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让炎黄科技人事部的人带他办入职手续。”

倪南正式入职炎黄科技。

许大茂只是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叶舟接着询问说:“许先生,倪南毕竟在联想的时候就是总工,我们要不要也...”

“不需要,谁的业务能力和协调能力强,自然谁就是总工,以往的资历在炎黄科技没用,这事我会处理的,你不要管了。”许大茂回了一句。

如果在许大茂第一次邀请这位倪总工的时候,他要是能立即答应下来,那么这个总工的位置肯定是他的。

但三番五次之下,许大茂早已经没了耐心。

数百名科研人员当中,倪南的业务能力绝对不是最顶尖的。

挂断了电话,许大茂笑呵呵的逗弄着自己的我女儿。

“爸爸。”

“嗯!”

“爸爸,狗狗。”

“要去看狗狗啊,那爸爸带你去看狗狗好不好。”

寒冬腊月的,先是给小么穿的厚厚的,然后抱着小丫头来到院里。

院里两个女儿、两个儿子玩的正开心,一颗颗雪球嗖嗖不停闪过。

但是因为年龄和血脉的压制,许曈和许曜全然不是两个姐姐的对手。

被打就有他们的份...

毛球和蛋黄已经是两条老狗了,现在只是在窝里安静的趴着,一点也没有以前跟着孩子们一起撒野的意思。

而辛巴则跟在许曦小姐俩身边,许曈和许曜每次扔雪球,它就冲着两人叫一声。

像是在警告他们一样。

虽然两个臭小子已经6岁了,但他们可还不是辛巴的对手,就是辛巴一扑的事情。

眼瞅着爸爸抱着妹妹出来了,许曦和许曚也停下了和弟弟的雪仗。

一个两个跑到许大茂身边。

话没说几句,两个丫头拉着许大茂要他陪着打雪仗。

女儿的要求,他自然不会拒绝。

于是,他一手抱着小女儿,跟两个儿子一伙,雪仗又一次开始了。

辛巴这个狗东西很聪明,本来还站在两个丫头身后的它,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许大茂的身后,然后冲着许曦和许曚小姐俩乱叫。

这狗东西是知道谁才是它的主人的。

有了父亲的加入,两个小儿子信心大增,扔出去雪球的准确度甚至都有了提升。

而怀里的小么,也是一阵阵的叫着。

叫什么许大茂也没听懂,也不知道是在给爸爸助威还是再给姐姐助威。

冬季的特区,依旧感觉不到半点凉意。

今年特区有一件与许大茂的电灯公司有关的电厂终于投入了商业运行。

那就是大亚湾核电站。

1980年前后,香港的电力供应曾一度紧张,为抓住此商机,水利电力部和广东计划在靠近香江、广州、特区等电力负荷中心的大鹏镇境内建设一座核电站,因选址临近大亚湾畔,故命名为大亚湾核电站。

这家核电站由中广核电集团与香江电灯公司合资建设和运营。

核电站于1987年8月开工建设,今年5月建成投入商业运行。

按照合营合同,大亚湾核电站合营期20年,即从1994年至2014年。

合营期内大亚湾核电站70%的电量输送到香江,用来清还欠下香江电灯公司的债务。

也因为这样,许大茂的香江电灯公司一跃掌控了香江3/4的供电量。

剩下的1/4的被嘉道理家族的中华电力控制着。

对于中华电力,许大茂不是没觊觎过,但是一直都没有太好的机会。

因为这一家犹太人精的像猴子一样,在公司运营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如果直接用蛮力,金钱开道恶意收购了中华电力也不是不行。

只是这么做的话,以后怕是没人敢跟许大茂做生意了。

再有一点就是,如果许大茂真的把中华电力收购了下来,那么整个香江的电力都在他的控制之下。

最刺激的乱惀怀孕小说 他的头钻进我的裙底

这种垄断其实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因为这两个原因,许大茂也只能看着中华电力流口水,却不能动他分毫。

不过掌控着香江3/4供电的电灯公司也足够强大了,不知道李超人得知港灯已经掌控了超过一半电量的时候,会是一种什么心情。

对这位纯粹的商人,虽然有很多地方让许大茂这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感到不耻。

但你不得不承认,李超人在经商上的天赋和眼光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现在的港灯就是一块唐僧肉,就看能不能钓到李超人这个老妖精了。

如果可以的话,说不定许大茂在不远的将来,李超人布局英国的时候,说不定也能分上一杯羹。

要知道巅峰时期他可是掌握着英国近3成的电力和天然气供应市场和大概7%的供水市场。

这在许大茂眼里那就是白花花的银子。

到了吃饭的时间,院里玩闹的父子才在程小繁的反复催促中回到了屋子。

一进屋,都不用程小繁说,四个孩子麻溜溜的排队去洗手。

被打过一顿,他们自然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

怀里的小么,也被程小繁抱走去洗手了。

娄晓娥看着许大茂说:“许昕这孩子都两个多月没给家里打电话了,不会有什么事吧。”

许大茂开口劝道:“不会有什么事的,他身边两个保镖跟着呢,这孩子能自由的时间也就这么两年了,不要不给他半点喘息的机会。”

许昕今年从青华毕业之后,在家里呆了一个月,而一个月之后,这孩子就说要四处逛逛。

许大茂这个当爹的,想了想答应了下来,但还是让他一定要带着两个保镖。

他清楚、许昕自己也清楚,以后家里肯定是要他进公司的。

这孩子跟李红不一样,李红有选择的权力,她喜欢进任何公司,或者自己做其他她喜欢的事情,许大茂都会支持。

而许昕只能接许大茂的班。

相比之下,他的路似乎在许大茂成功拿下港灯的那天起就已经定下来了。

得了许大茂首肯,许昕跟家里其他人告别之后,直接坐上了飞往香江的飞机。

而不久又从香江开始出发,具体去了哪里,许大茂也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