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买了,但是都放在了我这里,说要带回去和桃核还有萱萱一起吃。”周玉娟在旁边说道。

“真是个好孩子。”宁桃花夸赞道。

伸手想摸桃子的小脑袋,但是中途反应过来,又缩了回去。

所谓无知者无畏,越了解越畏惧,可别看眼前满脸笑容的小家伙,就轻看她,可是不得了,所以宁桃花才没敢摸下去。

“走吧,我带你们去吃饭。”宁桃花转身向前走去。

婉婉赶忙拉着何四海跟上,好似生怕他走慢了一般。

中午是在一家农家乐吃的。

土鸡、土猪肉,自家种的辣椒番茄等等,满满一大桌。

本来他们三大一小肯定是吃不完的,但是谁让何四海饭量大呢,吃得干干净净。

“味道的确很不错。”

“是吧,德叔之前就是在镇上开饭店的,不过那时候生意不好,店不经常开,现在镇上重新建设,德叔又重新装修扩建了,我们算是第一批客人了。”宁桃花解释道。

“等正式开业,我带桃子和晚照她们来吃。”何四海道。

吃过饭,几人又在街上溜达了一会重新回到庙里。

宁桃花的奶奶已经坐在庙前等着他们,见他们回来赶忙招呼。

之前他们还没进庙里看过,于是又进庙转了一圈。

庙很明显重新经过修缮,壁画也都重新上了色,最关键的是庙中原本供奉的桃神面容,隐隐开始向宁桃花靠近。

在庙里坐了一会,三人就回了合州,宁桃花没有跟一起,何四海准备直接把丁敏送到这里来,正好也让丁敏散散心。

婉婉“开门”,习惯性地开在何四海家的客厅里。

所以这次他们从桃花镇也直接回到了何四海家里。

家里没有人,刘晚照中午没回来,去跟钱慧语吃好吃的去了,中午微信上还跟何四海说这事,拍了照片向他炫耀。

“这些留给桃子和萱萱吃。”周元娟把手上的几份东西放下就准备离开。

可是婉婉却不愿意,她想要找桃子和萱萱玩。

“她们还没放学呢,你先跟妈妈回家,等一会我再叫你接她们放学。”何四海道。

婉婉乖乖点了点头,然后准备跟妈妈一起回家。

这时候何四海忽然想起那天说她上幼儿园的事来。

于是问道:“上次跟你说下学期要不要上幼儿园,你跟你爸爸妈妈说了吗?”

婉婉闻言愣住了,眼睛瞪得大大的,接着hiahia傻笑起来。

看来是没有说了。

周玉娟听说上幼儿园,显得有点惊讶,同时也有些惊喜。

他们其实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因为婉婉心灵上受过伤害,担心他们的要求伤害到她,所以婉婉不愿意上,他们也就随她了。

但是他们更加希望婉婉能健康地成长,经历普通孩子该有的经历。

“回家慢慢跟妈妈说吧,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何四海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

婉婉点了点头,拉着周玉娟离开。

而何四海转身进了五方世界。

上次何四海让罗欢拉进来的一些结婚用品,金长庚和孙自如已经帮忙布置好了。

原本属于凤凰集的那条古街,此时充满了喜庆之意。

灯笼、喜字、窗花、气球等等,布满了整个街道。

看到何四海进来,金长庚立刻迎了上来。

他现在没住在山上宫殿中,而是搬到凤凰集入口处的一处民房中。

“大人您看是否满意,如不满意,我们再重新布置。”

何四海四周打量一番,点了点头,然后一挥手。

整个世界铺满了鲜花。

没哪个女人能抵挡如此的浪漫。

娇妻被壮汉肉到高潮,被带到野外调教成公厕

“大人准备什么时候娶亲?是否还需其他准备?”金长庚在旁边又问道。

心中却在想,本以为太行山山神是位喜欢娶妻的主,没想到换了一个主人,还是喜欢娶妻……

娶妻真的就那么好?

一生都在追求长生,从未有过女人的他,这一刻都有些动摇了。

何四海又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上次那些桌椅呢?”

“我找了一间空房子,先放着在。”金长庚赶忙道。

何四海满意地点了点头。

“后面我还会弄些东西进来,到时候还要麻烦你们。”何四海说道。

因为这时候孙自如也走了过来。

“大人客气了,这是应该的。”金长庚赶忙道。

“对了,我也有些东西给你们。”

何四海拿出“乾坤葫”葫口向下,立刻一大堆东西喷涌而出,其中书籍最多。

“你们待在五方世界中,与现实世界脱离太久了,这些可以帮你们了解外面的世界。”这些是何四海特地给他们准备的。

孙自如和金长庚也都是识字的,而且何四海还特地买了一个便携式一体dvd和几个充电宝,并且教会他们怎么使用。

又交代了几句,何四海这才转身离开了五方世界。

随着他的离开,如同坠入花海的世界又重新恢复成原样。

何四海从五方世界出来,小白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围绕着何四海脚面转来转去。

“你也觉得无聊吗?要不要我带你下去转转?”何四海抱起小白问道。

“喵喵……”小白舔了舔自己的爪子。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于是何四海抱着小白下了楼。

然后就看到婉婉正和妈妈在楼下。

婉婉不知道在哪里弄来一辆电动小轿车,在小区里玩得不亦乐乎。

看到何四海下来,立刻把小轿车开到他的跟前。

“嗨哟,帅哥,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兜风啊?”

她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搭在座椅上,小短腿还努力想要翘个二郎腿,那姿势说不出的妖娆。

何四海:……

周玉娟:……

然后两人爆笑起来。

何四海一向认为自己笑点比较高的他,都笑得不行。

唯有婉婉一脸茫然,搞不懂大人都笑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