了上去。

温婉早就感觉到南卿在跟着她,到了洗手间后,就直接说,“别跟了,早就看到你了。”

南卿这才出来,她面色铁青,咬了咬牙问,“是你捣乱的?”

温婉挑眉,反驳道:“捣乱?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把珍珠一粒一粒放屁眼里:从背后握住雪乳揉捏

“肯定是你!不然我怎么可能只射到五环!”南卿有些气急败坏的说。

温婉嘲笑着说,“你的真实的实力就是五环啊,射五环难道不是很正常?”

“想射十环啊?那你回去还有的练哦。”

说完后,又一把捂住自己的嘴,装出震惊的样子道:“哎呀,你该不是想不劳而获吧?”

“不劳而获是不好的哦,你跟它做了多少交易,就要付出多少代价,迟早有一天,你付不起代价,就会被它反噬死的。”

不知怎的,听到温婉的话,南卿心中猛的一惊,犹豫半晌,最后咬牙切齿的问,“你到底知道多少?”

“算加上猜,大概知道你们是什么情况了。”温婉耸了耸肩说。

“那些离奇消失的女团成员,是你们做的吧?”

被戳破心思,她心中顿时慌乱起来,面上却还是强装镇定,死鸭子嘴硬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温婉点了点头,无所谓的说,“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记住我的话,跟这种东西做交易,你迟早会被反噬死的。”

随后歪了歪头,笑着看她道:“如果不想死,那就来找我吧,你多求求我,或许我心情好就救你了呢。”

说完就扭头进了厕所隔间,不管南卿说什么都不搭理她了。

gi

ls shi

y这四个人,是在养古曼童,也就是俗称的养小鬼。

把早起夭折的小孩魂魄,收入做好的牌子或者像体中,然后由专人进行豢养,这种在道教都是邪术,是被明令禁止的。

养好后的古曼童就会变的神通广大,可以助人实现愿望。

但是这玩意怨气极重,毕竟不能投胎一直被困在人间,谁能开心的起来啊?

说是能实现愿望,但是你不给它好处,它才不会帮你呢。

一开始,他的要求可能不难达到,但是慢慢的他会越来越不满,会觉得不够,要的越来越多。

总有一天,你满足不了它了,就会被它反噬。

养小鬼的她以前是见过,但是一个团里四个人,一人养一个的她是真的没见过。

这几个人是真的不怕死啊,为了红,最后搭上自己的命,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