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纪文章的情绪都处在失控的边缘,两人高昂激动的声音不间断的响着,斥责着君部,斥责着边禁军团,不断的给东城无敌和邹木林两位豪门集团的理事施加着压力。

屏幕上是不断爆炸的炮火,冲天的浓烟,飞溅的血肉,厮杀的军团。

北海和炼狱军团的精锐在浴血军团的一次次冲锋之下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被碾压着,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北海军团和炼狱军团的总规模直接缩小了一半,在整个黑暗世界都能叫得出名号的高手更是陨落了将近十位。

而且这种损失并没有减缓,反而随着北海军团和炼狱军团不断减员,联盟的各个部门协调开始失衡,几万人的精锐正在以一种更加迅猛的态势崩溃着。

东南集团的两位理事如坐针毡,几乎是度秒如年,当万青云再也承受不了肉眼可见的损失而歇斯底里的冲着东城无敌发泄情绪的时候,纪文章终于也对着君部开火。

只不过纪文章的火力被邹木林轻松接了过去。

东城无敌默默的抽着烟,随意听着万青云的怒吼,心不在焉的点着头,漫不经心的敷衍着,态度很明显,那就是你说的都对,但我就是不听,你能咋的?

那边纪文章和邹木林似乎动了真火,几乎就要在李华成的办公室里大打出手。

其他理事乱七八糟的说着话,插科打诨,又好像是在拱火,落井下石的,幸灾乐祸的,整个办公室烟雾缭绕,热闹的跟菜市场一样。

李华成吃瓜看戏,兴趣盎然,他无疑是诸位理事中最理智的,不是因为事不关己,而是他早已确定这一战根本无法避免,今夜各方面的局面必然会失控,既然无法阻止,那就只能默认,在吵吵闹闹的环境里,他的内心已经有了好几套的方案来应对今夜之后的局面。

今晚的乱局和各方的损失都不可避免,只不过一切目前而言,还算是处在掌控之中。

所以,安心吃瓜,把今晚这个瓜吃透,至于别的,他又不适合表态,所以也做不了其他事情了。

李华成掏出香烟拆封,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的争吵,另一只手去摸打火机,但却摸了个空。

他微微愣了一下,去翻自己另外一个口袋,却突然觉得手上一空,自己拿着本来打算递给东城无敌的香烟就在自己手里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在外人眼中,就像是他突然冲着东城无敌伸出了手。

东城无敌茫然抬头,看着有些发愣的李华成,他微微愣了下,也伸出手。

然后在一片乱糟糟的气氛里,李华成和东城无敌莫名其妙的握了个手。

会议室安静了一下。

万青云直接吐了口血。

......

东皇宫,安安静静的小诊所内,一身贴身机甲勾勒着火爆身材的年轻女人晃动着头顶的两根粉嫩短角,动作娴熟的泡了一壶茶。

轩辕无殇还在看着南方。

不大的卧室里,这对未婚夫妻之间弥漫着一种很怪异的气氛。

“你离我近一点呀。”

女人轻轻说着,语气有些不满:“我都好久没见你了。”

“是吗?呵呵,呵呵...”

轩辕无殇干笑着,转头看着坐在桌边体态娇柔但气质却无比英武的未婚妻。

她是真的很美,那种美张扬妩媚,侵略性十足,一举一动都有着极为鲜明的魅力,即便是放在星空,这位公主也可以说得上是很少见的那种美人,若非如此的话,轩辕无殇当初也不至于忽略了很多东西,头脑发热的对她一见钟情了。

他转头看着自己的未婚妻,眼睛里闪过了一抹迷恋,继而又闪过了一丝恐惧。

“来喝杯茶,这是我从...咦?”

女人的手掌突然摸了个空,她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身边的桌子,却突然发现自己刚刚泡好的茶,甚至连同茶杯都消失不见了。

女人眨了眨眼睛,有些茫然,看上去很是呆萌。

“我的水呢?”

她轻轻问道。

“大哥拿走了吧?”

轩辕无殇的语气有些木然。

女人似乎有了些兴趣:“这就是皇曦陛下的高维视野吗?”

星空中有太多关于皇曦陛下的传说,只不过因为相隔的时间太久,大量资料缺失,在就连至尊的记忆都会缺失的时光里,最初那个时代已经变得越来越神秘,关于皇曦的各种传闻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离谱,但关于皇曦的高维视野却是有很多记载的。

据说如今能够让中立阵营勉强生存的底牌,超脱于所有神器,作为阵营最强底蕴的世界尽头,就是皇曦用自己的高维视野发现的。

高维视野只是一个称呼,据说皇曦的视野可以在某些情况下进入三维之上的更高唯独,甚至可以模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在的视线里,可以直接将三维空间变成高维时空。

那是没人可以具体描述出来的画面,但根据一些记载,全盛时期的皇曦,不要说在一个星球范围内拿走某些东西,他甚至可以横跨星域直接拿走敌对人物的能量核心。

因为在那种视野之下,整个世界似乎都会多出无数个其他人根本就看不到的角度,寻常上百亿光年的距离,在那种角度之下,距离其实只有几公分。

高维视野当然不是绝对无敌,同样有着无数的限制,可在很多情况下,这种视野的存在足以做成很多在常规条件下无法成功的事情。

而这种视野,即便是如今号称阵营第一至尊的轩辕大帝都没有。

目前全世界范围内,这种视野只属于特定的几个人,是在世界诞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于旧世界的几个人。

在最初时期,这种视野是独一无二的,全世界只有皇曦拥有。

而现在的,全世界也只有两个人拥有这种能力。

一个是目前的李天澜,真实烙印的暂时复苏,让他有了主动使用这种能力的资格。

第二个则是已经拿到了诸世界,变得完整,并且掌握了权柄的战神。

秦微白理论上也有这种可能,但还差的有些远。

而人皇也有着这个可能,他的高度够了,但比起战神,却又差了一点幸运。

女人默默的看着空空如也的餐桌,轻声呢喃着:“真是神奇。”

“也没那么夸张。”

轩辕无殇摇摇头:“我记忆中大哥似乎说过,无论什么东西,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基础的。”

女人点了点头,突然站了起来,眼神里透出了一抹异样的妖娆:“我还没见过大哥,不过,他暂时应该不会来了对吗?”

“啊,这个...”

轩辕无殇有点慌。

女人上前紧紧搂住了轩辕无殇的脖子,红唇之中的喘息如同一缕清风:“你想不想我?”

不等轩辕无殇开口,女人就极为霸道的开口道:“证明给我看。我很想你,你现在就可以验证。”

“这个...这里...”

轩辕无殇眼睛里闪烁着渴望,但恐惧却更深了。

女人扭动着身体,强硬道:“我要你摸我的角。”

轩辕无殇颤抖着把手掌移向未婚妻的头部,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那会是一个从极度快乐到极度虚弱的过程,这个过程会从享受到犹豫到吃力到勉强,到骄傲被踏碎,自尊被碾压,最终被吃干抹净的过程。

这几乎已经成了轩辕无殇内心的阴影。

龙性本...

这句话某种意义上是没错的,因为轩辕无殇切实享受到了未婚妻的风情万种。

但龙族的内心同样有着近乎偏执的忠贞,在确定了自己的伴侣之后,它们所有的热情都只会朝着自己的伴侣释放,那种作用于基因层面的欲望对于龙族而言或许只是寻常,但对于人族而言却如同烈火,这根本就不是权限可以解决的事情。

轩辕无殇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女人粉嫩的龙角,女人的身体逐渐酥软,轻轻呢喃着。

一片粉色的雾气从女人身边升腾起来,将她和轩辕无殇完全包裹。

雾气升腾的瞬间,轩辕无殇突然意识到了一个无比惨烈的事实。

龙族先天的身体特性摆在这里,无论在哪,它们都可以说是星空中最强的种族。

可这里是真实环境。

在这里,他不是拥有着磅礴生机的圣徒。

他只是一名医生。

只是一名医生!

轩辕无殇大口呼吸,他大无畏的身体似乎早已忘记了曾经的惨淡结局,战意昂扬的蠢蠢欲动,可他的内心却已经在高呼着救命,但却无人声援。

......

战神提供了烟。

李天澜提供了茶。

夜风吹动着荒草,安南北境的夜色似乎无比安然。

“我做不了什么。”

李天澜接过香烟吸了一口,主动开口,语气清淡,他说的是实话。

真实烙印带动的金色光芒覆盖了星空,但那是真实烙印的作用,这确实也是他的意志,但都属于还不曾复苏的意志,真实烙印如今只是初步激活,这说明李天澜迈过了今晚的生死观后,在巨大的压力下身体再次蜕变,已经做好了迎接曾经记忆的准备。

可这对他的实际战斗力并没有太大的帮助。

当然,如果以他现在的状态去面对联盟,那毫无疑问是可以碾压的,他的实力就算不变,可自身的记忆和经验摆在这里,就算现在的联盟在来一个王天纵,李天澜也摆得平,但根本没什么意义,而且李天澜也做不到。

他夹着烟的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联盟。

战神顺着他指着的方向望过去。

世界的撕裂感顿时扑面而来。

他们所在的位置虚空已经消失,但显然并没有真正处在真实环境内,联盟如今距离他们只有几百米的距离,可彼此之间,却完全像是两个世界。

李天澜在抽烟。

战神在喝茶。

可几百米外的联盟却是完全凝固的。

视线里的王圣宵似乎做了一个要起身的动作。

林十一正在微微眯眼。

李狂徒正在蓄力。

使徒身上的机甲碎裂,正在有无数的金属碎块从他身上剥离出来,他搀扶着浑身上下都是鲜血的圣徒,圣徒微微弯着腰,嘴角溢血,一滴鲜血顺着她的下巴流淌下来,但却没有滴落,而是凝固在了半空中。

不,不是凝固。

战神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视线之内,联盟每个人的动作好像都是凝固的,但实际上却是一直在动,就算凝固在空中的那一滴血,实际上也在缓缓向下。

只不过每个人的动作都被拉长了无数倍。

又或者说,是时间被拉长了无数倍,以至于每个人此时的行为,包括天地万物,包括引力,都变成了慢动作中的慢动作。

圣徒一米七二的身高,此时弯腰的情况下,脸庞距离地面不到一米五。

那滴血珠处在下坠的过程中,距离地面只有几十公分。

而这几十公分的距离,在被拉长了的时间中,那滴血珠坠落到地上,至少还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同样的,王圣宵想要完成那个起身,林十一想要眯起眼睛,也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

但每个人眼神里的情绪都很正常,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动作的缓慢,起码这一刻,在他们的感知力,时间流速是正常的。

那么问题来了。

现在这种情况,是战神和李天澜的时间被加快了?还是联盟那边的时间被放慢了?到底哪一边才是不正常的?

战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李天澜:“你欺骗了时间?”

“我现在没有这种本事。”

李天澜摇了摇头:“我的真实烙印激活,暂时恢复记忆,但这些记忆,不是我的本体能承受的,也不是真实环境可以承受的,如果是在真实环境里,我现在的状态连一秒钟都维持不了,所以我修改了这片区域的时间,真实环境一秒,这里可以是几个小时,这样我们可以多说两句。”

李天澜把烟头按灭在了面前的土地里,笑道:“所以我现在基本上没有战斗力,只是意志先一步到达了这种可以修改时间的高度,但实际上,正面战场上,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能修改这片区域的时间,但你一道剑气,就可以将这片区域破碎,到时我也就消失了,你面对的,会是没有恢复记忆的我。”

“意志达到这种高度...”

四合院肉车加加秦淮茹不让碰(被cao翻了H)最新章节列表

战神的声音低沉:“所以说,你还是成功了?现在的你是什么状态?”

“比最初更进一步。”

李天澜平静道:“如果我这次成功回归,会比最初时更强大一点,在我的领域内,世界的影响可以被压制到最低。”

战神端着茶杯的手掌无意识的震动了一下,些许的茶水从茶杯里洒了出来,落在了草地上。

比最初更进一步。

而所有人都知道,最初的皇曦,才是皇曦真正的巅峰状态。

那种状态下的他在世界恶意的包围中创造了中立阵营,然后世界才有了秩序与暗影。

那种状态下的皇曦掌控着中立阵营所有权限的权柄,是真正的至高无上,那种高度,即便到现在,也没人能够超越。

比那种状态更进一步的话...代表着什么?

是权限到达极限之后的风景么?

“真实?”

战神的声音有些干涩。

“只有意志能到达真实的高度。身体很难,但应该可以看到希望了。”

李天澜微笑起来:“当我的意志不受世界影响的时候,我的权限应该可以打破阵营的框架,我可以成为末日,甚至成为未知,任何阵营,任何权限,我都可以达到巅峰,理论上来说,当我掌握所有权限的权柄的时候,就是我可以取代世界的时候。”

“所以,有可能成功吗?”

战神眼神灼灼的看着李天澜。

李天澜沉默了很长时间,才摇摇头:“我可以成功,但人族没可能,与世界对抗,本来就是最绝望的事情,即便我成功回归,还是没有希望。

如果我回归星空,我唯一能做的,也许就是让人族过的更好一些,又或者更糟一些,起码,是死的更有尊严一些。”

万古以来,无尽岁月,从懵懂到清醒,希望从来都是最虚假的东西,也是最不值得奢望的东西。

人族存在的意义,似乎就是在挣扎,在抗争,轰轰烈烈的覆灭,轰轰烈烈的重启,灭绝与新生,不断反复,却又无能为力。

“不管怎么样...”

战神嘴角扯了扯:“起码你成功了,迈出这一步,世界也会多了些许变数。”

“我闻到了嫉妒的味道。”

李天澜嘿嘿一笑。

战神冷笑了一声,翻了个白眼,这一刻没有战神,也没有皇曦,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旧世界还存在的那段岁月,那段时期没有人族这个词汇,他们依旧是现在的外形,但却是另外一种称呼。

他们生于盛世,崛起于乱世,终结了世界,战火飞扬。

掌控大局的手,锋芒刺骨的剑,最惊艳也最执着的灵魂,还有无处不在的辅助。

四个人,风风雨雨,生生灭灭,但无论经历什么,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始终都保持着少年的模样。

“我嫉妒什么?你应该谢谢我,当年也就是我没出手,不然曦白一定是我的。”

战神一脸鄙夷:“她可是你亲妹妹,真是够禽兽的。”

“滚。”

李天澜一点都不客气。

“说真心话,当年我就觉得曦白在暗恋我。”

战神一脸严肃。

“果然,装逼还是你最行,当年我就知道了,你这种莫名其妙的自信可能就是你成功的基础。”

李天澜搂着秦微白,一脸鄙夷。

莫名其妙的自信。

成功。

这插的完全是双刀。

战神嘴角抽搐了下,闷头点了根烟,大口吸着。

李天澜伸出手给战神倒了杯茶。

“你觉得,我应该效仿你吗?”

战神突然问了一句。

“你的道路,也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