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不是提供接口这种把底裤都扒给人家。”

pony点头:“这是违背个人隐私原则的。”

苏远山笑了一笑:“别低估了打过二战、冷战间谍战的国家对公众秘密的追求和渴望……”

笑过之后,苏远山继续皱起了眉。

他一直以为,棱镜还要等几年才会启动,没想到现在就开始了。

或者说,现在还没启动棱镜,但老美那边已经把目光望向em这个占据了统治地位的即时通讯软件。

这很不好。

因为按照历史,下一步便会是eso,亚马逊,newbook,最后是远芯……

“那怎么办?”

“我想想。”

苏远山抿着嘴,认真地思考着。

他倾向于认为“欲望是膨胀”的,棱镜也不是一开始就把范围扩大到了对其盟友的监控的。那么此时“敢”找到em要数据,显然是有着极为“正当”的理由。

914才过去不到两年,仇都还没报呢。

“还是要尽可能地保持底线。”沉默数秒后苏远山轻声道:“小马哥,你有没有意识到,这除了是要求之外,其实也是一次极为凶险的试探?”

pony默然点头。

苏远山继续道:“互联网迟早进入整个人类的生活,而且这一天,我们也一定能够亲眼所见——甚至都要不了十年。那么,还有什么比能够通过控制一个巨型互联网企业的数据库来掌握天下所有人的隐私更有效的方法?”

“没有。”苏远山摇头,眼中升起了一抹忧伤:“我们一定要相信,权力的欲望是无穷。”

“是。”

“现在互联网……我们占据了不少主导地位。这些都是迟早要面对的。”

沉默着,苏远山长叹一声:“还是尽量避免彻底沦为权力的工具吧。”

//写到这里,真的有点忧伤,不继续写这个了。

……

汽车环绕着hk转悠了足足一圈,苏远山才把pony放下去。而他的眉宇间,也多了一缕挥不去的忧色。

此时已经临近黄昏,夕阳西下,美景无限。

前排傅振华和文晓倩对视了一眼,笑着把车停在海岸边:“山总,今天的夕阳挺漂亮的。”

“嗯。”苏远山望向窗外,眼见着夕阳缓缓没入海中,慨然一叹:“只可惜,这个世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感慨后,苏远山觉察到车里没有动静,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了身边的人,马上笑了起来:“不伤春悲秋了,走,回孙姐家里吃饭去。”

抵达浅水湾别墅区后,苏远山路过家门而不入——因为女儿被带到了省城上幼儿园,自家的别墅便没有了主人,只有管家和女佣住在里面维持平日的卫生。

这倒真应了那句话,别墅都是给家政住的。

……

“今天情绪有点不好?”

晚饭后,孙西慧和苏远山来到阳台,她替苏远山亲手煮了一杯咖啡递给他,笑吟吟地坐在苏远山的对面。

“嗯,确实有点。”苏远山吹了吹热气,抿了口咖啡后笑道:“哪有随时随地都开心的人?”

孙西慧笑着抬了一杠:“有,傻子就是。”

“……我又不是傻子。”

“嗯,你是太聪明了。”

“不,是我心太大了。”苏远山看着孙西慧,闭上眼睛轻轻摇头:“我以前一直都用远芯的发展,是因为资本和技术的原初动力在驱动这一理由来说服自己……但实际上,这是我野心的缘故。”

孙西慧心疼地看着苏远山——她亲眼看着他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成长为如今可以影响整个行业,举手投足就引起地震的商业领袖。但她也看到,苏远山当初的意气风发已经渐渐消失,整个人便得沉稳起来,也沉重起来。

而且,她知道苏远山的野心是什么。

“那就收一收。”

“箭在弦上,收不回来了。”苏远山睁开眼睛,长长地呼了口气:“不说这些了,孙姐,al的马总找过你吧?”

“嗯,签了一份合作草案。这对我们来说……其实算是双赢的局面。”

“是的,五大行不理他们,是因为五大行的用户基础太大,支付宝算是利用他们的资源。而科新的开卡用户基数少,可以借着支付宝来增加一下开卡用户。不过万事怕有人带头,蚊子腿也是肉,五大行肯定还是不会放弃合作的。”

“听你的意思,是很看好支付宝?”

“不是一般的看好。”苏远山笑着点头:“不信走着瞧,未来几年,国内的整个网络购物都将因此而改变……”

“嗯,你说好就好。”孙西慧含笑点头,毫不掩饰对苏远山的信任。

“哈哈,那是,我的眼光,向来独到。”苏远山哈哈一笑:“譬如你看蜀山,当时出来后hk一堆不知道谁买的评论家都说空洞无物,除了特效什么都没有,眼见着口碑就要崩了……结果呢?国内国外票房大爆!那帮孙子就不开口了。”

孙西慧:“……”

……

第二天。

既然来到来了,苏远山也就顺便在数码港的几家企业逛了一圈。特别是ivideo——在获得亚视的强力支持后,ivideo立刻便展开了扩张,这不到一年时间,便已经成功开创了个人视频网站这一新的赛道。

互联网的提速,3g的普及,带拍摄功能手机的普及,智能机手机的不断涌现——这些诸多的因素加在一起,使得个人上传视频成为过去半年来最流行的网络分享行为。今年伊始,光是国内就涌现出了不低于二十家新的视频网站出来。

这些视频网站,虽然打的旗号是以个人上传视频为主,但本质上还是自己搞搬运蹭热门,蹭流量。

但不管如何,这总算是一个风口行业,大把的资本不断涌入,一时间视频赛道如火如荼。就连eso的ebook都紧急上线了视频分享功能。

而且更让苏远山有些意外甚至惊喜的是,在视频网站上,涌现出了大量来自阿富汗第一线的视频——这些视频中视角不一,有老美大兵的,也有tlb的,也有政府军的……

但对普通民众而言,最震撼的还是来自平民的视角。

观看量位列全站前十的一个视频就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在镜头面前眼含泪水,告诉拍摄者,她的家没有了,她的父亲母亲也在战火中丧生,而今天则是她的生日。

这部视频的播放已经超过百万,视频下方的留言也多达上千条。绝大部分的留言都对小姑娘怀着同情的同时,也对战争的一方进行谴责——只不过很有意思的是,有些人是谴责“发起战争”的,有些人是谴责“引来战争”的。

苏远山在陈方的办公室内看了好些数据,也忍不住掏出手机下了个app,并当着陈方的面注册了账号。

当然,他可没有什么视频可发。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表态他对ivideo的支持罢了。

下午,万永亮送他过关回特区。

“山总,ivideo的未来一片光明啊。”万永亮今天一直陪着苏远山的,自然知道苏远山是几乎没有时间“玩”手机,就更别说下载什么应用装在自己手机里了——很多时候,他的手机都是丢给文晓倩保管的。

而今天苏远山居然当着ivideo那么多人下载了一个app,这个意义可就真有点大了。

“嗯,内容的产出有滚雪球效应。ivideo只要不走错路,基本上后来者只能喝汤了——除非谁愿意和我比敢烧钱。”苏远山明显对ivideo很满意,当下笑道:“而且它的意义并不单纯的在于流量……而是……”

“而是可以传递真相。”万永亮今天特意让陈方把那个阿富汗少女的视频给苏远山看,当看到苏远山的反应后,他便知道苏远山特别满意。

“这样说也没错。但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可以提供一个展示真相的平台。”苏远山笑道:“你是亚视老板,比我更清楚,一个画面从不同角度拍出来,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和画面语言。但只要有一个可以辨经的平台,真相就不会被掩盖。”

“但平台可以拉偏架。”万永亮眨了眨眼,透着一丝狡黠。

学渣坐在学霸巨龙上写作业(吮她的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咳……老万,先别搞这个。”苏远山吓了一跳。

好家伙,老万这么积极,莫非是宣宣当初来远芯的卧底?

……

三天后,苏远山抵达沪市。

迎接他的不是晶圆厂也不是科技园,而是王传富。

“谈妥了?”苏远山坐在后座,侧着身子望向满眼睛都是光芒的王传富,含笑问道。

“谈妥了。”王传富深深地吸了口气,压抑着兴奋道:“通用还是挺上道的,而且我有个感觉,通用总部的人,比咱们这边的车企同仁都要了解我们。”

苏远山呵呵一笑:“这就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呐!”

——在多方考量之后,王传富最终还是选择了上汽通用作为合作对象。一来,上汽通用是国内第一大车企。和上通合作,有“强强联手”的意味。二来,是通用总部对合作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要知道,通用持有上汽通用一半的股份,在技术层面上拥有极大的主导权。

通用是很早就发展了电车的车企。只不过他们的电车一直没有摆脱燃油车思维的桎梏。当见识过远芯展示的超跑后,或许通用意识到了,电车拥有着与燃油车既然不同的技术和设计理念。再加上他们已经与索芯开始了合作,又一同在欧洲市场上“结盟”,推动电车的标准。

是以,通用总部反倒比上汽还要积极。

在三方都明确有积极合作的意向后,那么谈判就变得异常的顺利起来。

“是,主要是国内车企脑袋还是没转过弯来,他们主要把我们当成竞争对手来着……但通用则把我们当成可以利用的伙伴。”王传富感慨地摇了摇头:“这就是格局啊……”

两个人一路聊着,很快便进入了市区。

回到酒店后,苏远山和王传富坐在客厅沙发上,文晓倩打开笔记本坐到一旁。

“这是孙工和我在过去几天关于如何加大力度推进电车的一点想法。”王传富拉开公文包,把一叠十来页的文件递给苏远山:“混动虽然要搞,但纯电汽车还是我们最终极的目标。”

“那是,你是卖电池的,又不是卖石油的。”

苏远山接过文件,笑着打趣了一句。

王传富便嘿嘿一笑:“我今后啊……想变成卖电的。”

“嗯?”

苏远山微微惊诧了一下——卖电和卖电池,这可是两个概念。

他翻开文件,只见标题是《论电动车电池租用以及更换的可行性》。

苏远山马上抬头望向王传富。

王传富也目光炯炯地看着他:“山总,抛开超跑不说,阻碍中低档电车普及的主要原因就两个。”

“第一个,里程和充电时间。”

“第二个,整车价格。”

苏远山点头:“这是以前就讨论过的。”

“但现在,有了解决的办法——最起码,我认为是符合我们国情的解决办法。”

“那就是……进行模块化、标准化的电池以及汽车电池仓设计。销售的时候,进行电池定制策略。譬如最低搭配只跑50公里的电池——这其实已经能够满足绝大部分通情距离了。”

苏远山轻轻眨眼:“继续。”

“只搭配初始电池,就可以把整车的出厂成本降下来,降到和同档次差不多的油车水准了。”

“但用户总不能每次都只跑50公里——怎么办?我们可以在各个城市,各个高速公路提供快速更换电池和租赁电池的服务。这些电池,平时充满电维护包养,一旦用户需要跑长途,那就可以开到电池库进行电池更换——甚至当电池没点之后,也可以在任意地点进行更换电池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