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他花了大价钱咬牙买下,准备中午得空,去送给一个姑娘的。

人家姑娘也有意思,时间地点都约好了。

谁料,就溜活儿的工夫,自己的衣服却不翼而飞了。

可原本压在上头的背包,又还明明都在。

这可太奇怪了。

后台都是男的,谁会动自己买的女装呢?

来回转悠三遍,依然半点影子没瞧见。

化妆台有动静,他当然知道,但是不敢过去。

小师爷在忙正事儿,这个时候去碍眼,那跟凑脸上去给人凑有什么区别?

再者说,小师爷是长辈,张芸雷是老实人,都不可能动自己的东西。

休息时间一到,李芸杰已经在远处打招呼。

寻而未果的孔芸龙,只能带着满脑子问号,继续回去溜活儿。

化妆台边,还是爷仨。

张芸雷一遍唱完,一言不发,闭目回味。

这让胡炎看得暗自点头,不错,感觉、灵感这些东西是很玄乎的,找着它不容易,一旦找到了自然得细细品味。

终于,张芸雷睁开微红的眼睛,便见小师爷正满脸微笑,朝自己微微额首。

他瞬间明白了。

这是肯定,是鼓励,是欣慰。

于是张芸雷对李贺东拱手道:“姑娘,麻烦再配合我几遍,谢谢。”

李贺东微微点头,带动得白纱跟着晃动,那叫一个轻盈灵动哟。

张芸雷更加来感,继续第二遍,第三遍……

感情越足,韵味越浓,行腔走调、吐字发音都在往成熟的方向而去。

他确实是放开了,眼前的姑娘跟师爷的关系,也忘了个精光。

甚至唱到情深处,张芸雷还会主动拉起姑娘的手,温柔的抚摸两下。

那感觉就一个字:滑!

然而唱到第五遍时,他再次牵起姑娘的手,眼光却不经意的扫到对方的胸口,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因为那里……湿了。

张芸雷心慌了,妈呀,我牵师爷的女人,还当着师爷的面?

此刻他很肯定眼前二位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

要不是师爷刚才用力过猛,能到现在还留下痕迹?

怪自己,一直不敢正眼瞧姑娘,不然早该发现,早该收敛才是。

心思一乱,曲调就不可能唱对味儿。

胡炎皱眉一琢磨,知道张芸雷这是唱得累了。

“好了,雷子,先歇一歇吧,有了感觉,稍后就照这个方向练。姑娘,今天也辛苦你了,请回吧。”

“是,师爷。”张芸雷讪讪道,脑子迷糊得很。

李贺东一听,如蒙大赦,赶紧点头离开。

待踩着小碎步拐过弯,拎着裙子跑得比兔子还快。

爆了。

胸口真的爆了。

再不走,爷仨估计得当场加餐……碎包子加臭汗。

吃不?

后台众人各自忙碌,转眼临近中午。

吃完饭的孔芸龙,懊恼的往回走。

“现在赴约时间到了,礼物却不见了,咋整哟?”

“太邪性了,谁这么手贱?”

“……”

谁料,当他嘀嘀咕咕的回到放包处,背包下面压着的一个精致纸袋,顿时让他眼前一亮。

“妈呀,我的衣服又回来了?”

紧跑几步,抓起袋子,拿出衣服,前后大致一扫,脸上直接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真的,是我的衣服,太好了。”

随即从裙子上散发出来的浓浓香水味,让他满是疑惑。

“怎么变得这么香了?”

当然,孔芸龙是谁?

姓孔,名嘟,字老楞,号满心眼子。

那脑袋的转速,跟四驱赛车的轱辘似的,好用得很。

前后一琢磨,脸上半点不再疑惑,反而又乐了,同时还懊恼不已。

“对呀,姑娘就喜欢香喷喷的,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呢?笨死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好兄弟,悄悄帮我打得助攻,太够意思了。”

“这下真完美了,今天这事儿指定能成!”

再看手表,约会的时间快到了。

孔芸龙当下不再犹豫,拎起纸袋子,满脸春风的跑出了后台。

那小表情,那小颠步,欢快的简直跟一只燕子似的。

……

……

胡炎今天心情不错。

上午溜完活儿,带着搭档李青,还有表现突出的张芸雷、李贺东出来下馆子。

走远是不可能的,隔壁的东来顺涮羊肉。

能传承百年的老字号,确实有它的过人之处。

精选蒙羊肉,调料更香,用旺盛的炉火一熬,再配上脆糖蒜和小料。

嚯,那滋味……

涮得过瘾,吃着倍爽,插科打诨一逗闷子,这顿饭众人都吃美了。

尤其是另外的两大一小,吃得更美。

因为不用他们付钱嘛!

只是张芸雷心中一直有个疑惑,明明李贺东什么都没干,却不时被小师爷暗夸。

而反观李贺东呢,所有夸赞全都不敢接茬儿,表情还有些尴尬。

这让张芸雷顿时对他刮目相看,好感倍增。

如此低调,如此谦虚,绝对有溜,这样的师弟值得结交亲近。

酒足饭跑,爷们四人打东来顺出来,步伐悠悠的往回走。

刚走到后门口,胡炎突然不走,转身站定,表情怪异的看着巷口。

其他人跟着一瞧,只见孔芸龙正从不远走来。

这家伙此刻左手拿着撕烂的纸袋,耷拉着脑袋走道,整个人跟丢了魂似的。

众人还在疑惑,而李贺东一瞧那袋子,心里顿时大惊。

趴在办公桌上把腿张开|嗯 啊 教练你轻点 深点啊

于是趁着众人不注意,赶紧溜回了后台。

转眼,人到跟前,胡炎看得更真切。

孔芸龙脸色泛苦,表情疑惑,而且脸上竟然还有一道清晰的巴掌印。

只是那形状有些怪异,纤细、修长,怎么看都是出自姑娘的手笔。

胡炎心中纳闷,孔老楞这是当街调戏妇女去了?

张芸雷跟他关系最好,率先关心道:“三哥,您脸怎么啦?”

孔芸龙抬头,这才发现半道上有人,赶紧摇头:“没事儿,让门给撞了。”

胡炎顿时乐了:“不错呀,你家的门还长巴掌型的?”

“师爷,您甭取笑了,我这会儿心情不好。”孔芸龙满脸苦色。

胡炎骂道:“有事说,有屁放,就你这心态,一会儿上台掉链子怎么办?”

孔芸龙被小师爷一激,顿时也来气了。

说就说,这事儿说到天边自个儿也有理,正好让人给评理主持公道呢。

“师爷,这事儿你可得给我做主。我好容易相中一个姑娘,她对我感觉也挺好,这不开春了,我就琢磨着买个礼物,给她表白去……结果,您猜怎么着?”

“她一闻裙子,就说上面除了香水味,还有男人味儿,师爷,天地良心呐,我可真不是变态啊……老娘们的衣服,我能偷偷穿么?”

“光这人家也就原谅我了,让我以后注意一点。”

“瞧着款式不错,姑娘又把裙子往身上搭。我突然发现裙子胸口的色儿,竟然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就这么多瞅了两眼,想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儿,结果她说我是流氓,然后……然后……”

“我怎么能是流氓呢,明明我师父……呸,都是好人,都是正经人。师爷,这您是知道的,对不对?所以指定是哪个混蛋坑了我,我猜就是烧饼……”

孔芸龙越说越激动,表情咬牙切齿的,相当愤怒。

当然,也忍不住抬手捂自己的脸。

只是他这一顿跟说书似的白话,让三位观众反应不一。

李青整个人就是懵。

张芸雷皱着眉头,总感觉哪里不对劲。

胡炎则心里意外,不是吧,不会这么巧吧?

最后,他平静道:“衣服拿出来我瞧瞧。”

“哦,对,有,证据我可留着呢。”孔芸龙后知后觉的说着,利索的从烂纸袋子里,掏出衣服。

瞬间。

胡炎顿时呆在当场,妈呀,瞧这寸劲儿。

张芸雷眼睛瞪得老大,不但脸色变了,连呼吸都变了。

这下,他终于看清了轻柔白纱下的脸,竟然是……李贺东。

当某些画面从脑海里闪过后,他终于……

“呕~~呕~~”

孔芸龙顿时疑惑道:“他怎么啦?”

胡炎摇头:“没事儿,可能是刚才蒜吃多了,反胃。”

呕吐中的张芸雷,虽然恶心得不行,但脑子是清醒的,他摆着手,断断续续道:“三哥……呕……是李贺东……是他干的……呕……”

孔芸龙脑子顿时“轰”的一下炸了,满腔怒气再也不忍不住半分。

当即袋子往地上一扔,直接朝后台杀去。

“混蛋,你还我娘们!”

“还我娘们!”

“……”

胡炎瞧着他这架势,赶紧提醒道:“小三儿,注意朝肉多的地方下手,别把人打坏了,这不算工伤,没法报销的。”

也不知道孔芸龙听没听到,总之,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李青虽然听完了所有对话,但依然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回过头来看到旁边的张芸雷,已经呕吐得直翻白眼。

“师叔,他这样,下午唱不了《探清水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