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丽丽看了一眼肖老板粗砺的手,知道就是这只手给他们拿的烧饼,但她肚子饿了,好顾不上那么多,冲老肖说声谢谢,开吃。

“这个女娃还挺懂礼貌”,老肖心中赞许,“看来是受小周影响了。”

周道跟老肖寒喧几句,也开吃。毕竟他也饿了。

“味道真好!”魏丽丽不由得赞叹了一句。

杂烩汤虽然黑乎乎的,但品类丰富,什锦、粉条、豆皮、萝卜丁、牛肉丁、猪肚、花生米、大料……勾以芡粉,透明而爽滑,撒上葱花,点上食醋、香油,这在后世就是养生汤,好喝,过瘾。

周道边吃边说:“肖叔,这杂烩汤越来越好喝了。”

老肖咧开大嘴笑了,很开心。

“好吃就多吃点。”老肖此时心情安适,挪了挪屁股欠身坐在构木板凳上,安心看着他们两人用餐。

周道听着,这话怎么不对味?

云河县民风淳朴,这个时代的小商人,如果是熟客,不会有人动员你多花钱的,老肖的这句话,明显是要让周道吃免费午餐的意思。

难怪他坚持不让白白净净的司机师傅进店,原来他是不想免费招待一个对自己不尊重的人。

你把我看成怪物,我为什么还要便宜你?

周道心中有了数,老肖这是因上周道上次帮他带了包裹,这次用杂烩汤来免费招待他。

其实他早就想到了。

这也是他不想带魏丽丽他们来这家店的原因。

老肖找个凳子坐下,其实正常坐的矮凳,他都要欠欠屁股才能坐上去。

“小周,今天好巧,小蝶今天又对我发脾气,我不知道她是怎么会事。你要是时间紧,就算了,要是有时间,就等他放学了劝劝她。”

周道边吃边说,“肖叔,今天时间紧,我还要赶着回家办事,等我办完了,去宛都的时候我找个时间来看她。”

老肖脸上绽出笑,“那敢情好。你不知道啊,小蝶跟你投缘,上次你走后,她一直念叨你,说周道哥哥什么时候来看她。”

周道,“她最近学习进步不小吧。”

老肖:“学习的事她也不让问,学习班回来就一个人关在屋里不出门。”

老肖想说,“她是不是有自闭症倾向,否则为什么为一个见过一次面的乡下人天天念叨?”

但老肖是有素质的人,这话他没说。

“可能是逆反期吧,小孩子们都会经历这个阶段的。”周道淡然道。

作为一个临时听众的魏丽丽,无意间看到靠后的墙面上,挂着一个小型镜框,里面一张黑白照,老肖和那个应当是肖婶的人中间,站着一个面带笑容的小姑娘。

五官端庄,面带微笑,不像有自闭症的样子。

看看两个人快吃完了,老肖说:“小周,上次你帮我捎来的包裹,是我紧着用的,让你受累了,这次呢,凑巧,肖叔又想劳烦你一件事,不知道你愿不愿帮忙。”

周道说:“啥忙,肖叔尽管说,别说一件,多少件都成。”

老肖高兴了,“难怪小蝶总念叨你,你的性子就是好,不像我那个表侄子军,性子上就没这么稳重了。

是这,紫陌乡不是邮递不太方便嘛,我表姐,哦,就蒋子军他妈,想让我代她给子军在城里买个学外语用的音响,我看了很多商场都不合用,你猜怎么着,后来我在电视上看到了。”

老肖故作神秘状:“就是宛都电视台电视购物的那个飞浪音响,我托邻居老刘给订了一台,399块,老便宜了!比在商场买实惠多了。”

周道和魏丽相视一笑,嗯,是便宜!

这是中了周道的套路了。呵呵。

“……”

老肖全然没有留意他俩的表情,内心不安的说:

“我的意思呢,就是你不恰巧要回家嘛,要是顺带帮我把这个音响捎回去,那就忙我一个大忙了。”

周道很干脆:“没问题!”

这一说,老肖高兴了。

跑到后院,抱了一个箱子出来,这箱子看起来比他人还高。

其实不过就是飞浪音响的一个瓦楞纸包装箱而已。

放在一边的案子上,老肖犹能面不改色。

“放心,肖叔,蒋子军是我同学,我知道他家住哪里,回到紫陌乡后我就把这个音箱送过去。”

老肖老脸上绽开笑,又从一个箱子里掏出个布包,展开,拿出几张粮票递过去,“这个是二十斤全国粮票,我算看出来了,小周你是到处闯的人,用得上。”

周道虽然知道这东西眼看就要废除了,但老肖不知道,在他眼里,这就是他最宝贝的东西。

很污很能把下面看湿的小说(杂交怀孕)最新章节列表

“肖叔,现在出门在外没有粮票也能买到东西吃了,这个留着你自己用吧。”

老肖不乐意了,“你是嫌少?我知道现在有钱就有饭吃,但是有的国营食堂,没有粮票他有吃的也不卖给你。再说了,拿着粮票买吃的,又省钱又便宜。”

这倒是现实。

拿着全国粮票,去国营饭店买个馒头,都便宜不少。

周道左右看了看说,“怎么没见肖婶?”

老肖神色黯淡,“你肖婶身体不好,干不了活了,这个店现在就剩我一个人撑着。我这里烟薰火燎的,她被她娘家侄子接去住两天,估计快回来了。”

周道悄悄把一张50元的人民币压在筛子下面。掏出5块钱,“肖叔,再打包两个饼子吧!”

老肖不高兴地道:“快收起你的钱,你给我帮了这么大忙,我还能收你的钱?这两个饼子是帮那个小伙子带的吧,好吧,看在小周的份上,送两个饼子给他!”

周道笑着接过饼子,“谢了肖叔!”

但五块钱老肖怎么也不收,你要硬撇下他就发火了。

那就不强人所难了。

周道把5块钱又装回口袋,拿上打包的饼,告别。

“记得找机会过来劝劝小蝶。”

“好咧!”

周道打了招呼,与魏丽丽一起走了出去。

身材浑硕、面庞墩实,头顶鸡窝状烫发的邻店老板娘,眯着笑脸问:“老肖,没收钱?你家亲戚?”

老肖道,“亲戚。”

胖老板娘,“跟他们一起那个蛮俊的小伙子怎么提前走了?那个也是你亲戚?”

老肖:“……”

胖老板娘:“肖叔到底是不是嘛。”

老肖:“董姑娘你是不是有病了?”

“死矬子,你才有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