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沾鱼身,保证鱼皮不破,护住鱼肉避免肉破汤出。

最后撒上干淀粉保护。

六成油温,吴龙提着鱼尾先把鱼头放入油锅里炸定型。鱼头定型后,把整条鱼入油锅。

蒸鱼的盘子上放葱姜片托底,不让鱼身贴在盘子上。也能让蒸汽可以从鱼身底下过。又放些底油、酒,保嫩去腥。

待鱼定型,立即用网漏勺托一下鱼底,将鱼捞出,放在盘子的葱姜片上。

大火蒸。

蒸鱼过程,切菜摆盘。

菜刀在手中舞起刀花,切青红椒丝、姜丝、大葱丝。

先是切成片,再将这些配菜压在手下,吴龙右手的菜刀突然一阵模糊。

只听见菜刀与熟砧板发出一连串密集的哒哒哒声。

青红椒丝、姜葱丝就在菜刀的另一边出现。

菜刀如银燕抄水掠过砧板,青红椒丝、姜葱丝被铲到菜刀上,随菜刀走出弧线,落入碗中备用。

抓起一把芥兰,切叶留梗,一搓成团,抓头竖起削去叶柄。按倒一拉,芥兰成排。

刀身一阵模糊。

哒哒哒响成一串。

菜刀左边的芥兰梗极速减少,菜刀右边芥兰圆片迅速增多。

刀身放平,一个铲抄,把芥兰圆片送入油锅过油。漏勺捞出一抖,顿时将油沥干。

芥兰圆片变得更加翠绿诱人。

又一甩,芥兰圆片飞向大盘,整齐地落入大盘中,平铺排满一盘。

两个小洋葱扔到空中,手中两指宽的尖刀在空中来回挥切。

小洋葱在空中变成圆片。漏勺突然而至,将所有圆小洋葱片收入其中,往油锅里一过。

出锅一抖,油即沥干。

再一甩,小洋葱圆片从漏勺飞出,在空中分出一个个紫色圆圈。这些紫色圆圈落入大盘中,摆在平铺在大盘的芥兰圆片上。

一眼望去,竟给人感觉大盘如海,碧波荡漾。芥兰圆片是碧波,小洋葱圆片是圈圈涟漪。

白萝卜上手,小刀在白萝卜上来回飞掠,白萝卜皮不断飞出。

眨眼间白萝卜皮去净。往砧板上一放,刀光五晃,白萝卜平均切成六截。

拿起一截白萝卜,在左手上不断转动。右手的小刀不断翻飞。

不到半分钟,一朵白莲出现在吴龙手中。

很快,六朵白莲雕完。一起过油锅,抖干油,飞入大盘中,在盘边等比例摆好。

碧海生莲!

时间到。

大火烧油。

用夹子取出蒸好的灌汤黄鱼。手一甩,灌汤黄鱼从盘子飞出,甩上空中。

吴龙拿起摆好盘的大盘,移到灌汤黄鱼下方。待灌汤黄鱼落下,一个卸力接住。

灌汤黄鱼稳稳地落在大盘上。鱼没破,里面的汤没流出来。

此时的灌汤黄鱼,不是侧躺在大盘上,而是鱼腩贴在大盘上,鱼背鳍在上,如在盘中游。

碧绿的芥兰圆片,紫色的小洋葱圈圈,白色的莲花。

碧波荡漾的大海中,灌汤黄鱼尽情遨游!

吴龙拿起青红丝、姜葱丝撒在灌汤黄鱼上。

再将滚油浇在上面。

嗞嗞作响,香气扑鼻。

热气腾腾,如同蓬莱仙海,又或是南海普陀莲花池,一条灵鱼浮现凡间!

镜头给这盘灌汤黄鱼特写,在屏幕上看,翠绿底点缀紫圈,配上金黄的灌汤黄鱼,如同一幅重彩工笔画。带着特有的视觉美感,将美食三字诀“色香味”中“色”表现得淋漓尽致。

穿旗袍的传菜美女将灌汤黄鱼端给评委。

无相功的影响,再加上这盘灌汤黄鱼卖相好、色香味俱全,三个评委此时已不是表演,而是真的被这道菜吸引。

他们盯着这道灌汤黄鱼,忍不住先闭上眼睛,吸一口灌汤黄鱼散发的香气。

“好香!”

“真香!”

“从来没有闻过这么好的鱼香味!”

“黄鱼乃鱼中贵品。我吃过那么多黄鱼,从来没有一次在吃之前,闻到这么香的黄鱼味。”

“这一定是黄鱼里面的海珍香气与黄鱼鱼香结合,才会发出如此诱人、引发食欲的香气!”

“再配上这独具匠心的摆盘,色、香、味三字,已得其中二字。”

“就让我们看看,这灌汤黄鱼的味,到底如何。”

三位评委喝水漱口。

三人拿起筷子,一起扒开鱼肉。

鱼里的汤汁顿时流出来。如同仙石间流出的琼浆玉液一般,里面的干贝、海参等美味也随之流出。

香气再次被激发,三人不由再吸一口气,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陶醉”二字。

“香!”

“真香!”

“极香!”

“像佛跳墙的气味。”

“又比佛跳墙的香气更香、更特别。”

“应该是被包裹在鱼身里,经过蒸煮,与黄鱼的鱼香相互混合,才形成这独特的香气。”

诱女偷伦初尝云雨 在酒店落地玻璃窗前做

“这是,珍珠汤丸?”

三位评委没有夹鱼肉,一个个拿起汤勺,先舀起从鱼肚里流出的汤汁和海鲜。

冒着热气的汤,在勺子里如同仙气一般。让人甘愿冒着被烫伤舌头,也要迫不及待地品尝。

细细放在嘴边,先观其形,再闻其味,然后才慢慢入口细品。

“好!”

“好!”

“好!”

三评委连续叫出声。如同山谷回音,却是三个不同的声音。

“这种由内功炖出来的汤汁,不仅火候十足,而且味浓而不重。”

“何止味浓不重,更是醇而不腻!”

“这些食材均为极品,互相混合又生出重重味道变化。如同太极分两仪,两仪成四相,四相出八卦,八八六十四,变化再变化,回味无穷也!”

“以佛跳墙为例,极品佛跳墙,要炖足七七四十九个小时才算大功告成。即便减少时间,至少也要六个小时以上。可刚才吴龙却用内功催生猛火,以内力拍打瓦罐。熬制这极品汤汁,只要区区几分钟。却比炖足四十九小时的佛跳墙还要强!”

“看来,真正的厨艺只有功夫才能做出来。此言不虚也!”

三人意犹未尽地尝完汤汁海鲜,又用筷子夹鱼肉。

筷子夹进去,鱼肉皮连肉断,看起来就知鲜嫩无缘。

洁白的鱼肉,如出水芙蓉,又似仙桌圣品,让人想要赶紧放入口中尝鲜。

“好!”

“嫩!”

“弹!”

“油炸过而不熟,蒸出时间刚刚好。”

“鱼肉吸收了极品汤汁,形成独特的鲜香!”

“香气、味道皆是层次不同。每一次咀嚼都有一种味道和香气出来。可是,却又将各种海鲜的鲜味融合成浑然一体。妙妙妙!”

三个评委不顾个人形象,再次吃起这道灌汤黄鱼。

刘锦秋大喊一声:“咔!”

“好!”

“完美!”

欧家丰和其他人赶紧冲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