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关大狗说了一下这个事情,这家伙答应的那叫一个痛快,随后韩谦打给苏亮,后者告诉韩谦他已经开始准备伴郎服了,问韩谦有几个伴郎。

韩谦懵了。

随后打电话给虞诗词,结果告诉最起码得五六个吧。

韩谦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找到了三个,剩下的去哪儿找?几个发小应该要当天来滨海,而且和这几个姑娘不熟悉,也闹不起来,随后韩谦一个电话打去了京城,洛赋接到电话后纠结了一会,最后还是答应了,同样的一句话。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韩谦小声嘀咕。

“说的好像我很滥情一样。”

剩下找谁?

认识的都是老家伙,也不能让他们去啊!也不能把冯伦从监狱里面抓出来啊!

林纵横不死该多好啊!

想了一圈也没想到人,打车回家,结果又偶遇了那个出租车的司机,两人对视一眼,韩谦指着这个家伙怒道。

“你闭嘴!不许说话。”

司机哈哈笑道。

“这是又要送你去医院?”

“回家!”

一路上司机没在开口,下车的时候韩谦掏钱时司机开口了。

“滨海这么大,出租车这么多,估计你这身份打车的机会也不多,都是缘分,钱就算了。”

韩谦转头笑道。

“哎呦!上次我记得你也没要钱吧?你跑的比兔子都快。”

司机憨憨的笑了笑,韩谦再道。

“你不认识我?”

“认识啊!你出院做得我的车啊!“

“不是!你不知道我叫啥?”

“不知道啊!”

“我叫韩谦。”

“好嘞!我记住了!”

韩谦外头看着司机,司机疑惑的看着韩谦,僵持了一分多钟,韩谦叹了口气。

“我八月份会结婚,到时候来参加我的婚礼啊!”

“几号?哪个酒店啊,你这小子不诚实。”

“不用我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今天这个车钱就当做你随礼了。”

关上车门,韩谦进了小区,脸肿成这个样子可不能回老妈那边,估计这会老妈的火气还没消呢,这一路上韩谦都是捂着脸走的,生怕被小区的孩子们看到。

回到家,关上门,韩谦叹了口气,这时候温暖的声音传来。

“你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韩谦被吓得一机灵,转身看着温暖惊呼。

“你怎么没上班?”

“下班了啊!早退了一会,咦?你又打架了?我说老公啊!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怎么向孩子似的天天打架呢?你脑子是不是缺点啥?过来我瞅瞅。”

走到沙发前,温暖看着韩谦的脸,表情鄙夷。

“女人抽的?”

韩谦叹了口气。

“除了几个妈,哪个女人敢打我耳光?和柳笙歌在海边打了一架,下午那阵见到诗词了,她和说了一下婚礼的事情,找伴郎找到了柳笙歌了,没办法啊!身边的年轻人少,我那几个发小和这些姑娘不熟悉,又闹不开。”

“现在找到几个了?”

“三个啊!”

“柳笙歌,关大狗,苏亮?”

“嗯!”

“估计你也就认识这个三个算是年轻的人了,你饿不饿?”

看了一眼时间才四点,韩谦摇了摇头。

“不饿啊!”

谷温暖哦了一声,过了大约五分钟,温暖再次开口。

“老公啊,你饿不饿?”

“我··饿!有点饿了。”

“饿了啊!你想吃什么?我去做饭。”

嗯?

韩谦眼神惊恐的看着温暖,摇头道。

“我不饿了。”

“哦!”

又过了五分钟,温暖突然躺在了沙发上,轻声道。

“老公你饿不饿。”

韩谦站起身眯眼笑道。

“我去做饭,我饿了。”

“老公你想吃什么呀。”

“米饭吧,我看看家里有什么菜。”

“米饭啊!你天天吃不腻么?你换个口味吧,我看你长得都像大米粒儿了。”

“小米水饭?我做点鸡蛋酱?”

“吃完一会就饿,喝一肚子水。”

“那我做手擀面?”

超级乱婬伦怀孕小说全集|她渐渐放弃了抵抗 慢慢迎合

“你怎么总吃面条啊,不腻味嘛?多麻烦啊。”

韩谦双手掐腰看着温暖,沉默了许久,闭着眼叹气道。

“吃火锅?”

温暖嗖的一下站起身,随后感觉自己可能不够矜持,再次躺在沙发上低声道。

“我什么都行,我只是在担心你,火锅就要鸳鸯锅吧。”

韩谦再次叹气。

“家里没有鸳鸯锅。”

“我有电话,我订一份啊!”

看着温暖熟练的打着电话,韩谦走上前蹲在姑娘的面前,低声道。

“你想吃火锅就直说呗。”

温暖拿开用脑门轻轻撞了韩谦一下,低声道。

“我不想吃火锅,是你说的,你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善变呢?”

“吃!就吃火锅,但是我感觉今天你有点不对劲呢?以前每次想吃火锅都吵着闹着的,今天矜持了啊!”

“我说了!是你想吃!你在絮叨我砸死你。”

韩谦闭嘴了,等温暖点完了火锅,姑娘起身突然扑向韩谦,把心爱的男人压在身下,用脑门轻轻撞着韩谦的脑门,这一下两下的还好,等着姑娘一口气撞了二十多个,韩谦忍不住了,伸出手推开姑娘的俏脸。

“你这是要温水煮青蛙弄死我?”

温暖嘟着嘴小声道。

“闲着无聊嘛,我不揉搓你,我还能揉搓谁啊!燕狐狸怀孕了,现在我只要靠近,她就用肚子对着我,烦死了!”

火锅送来了,看着两只青蛙被温暖扔到了锅里,韩谦一点胃口都没有了,就静静的看着姑娘吃火锅,温暖也不理会韩谦,反正他不喜欢吃,也不勉强。

饭后,温暖洗漱上楼,把韩谦也拽上了楼,走着楼梯的时候韩谦的心里都在突突,这姑娘不会是想···

等躺在了床上,韩谦紧张的不得了,温暖拿过电脑指着屏幕上的凤袍轻声道。

“这个衣服怎么样?我要穿凤袍,我要告诉燕青青,我温暖才是皇后娘娘,她就是个小宫女!”

看着标价三万多的衣服,韩谦眼角抽搐。

“就为了置气?”

“对!就为了置气,等他孩子出生,我还给他孩子看咱们俩的结婚录像!”

韩谦捂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