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给我们带来很大冲击,但不代表你唯你独尊。”

“还有,你懂不懂尊重长辈?懂不懂什么叫家教礼仪?”

“你还是叶家子侄,叶门主的儿子,这素质,这涵养,对得起叶家两字吗?对得起叶门主吗?”

“你不要再糟蹋叶家和叶门主的声誉了,你跟清舞也不是一路人,汪翘楚是一个过不去的坎。”

“而且这里是汪家,轮不到你来撒野。”

她的声音陡然拔高:“狼叔、黑鲨、七杀,把叶凡给我丢出去。”

风韵妇人这一个强势,换来不少汪氏族人附和,群情汹涌:“来人,来人,把叶凡丢出去!”

只是门口并没有汪氏护卫冲进来,风韵妇人倚仗的三大高手也不见影子。

这让风韵妇人脸色微微一变,接着提高声音喝道:

“黑鲨、七杀、狼叔,把叶凡丢出去。”

还是没有回应。

“汪夫人,你说的黑鲨、七杀和狼叔,是不是他们?”

叶凡对着门口打了一个响指:“阿塔古!”

随着啪的一声,阿塔古大步流星的走入了进来。

他的双手提着两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肩膀上也夹着一个。

三人全都头破血流,全身软绵绵的,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俨然受到了重创。

正是黑鲨、七杀和狼叔。

风韵妇人和汪氏族人见状瞬间全身僵直。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从龙都带来的三大高手,被叶凡的人打成了死狗。

黑鲨他们可都是元老会培养多年的好手啊。

怎么就连声音都没发出就被打倒了呢?

“夫人,夫人,重大情报,重大情报!”

这时,一个汪家子侄从外面速度极快地冲入进来,额头全是汗水,满是震惊:

“蔡青青昨晚被人砍杀!”

“蔡氏府邸五百多人被人血洗,九大供奉全部战死!”

“武盟左使统率五百援兵也在半路遭受袭击全军覆没。”

“武城武盟十分钟前宣告易主,卓依依和八大教头他们向新主效忠!”

一个个消息像是闪电一样劈中众人。

尽管汪氏族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被证实的消息还是再让他们震撼。

最后一丝叶凡吹牛的侥幸都没有了。

叶凡完全碾压了他们的骄傲。

叶凡拉住了汪清舞的小手,踹翻几个汪氏族人走向门口:

“清舞,消息已经得到证实,你也可以松一口气了。”

“走,陪我去吃早餐。”

“昨晚杀到现在,连一口茶都没喝上,而且你也要好好歇一歇。”

走到门口,叶凡还扭头望向了风韵妇人玩味开口:

“夫人,夏国环境不错,我建议你长住。”

“而且你是清舞的母亲,母女聚少离多,容易生出隔阂。”

说完之后,他就带着汪清舞离开了。

“混账东西,威胁我,这是威胁我!”

风韵妇人闻言很是生气,把桌子拍的砰砰作响。

她想要下令把叶凡抓回来痛打一顿,但看到地上的狼叔和七杀他们又只好闭嘴。

连三大高手都被叶凡捶成这样,她再去挑衅叶凡也纯粹是自取耻辱。

接着,她发现,几十个汪氏族人的目光有些变化。

叶凡粗暴蛮横的行径,让汪氏族人很是生气,但一系列的手段,也扭转了他们不屑的心理。

特别是叶凡杀了蔡青青掌控了武盟,这意味着汪氏集团将会迎来高速发展。

汪氏族人开始有了拥护和讨好汪清舞的念头。

至少年轻一点的族人已经一扫刚才愤怒,感慨着叶凡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

这让风韵妇人嗅到了一抹危险。

“马上离开夏国,回龙都请老爷子主持大局。”

风韵妇人迅速作出了决定,随后带着几十号族人离开公司。

她要马上回去龙都,不给这批老古董投靠汪清舞的机会。

一个小时后,风韵妇人带着几十号人来到了武城机场。

她正要通过安检坐专机回去。

只是机场人员很清晰地告诉她:

“夫人,不好意思,你们的护照全部失效了。”

“你们专机也被人通告藏有炸雷,没有仔细检查之前不能升空离开。”

“你们还牵扯到夏国几宗重大经济案件,在没有获得官方的批准下,你们不得离境。”

“你们的手机号码也全部被注销了。”

机场人员提醒风韵妇人他们一声:“还请你们返回原地等待消息。”

无法离境?

风韵妇人和汪氏族人脸色巨变,完全不相信这一个变故。

只是他们很快发现手机无法通讯,护照也显示涉及案件无限期失效。

他们借来别人的手机四处打听。

结果全都证实他们被夏国官方拉入‘危险人物’名单。

限制通讯,限制离境,甚至限制离开武城。

而且他们在夏国的帐户也全都被冻结了。

几十号人,无法通讯,无法上网,还没有钱。

这等于黑户,寸步难行。

“混蛋!”

健身教练揉搓我的奶头动(被室友c哭)最新章节列表

风韵妇人怒骂一声,寻思怕是叶凡搞鬼。

只是此刻没有办法,她只能带着汪氏族人返回汪氏集团找汪清舞。

可来到汪氏集团,他们发现不仅汪清舞吃早餐还没回来,汪氏大门也不给他们进去。

公司保安彬彬有礼却非常强势挡住了汪夫人一伙人。

他们告知必须有大股东或者汪清舞的点头,汪夫人他们才有资格进去公司。

不然他们胡乱放‘闲杂人等’进去,整个保安部都要炒鱿鱼。

这气得汪夫人要吐血。

她借来手机打给汪清舞,汪清舞却关机了。

就在人心惶惶的时候,郑俊卿开着车子来到他们面前。

他落下车窗丢给汪夫人一张门禁卡:

“夫人,叶少说了,汪氏虽大,却没有汪清舞的容身之处。”

“同样,夏国虽大,也没有夫人的立足之地。”

“你们现在没有身份,没有通讯,没有钱财,还牵扯到案件。”

“别说回龙都了,就是在夏国,你们也寸步难行了。”

“不过看在你是汪清舞的母亲份上,他还是愿意给你们一个长住的地方。”

郑俊卿一笑:“这里,有吃有喝有电视看,算是叶少一点心意。”

汪妇人拿着门禁卡喝道:“这是什么地方?”

“蔡氏府邸!”

郑俊卿笑了笑:“对了,里面的血还没洗干净,辛苦夫人你们好好收拾了!”

说完之后,他就一脚踩下油门跑了。

蔡氏府邸?

汪夫人尖叫一声:“你们这些混蛋!我弄死你们,我弄死你们!”

郑俊卿无视她的吼叫,头也不回的离开。

汪氏保安也迅速关闭了公司钢门,还牵来两条大狼狗放在门口。

“夫人,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是啊,我们联系不上龙都,我们又成了黑户,手里又没钱,饭都吃不了。”

“这叶凡,在夏国的能耐也太大了,官方都有关系,简直黑白通吃啊。”

“来时还好好的,现在回不去了。”

“我们去求汪小姐吧,跟她认个错,再表态支持她,她应该会放过我们的。”

“没错,现在只能妥协了,不然不用一天,我们就要流落街头捡垃圾了。”

汪氏族人一扫会议室的威风,沮丧着脸劝告着汪夫人。

“要我向死丫头低头,没这么容易。”

汪夫人脸色如霜钻入唯一的一辆中巴车:

“我就不信,叶凡能困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