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在悬崖边的卢瑟赵,就差一步。

叶秦躲过警察的追捕,如愿地参加莫瑞脱口秀,他希望在自己最喜欢的节目里说个段子,逗人一乐,当一回真正的“小丑”,然后痛快地终结糟糕的一生。

画面里,他在后台通道里抽着烟,整个人被冷冰冰的蓝黑色调笼罩,红色的西装,橙色的马甲,全都黯然失色。

忧郁、悲哀、寒冷,通向死亡。

但当他登台时,色调转回明亮的黄,再一次拉回到现实,暖色调一点儿不温暖。

至少,对卢瑟赵是这样。

罗伯特·德尼罗饰演的莫瑞邀请他说一个段子,叶秦嘴角上翘,满意地轻笑着,不是因为癫笑症,完全发自内心。

特写给到他的笑话记录本,也是他的日记,上面字迹工整的是右手写的,而歪歪扭扭,都是左手。

随手一翻,翻到右手写的: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叶秦选择死亡,已经启动自毁程序。

“咚咚咚。”

“就这你也要翻本子?”

莫瑞立马打断,底下的观众哈哈发笑。

“我只是想把这个笑话讲好。”

叶秦克制着癫狂症,嘴角上下翻飞,忍耐道:“咚咚咚。”

“谁啊?”

莫瑞又一次不尊重地打断,压根就没想让他说段子取悦人,而是拿他当乐子取悦人。

他,就是乐子本身,他就是玩笑。

叶秦察觉到,想要乐子是吧?

于是乎,大大方方地承认地铁杀人案是他干的,刹那引起演播室一片哗然,而他在人群里肆意大笑。

“哈,哈,哈哈~”

画内,格格不入。

画外,不寒而栗。

影迷们看着银幕里的嘉宾在谴责,观众在发嘘,心情五味杂陈: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你若经我苦,未必有我善。

无数人,包括刘师师、汪曼春,竟萌生同情,因为叶秦杀的三个,都是人渣!

三观,因为他完美的演绎,慢慢扭曲。

这个世界最大的邪恶,莫过于伪装成正义的邪恶,而恰恰小丑的恶,就是如此的迷惑人心,是非难辨。

银幕里,叶秦愤怒地发言,振聋发聩。

这年头人人都是人渣,足以逼疯任何人。

哥谭当地的人太没有礼貌啦!

根本没人会设身处地替别人想想。

譬如眼前的莫瑞,播放自己的视频供人取笑,羞辱一遍还不够,还发邀请上节目。

这会儿,又他吗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抨击。

莫瑞正义凛然地斥责道:“看看你的所作所为而导致的后果,全城都暴动了。”

“哈哈哈!”

叶秦笑得更欢快,更狂放。

“你还在笑,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今天有人被杀。”

莫瑞越训斥,叶秦笑得越大声,要多自由,有多自由,语气透着无所谓道:

“我知道,再来个笑话怎么样?”

“不,我已经听够了你的笑话。”

莫瑞转头就要报警,驱逐叶秦下台。

原片里两人发生争执,主演凤凰叔咆哮如雷,因为惹恼了一个被社会边缘抛弃的孤独病人。

然而,叶秦的血是冷的,头脑也是冷的。

“砰!”

右手掏枪,一枪爆掉莫瑞的头,几股热血飞溅,有一道血水溅在他的脸上。

“取悦别人,是我的工作,不是你。”

“damn!”

凯特布兰切特看到这一幕,不禁爆粗。

“看到他用哪只手了吗?”

“左手?”克里斯汀·斯图尔特早就看傻了,脱口而出。

“不,是右手。”

张镇眼神尖锐,小丑杀人都是用左手。

而这回是右手,意味着小丑彻底地掌控了这具身体,全面吞噬了卢瑟赵的人格。

他“自杀”了,以另外一种形式自杀了……

一个细节的层层递进,胜过千言万语。

这就是影帝级平平无奇的表演!

“桀桀,今晚的节目就到这里,goodnight。”

嘉宾、观众们都吓得四散而逃,叶秦这个暴徒,却留在空荡荡的演播室,主动取代莫瑞主持脱口秀节目。

“哈哈哈!”

在放纵的笑声,他被逮捕。

每章都在做的校园污小说 被多个强壮的黑人灌满精

在押解的一路上,笑个不停。

窗外,到处都是美丽的风景线。

火光冲天,烟雾朦胧,暴力游行示威的垃圾处理工人们,举着铁锹、凳子、枪械、火把,尝尝工人爷爷的铁拳!

轰的一声,一辆垃圾车撞向警车,解救他们的偶像——

小丑!

镜头剧烈地摇晃,带给观众强烈的不安。

这里专门改用霓虹恐怖片的手法,时而推镜头,时而拉镜头,指不定在某个时刻,爬出个贞子。

慢慢地,镜头变得平稳。

画面中,叶秦因为车祸而短暂的昏迷,被人拖出掀翻的警车。

垃圾处理的工人、暴徒们把他高高举起,他如英雄一样,给举在空中传递。

人浪,一直把他推到警车车顶。

“起来,joker!”

“起来!”

宛如大型的xie教现场,恶魔在人间。

“哈哈,哈哈~”

叶秦在万众呼唤声中,释放着笑声,挣扎痛苦荡然无存,声音变粗犷,充满狂妄、大胆、放肆、疯狂。

舞蹈是那么地自在,却令人背嵴发凉。

世间已无卢瑟,只有丑叶!

镜头一切,一条弄巷里,托马斯韦恩夫妻被小丑煽动的工人们枪杀,挂了路灯。

布鲁斯韦恩目睹了一切,埋下蝙蝠侠的种子。

哥谭的秩序与混乱,同日同时诞生!

整个电影院寂静无声,像一座死火山,突然间,气泡冒出,岩浆翻涌,火山喷发了。

突然,所有人站起来鼓舞欢呼。

廖范站起来,“艹,真tmd的带劲啊!”

李沧东跟李美敬对视,苦笑不止:“我原本以为这届戛纳,没有比更绝望更现实,我错了。”

李美敬安慰道:“他毕竟是秦先生啊。”

几乎在场的所有参赛电影人们,此时的脑海里,全部涌现出这一个念头。

今年的金棕榈,根本没有悬念!

“joker!”

“joker,joker,joker!”

不光是观众们在鼓掌,在呐喊,媒体人、影评人都在叫喊,当影厅的灯光亮如白昼,目光齐刷刷地对准观众席的叶秦。

“谢谢,谢谢。”

他一边感谢,一边即兴地舞蹈。

掌声像是无休无止,足足鼓了十分钟!

“吉尔,已经结束了,不是吗?”

弗雷莫把手都鼓麻了,但就是控制不住这手。

“弗雷莫,当我们同意它入围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