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海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道。

“许哥,你明天真的不去参加赛马比赛吗?”

孟大壮一脸惬意地喝了几口酸菜鱼汤,然后抹了把嘴开口问道。

“怎么?你想把我的大青马借过去啊?”

许灵均微微一笑,开口反问道。

“那个,我不是担心会给我们队丢脸嘛!”

孟大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行了,现在饭也吃了,我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马。”

许灵均眉头一挑,笑着说道。

说完,他就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董海生他们三人对视一眼,急忙起身跟上。

虽然他们知道许灵均有一手训马的本事,可这毕竟才一个星期时间,所以他们对此也没有抱太大希望。

没过多久,他们跟着许灵均来到马厩,看着眼前好像没有什么变化的马儿,忍不住有些疑惑地看向许灵均。

“你们看着我干嘛?自己骑上去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许灵均有些没好气地说道。

董海生闻言,眉头一挑,急忙走上前去翻身上马。

然后,随着他轻喝一声:“驾!”

马儿瞬间从原地往外窜去,转眼间就冲进了夜幕中。

“啊!”

董海生惊呼一声,急忙用力拉紧缰绳,夹紧双腿,生怕自己被甩了下去。

过了一会,他渐渐适应了马儿的速度,心里顿时感到一阵惊喜。

孟大壮和石冬伟看到董海生那匹马的表现,眼睛猛地一瞪,然后纷纷有些迫不及待地跑到自己的马儿旁边,直接翻身上马。

很快,他们就分别骑着马冲进夜幕里。

其中,石冬伟只是感到马儿的速度提高了许多,而孟大壮却马上感受到马儿变强壮了很多。

以前,他身下这匹千挑万选的马虽然也能驮着他四处奔跑,可是总会给他一种勉强的感觉。

但是现在,他发现马儿有种游刃有余的感觉。

随后,在他不断让马儿加速的情况下,终于体验到了什么叫做风驰电掣的感觉。

过了一会,他们三人都骑着马跑了回来,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兴奋。

“许哥,你真的是太棒了,这下我看还有谁能跑赢我的马。”

“我现在宣布,明天赛马的第一名归我了。”

“许哥,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对啊!这也太神奇了吧!”

“要不是我认得这匹马是我的,我差点都以为许哥你帮我换了匹马。”

“......”

许灵均看着他们围着自己七嘴八舌地说个不停,急忙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好了,你们别管我是怎么做到的,现在都赶快回去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才能赢得比赛。”

“还有,你们千万不要跟别人说你们的马是我帮忙驯的,别忘了我头上还有顶帽子,我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事。”

“放心吧!许哥,我们肯定不会往外说的。”

“行,许哥,那我们先走了。”

“许哥,再见。”

很快,董海生他们三人就一脸兴奋地牵着马各回各家,而许灵均也回了自己家里,跟李秀芝关起门来过二人世界。

要不是因为董海生他们一直都很照顾他,他这次也不会花那么多欢乐币去帮他们驯马。

在没有摘掉头上那顶帽子之前,他不打算在外面出什么风头,只想在村里好好经营自己的基本盘。

第二天傍晚,董海生他们三人又来到了许灵均家里,一进门,他们就把手里拿着的搪瓷茶杯放在桌子上。

“许哥,你今天没去参加真是可惜了,那场面真的是太热闹了!”

“嘿嘿,许哥,我们这次可是在整个牧场的人面前露了一次脸。”

“哈哈,我一想起赵麻子瞪大眼睛那个样子,就忍不住想笑,今天我这心里真特娘地舒坦啊!”

“这不会就是你们赢了的奖品吧?”

许灵均看了桌面上的搪瓷茶杯一眼,有些诧异地问道。

“对啊!这是我们包了前三名拿的,你看,这里还有老人家的语录。”

董海生点了点头,伸手指着搪瓷茶杯上的文字说道。

“额~”

许灵均微微一愣,随后想到这个时代的特殊性,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这年代最注重的还是精神方面的东西,而且搪瓷茶杯一般都是当领导的人才会用的,这也是一种荣誉和认可。

“来,你们边吃边聊吧!”

李秀芝从厨房里把刚蒸好的馒头和刚炖好的小鸡炖蘑菇给端了出来,满是笑容地招呼道。

“哎,谢谢嫂子。”

“嫂子,那我就不客气啦!”

“对对对,我们边吃边聊。”

董海生他们看到吃的,眼睛顿时一亮,毫不客气地伸手抓起一个白乎乎的馒头吃了起来。

许灵均有些嫌弃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起身走到柜子前拿出来一瓶酒,给他们分别都倒了一杯。

“来,这杯酒算是为你们赢得赛马比赛庆祝了。”

“哈哈,谢谢许哥。”

“许哥,我敬你一杯。”

“来,干了!”

“......”

不久后,董海生他们吃饱喝足起身离开了,临走前悄悄在桌子上放了一些粮票和钱。

许灵均微微一笑,让李秀芝把粮票和钱收了起来。

自从他的厨艺把七队的人都征服了以后,时不时就会有人过来蹭饭,吃完饭之后,他们有的人会在第二天送点东西过来,有的人会直接留下一些钱和票,似乎有点把他这里当饭馆的意思。

刚开始,李秀芝还有点不太好意思,想要把钱和票都送回去。

后来看到所有过来吃饭的人都是这样,她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总不能天天贴钱去招待别人吧!

转眼间,又是半年时间过去了。

在这段时间里,许灵均每天不是去放马,就是在家做饭、做家具、照顾李秀芝,还有去县城帮牧民们采购材料。

在潜移默化中,除了七队的人,其他几个队的人也都已经习惯了偶尔过来许灵均家里吃饭,而且,许灵均还把村里的红白筵席都给包了。

他家俨然已经成为了富场村的招待所。

另外,他打造的家具也受到了牧民们的欢迎,每家每户基本上多多少少都有来找他打造家具的。

无论是吃饭,还是打造家具,牧民们都会给一些东西或钱票,当做辛苦费。

从这两个方面,他每个月都能多几十块钱收入,而且还能借此理由,从系统商店购买一些物资出来,让家里的日子好过不少。

这天,许灵均刚从县城里赶着马车回来,发现李秀芝正在院子里清理积雪,他急忙跳下马车跑了过去。

“哎呀,我不是跟你说了安心在家里休息嘛!怎么还出来外面干活?”

“哼,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闷都闷死了。”

李秀芝嘟着嘴,有些不爽地嗔道。

“那你闷可以写字,画画,听广播啊!”

许灵均眉头一挑,有些无奈地说道。

随着李秀芝的肚子越来越鼓,他的心也慢慢提了起来。

要知道在前世科技那么发达的年代,生孩子也是一件风险挺大的事情,他可不想出任何意外。

为了让李秀芝解闷,他还特地从系统商店买了一台收音机回来,让李秀芝可以听听广播。

“哎呀,我觉得你就是太小心了,我自己的身体怎么样,我还能不知道嘛!而且,我问了牛嫂子她们,她们说生孩子的时候要用很大劲,你让我整天歇着,到时候使不上劲怎么办?”

李秀芝有些不乐意地说道。

“额...”

许灵均微微一愣,突然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对哦!

他好像记得前世看过一些新闻,说孕妇是要在产前维持一些运动量,这样有助于生产。

想到这里,他沉吟了下,点了点头说道:“行吧!不过你一定不要去干什么重活,还有千万要小心一点,别磕到碰到了。”

“知道啦!”

李秀芝翻了个白眼,娇声答应道。

对于自己这个老公,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太紧张了,一点都不像村里的其他男人。

不过,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还真是挺不错呢!

她嘴上嫌弃,可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来,我来帮你。”

许灵均看着李秀芝一下一下地铲着积雪,眉头微微一皱,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地走上前去帮忙。

“行,那你来铲雪,我去喂一下鸡和兔子。”

女主浪荡喷水好爽NP文:乳峰高耸的美妇梅开二度

李秀芝抿嘴一笑,把手里的铁铲递给许灵均,然后挺着个大肚子,朝院子前面的鸡舍和兔窝走去。

经过这大半年的养殖,最早那批野鸡已经被驯化成了家鸡,还有那些兔子也被养得肥肥胖胖的,时不时就会成为他们家的盘中餐。

而且,在他们家的带动之下,村里每家每户都养起了野鸡和野兔,要是上面的人下来检查,牧民们就说这是在山上捕到的。

因为牧区打猎是潜规则,所以也没有人在这上面抓着不放。

更何况,也没人会平白无故去得罪一整个村子的人。

这一切,都在许灵均的预料之中。

古语有言,法不责众。

只要是集体的行为,那就是集体的利益。

这和当下的大环境也没有太多冲突的地方。

按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等到改革开放,那富场村完全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养殖野兔和野鸡的专业户,从而走上富裕的道路。

许灵均一边铲雪,一边留意着李秀芝的情况。

算算时间,李秀芝怀孕也有九个月了,预产期就在最近这段时间,由不得他不紧张。

不久后,他把院子里积雪都清理了一遍,然后把马车上的各种物资材料都搬进屋里,等晚点,牧民们就会过来领取。

李秀芝喂完了野鸡和兔子,站在兔窝前想了一会,扭头喊道:“我们今晚做兔子吃吧!”

“行啊!”

许灵均丝毫没有犹豫地点头答应一声,然后走到兔窝里,眼疾手快地抓住其中最肥的两只兔子。

兔子有些懵比地蹬了蹬腿,它们没想到前一秒才刚饱餐了一顿,后一秒就成为了别人的盘中餐。

很快,在许灵均干脆利落的手法下,兔子被处理干净,放进盆里腌制起来。

接着,他又开始处理其他食材,和兔子搭配在一起,做成四菜一汤,并且还要做够二十个人的分量。

傍晚,牧民们纷纷上门来领取自己托许灵均采购的物资材料,有的人领了之后就走了,有的人却直接坐了下来,等着许灵均把饭菜做好。

因为家里的空间实在有限,而且许灵均也不想每次做太多饭菜,所以他在蹭饭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就提出了每餐只做两桌饭菜。

要吃的人需要提前一天说一声,而且每个人每个星期最多来吃一餐。

这样无论是对他还是对牧民们,都是一件好事。

毕竟他这里又不是真的饭馆,把规矩定好,也不会伤了彼此的和气。

晚上,热热闹闹地吃过饭之后,他和李秀芝便开始了日常学习课程。

经过这大半年的学习,李秀芝的文化已经达到了初中水平,更是在他的建议下,开始学起了画画。

李秀芝觉得好玩,而他真正的目的却是胎教。

不过,这倒是不好去跟李秀芝解释了。

“怎么样?”

李秀芝画完最后一笔,有些期待地扭头问道。

“嗯,不错,很好看。”

许灵均瞥了一眼纸上那只大尾巴兔子,由衷地开口赞道。

他没想到李秀芝还挺有漫画天赋的,最开始,他只是提了一些意见,说可以画得夸张一些,结果李秀芝还真的画出了一些挺夸张的图案。

像大头马、大尾巴兔、长胡子公鸡等等。

这些画都被他一一装订起来,或许等到以后老了,还能成为传家宝。

夜渐渐深了,他们也早早上床躺着休息。

火炕里的柴火缓缓燃烧着,让屋里保持着丝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