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的八个人每人举起了一杯冰可乐,八只或胖或瘦、或黑或白的八只手凑在一起,“啪”地碰了个杯。

连玻璃的碰撞声里都带着喜气。

就在四小时前,《我的初恋日记》更新了第15和16集,数据再创新高,达到了惊人的3500万播放量,这妥妥是年度火剧的趋势。

而这部剧长达52集,还有很长的发展之路。

未来这部剧能够走到哪一步,让人相当期待。

其中一个小伙子探头望着电脑屏幕上的数据,有些紧张地问道:“《想见你》的数据怎么样?”

这人刚问完,很快又自问自答道:“嗯,24小时762万,他们的数据比前几天也好很多了嘛……不过照咱们还差得远。”

在他旁边,一个留着栗色背头的年轻男人微微皱眉,摆手道:“别总拿《想见你》说事儿。”

“人家这剧走的是小众精品路线,跟咱们本来就不是一个类型的。”

“说这种话没劲。”

他这话说完,旁边的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各自耸了耸肩,谁也没有吱声。

这个梳着大背头的男人名叫孙德志,是《我的初恋日记》的导演兼制片人。

他前一阵子自己在访谈节目里暗讽许臻有眼无珠,给剧组惹了不少麻烦;

但自从琅琊阁接了他们剧组的宣传项目,这家伙忽然又变了脸,成了许臻的维护者,弄得其余人十分鄙夷。

孙德志今年28岁,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导演。

他大学学的是奢侈品鉴赏专业,学这个专业的原因是家里有很多奢侈品需要他鉴赏,咳……

这厮其实是一个“专业”的败家子。

孙德志之所以想拍一部电视剧,不图名、不图利,只为向父母和身边的朋友们证明,自己不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很多人觉得他死命花钱为电视剧买宣传,是因为脑子有包,其实并不是。

别的剧组宣传,都要计算性价比,花出一分钱必须要赚回两分钱,这钱花得才值得。

而孙德志的帐的算法跟别人不一样:

他考虑的是,但凡自己花了一分钱,电视剧的热度能涨一分,在他看来就值得。

所以他玩了命地氪金。

以至于闹出了氪金氪到对手头上的大乌龙。

好在琅琊阁那边够大气,借着这桩宣传生意,主动向他们释放出了善意。

两家公司不打不相识,乌龙事件反倒成了一幢佳话。

当然,孙德志身边也有朋友挑拨离间,说琅琊阁单纯就是看他给的钱多,想赚他这个傻子的钱。

孙德志对此嗤之以鼻。

——许臻是什么人?

人家会在乎这点小钱?

当初孙德志拿着《我的初恋日记》的剧本去邀请许臻参演,苦苦相求,片酬任他随便开,市场价翻倍都可以,人家连谈都不谈;

国际顶奢的名表扔在许臻的办公桌上,人家一眼都没瞧。

上千万的片酬人家都看不上眼,会看上这百十来万的宣传费?

别搞笑了。

许臻要是贪钱,这世上就没有不是贪钱的人了。

通过这两次的接触,孙德志不禁对许臻肃然起敬,同时又对自己之前口不择言感到极其愧疚。

人家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上,确实有着非常人可比的心胸和气魄。

这两天刚好有空,孙德志还想当面去跟对方道个歉,以求日后继续合作。

正巧最近有几档综艺节目都在找《我的初恋日记》剧组的演员去参加,孙德志还想拉着许臻他们一起去做个宣传,维系一下彼此的友谊。

……

晚上9点,会议室里的一屋子年轻人正兴奋着,谁也不想回去睡觉,索性打开了电视机。

编剧笑着打开了视频播放软件,道:“难得今天人都在,不如咱看两集《初恋》吧?”

他这话说完,这部剧的女主角立即红着脸拒绝道:“别别别,别一起看啊!”

旋即,剧中的男主角也点头附和,满脸窘迫地道:“是啊,多尴尬!”

“哈哈哈……”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顿时笑出了声。

剧中的男女主角就在这里坐着,满屋子的主创人员一起围观他们谈恋爱,确实是有点社死。

这时候,导演孙德志想了想,拿起了手边的遥控器来,道:“那,一起看看《想见你》?”

听到他这个提议,几人互相看了看,表示了同意。

虽然《想见你》的播放数据不及自家剧组,但口碑却非常好,刚一开播,豆腐网评分就高达8.2分,毫无疑问是同期网剧里最大的竞争对手。

闲来无事,他们也想看看对方这部剧究竟是个怎样的质量,才好挺直腰杆去评价对方。

说话间,导演孙德志从网上调出了这部剧的资源,从头开始看了起来。

由于屋里没有外人,这些人口无遮拦,想到什么就随口吐槽。

“开局很老套啊,男生死了,女的在这里回忆从前,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说是视帝视后的配置,但偶像剧要什么演技,谁演不都一样。”

“许臻这也看不出演技来啊,这不就本色出演”

“哦,穿越啊,穿越也没什么稀罕的啊”

“……”

这帮人一边看,一边带着挑剔的眼光品头论足,叽叽歪歪地讨论个不停。

看了一会儿,孙德志越看越对自己有信心。

他明白《想见你》的播放数据为什么不如自己家电视剧了。

主要就是差在男主角的设定上。

——许臻演的这个角色,太“接地气”、太普通了,没有让人心动的魅力。

无论是女主角20年前的男朋友王诠胜,还是穿越回20年前遇到的、跟她男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男生李子维,都是非常典型的、随处可见的普通人,真实得就像是生活在自己身边。

除了长得帅,没有任何戏剧化的地方。

这样的人,怎么会让人观众快速心动呢?

瞧瞧这个稀松平常的情节设置:何佳燕饰演的陈韵如没赶上校车,正在路边走,男主角和他的死当骑摩托车路过,载着她去了学校;

结果三人由于违规驾驶机动车辆被教导主任抓到,在教室里罚抄写学生守则……

天哪,这也叫偶像剧?

这是哪个高中生的日记吧!

“哎呦,这个不是陈韵如吗?她怎么跟二班的男生在一起?”

就在三人在教室里抄守则的时候,旁边几个学生从走廊里路过,瞧见屋里的情形,顿时停下了脚步,兴致勃勃地对陈韵如指指点点。

其中几个女生戏谑笑道:“怪不得人家平时对咱们爱答不理,原来是有男朋友啊。”

“呵呵,人家陈韵如哪有功夫搭理咱们啊,人家光是伺候两个男朋友都伺候不过来呢!”

“……”

各种各样阴阳怪气的话语顺着窗户的缝隙,不断朝教室中传来。

屋内,正在抄手册的陈韵如被人嘲笑得抬不起头来,手中死死握着笔杆,不敢看向窗外。

“哎呦,真是想不到啊,平时装出一副乖乖女的模样,其实暗地里……”

“当啷啷!!”

而就在这时,教室中忽然传出了一声巨响。

许臻饰演的李子维猛地踹了一脚前排的铁皮桌子,把外面那群闲得没事的围观者们吓了一大跳。

屋外的喧哗声戛然而止。

李子维扔下笔,径直走向了窗边。

他单手杵着玻璃,歪着头,冷厉的双眼死死盯着死死盯着方才那个用词恶劣的女生,道:“你刚才说什么?”

“再说一遍,我没听清。”

那女生瞧见他这么大的反应,方才嚣张的气焰顿时灭了下去,有些胆怯地向后退了两步,打算溜走。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挪动脚步,就听屋内的李子维怒喝道:“我让你再说一遍!”

女生被他吓得一哆嗦,“啊”地一声尖叫,如惊弓之鸟般迅速跑开了。

霎时间,周围等着看笑话的那些人作鸟兽散,各自快步离去。

而这时候,在他身后。

刚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陈韵如回过头来,偷偷窥视着身后这个少年的背影,眼神怔然。

她想看,却又不敢看,怯怯地眯着眼睛,像是在看着一道光。

……

这一刻,在电视机屏幕前。

原本怀着评判心情看剧的孙德志忽然停下了嗑瓜子的动作。

他顺着陈韵如的视角,看着窗边那个瘦削笔挺的背影,只觉心头微微一颤。

这一刻,孙德志清晰地感受到了剧中陈韵如的心情。

——真实的故事背景,细腻的情感表达。

这样的男主角没有魅力吗?

狠狠地挺进她的花苞|乱亲伦至怀孕生子的小说一

不,当然有。

而且越是真实的背景,故事给观众带来的情感冲击就越大,越让人沉浸其中。

孙德志带着这样的心情,继续看起了《想见你》后续的剧情,逐渐被故事里一点一滴的烟火气所折服。

他忽然感到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仿佛人家的剧情是从树上摘下来的甘甜水果,而自家电视剧是越吃越腻的人工糖精。

会议室里一开始还有人吐槽《想见你》的剧情,大概从第一集的后半段开始,渐渐就没人吱声了。

众人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往下看,完全没有要叫停的意思。

看着看着,所有人都渐渐明白了:这部剧为什么要找许臻来演。

17岁的少年李子维,阳光,开朗,仗义,大大咧咧,略有些“白目”。

而当故事来到第四集的后半段时,观众却看到了与李子维截然不同的少年王诠胜:怯懦、自卑,内心敏感细腻,面对他人的欺辱没有丝毫反抗的勇气。

许臻的表演,让观众轻而易举地分清了,这是两个人。

当“王诠胜”跳海后被人救上岸,他只用了独特的坐姿、歪头倒水的动作、以及抬头后的眼神,就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所有人: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已经变成了李子维。

附体般的演技,令这个穿越故事看上去宛如真实发生。

会议室里,《我的初恋日记》的演技指导甚至直接拿出了笔记本电脑来,记录起了许臻塑造人物所用的一个个细节。

教科书级的立人设!

如何在短时间内演出两个角色的区别来,就得需要鲜明的动作细节!

然而这还远远不算完。

除了一人分饰两角,“李子维”这个角色的状态也经历了多个阶段。

从少年时代的无忧无虑;到遭逢巨变、以“王诠胜”的身份生活时的逐渐沉稳;再到穿越结束、李子维回归本体后的惨痛经历……

每个阶段,都有着显著的区别。

而且越到后面,角色就越厚重,表演的难度也就越大。

短短几集的剧情,会议室里的众人像是眼睁睁看着李子维在他们眼前一点点长大,棱角被抹平,锐气被打散,半生的经历令他千疮百孔、遍体鳞伤。

“唉……”

看到这里,《我的初恋日记》的男主角忍不住一声长叹,感慨道:“神仙演技啊。”

“这得是怎么磨,才能把人物演到这个份上?”

“许臻只用几集就演了十几年,我感觉我能眼睁睁看着时间在我眼前走!”

演技指导听到这话,呵呵一笑,道:“许臻演了多少年戏,你才演多少年戏?”

“演年龄感是需要阅历的,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去磨。”

男主角听到这话,沉默了半晌,终于还是道:“许臻演了多少年戏我没算过,但是,我知道他比我小。”

演技指导:“……”

话题,结束。

……

会议室里很快又回归了沉默。

时间这时候已经很晚了,但屋里谁也没提要离开的事,都在专心致志地继续看着后续的剧情。

这时候,编剧已经扯出了会议室里的大白板,边看边梳理时间线;

导演孙德志拿出了小本本奋笔疾书,一边看剧一边拉片;

演技指导拿着笔记本电脑运键如飞,记录许臻的表演细节,顺带跟自家男主、女主交流经验;

音乐指导一开始还试图记录这部剧的配乐节奏,后来看了一下职员表,发现对方的音乐指导居然是周燃,于是果断弃疗了。

这帮人本来是想要来审阅一下这部“不太火”的电视剧,居高临下地批判一下它不火的原因的。

结果看着看着,反倒变成了教学活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议室里的学习氛围逐渐浓厚。

凌晨1点多,孙德志的助理拎着夜宵上楼,推开门,发现众人如学生上课一般在电视机前做得整整齐齐,看得极其专注。

助理瞄了一眼电视机屏幕,发现大家在看《想见你》,只觉眼前的气氛十分迷惑。

但他也没管那许多,拿起一个餐盒来,就递给了孙德志,道:“志哥,你的生煎。”

这时候,一滴油脂从餐盒中漏出,滴在了膝头的笔记本上。

“啊——!!”

孙德志一声惨叫,道:“我的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