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不用提醒一人开打,几十人齐齐开打,清脆响亮的快板声密而不乱,井然有序齐声开:

“哎!那同仁堂,开的本是老药铺,先生好比这个甩手自在王。”

“药王爷就在上边坐,十大名医列在两旁。”

“先拜药王后拜你,那么你是药王爷的大徒弟。”

“这个药王爷,本姓孙,提龙跨虎,手捻着针。”

众人一停,沈常乐上前一步朗声再开口:“内科先生孙思邈,外科的先生华佗高。”

“孙思邈,医术高,三十二岁入的堂朝。”

“正宫的国母得了病,走线号脉治好了。

“一针治好娘娘的病,两针治好了龙一条啊!”

“好!!!”

“漂亮!!!”

“卧槽这都是德芸社的相声演员啊!!!”

“哈哈哈给力,牛逼!!!”

台下的观众同时叫起了好,所有人都不吝啬自己的掌声,仿佛只有大声的叫好,疯狂的鼓掌才能抒发心中的激动、汹涌澎湃。

“万岁一见龙心喜,钦身点他在当朝。”

“封他文官他也不要,封他武将就把头摇。”

“万般出了无计奈,钦身赐柬大黄袍。”

“………………”

“药王爷,妙法高,脱去了黄袍换红袍。

“黄袍供在药王阁,黎民百姓才把香烧。”

“王阁里面有栏柜,那栏柜三尺三寸三分三厘高。”

“一边撂着轧药碾,一边供着那铡药刀啊!”

沈常乐单独开口:“铡药刀,亮堂堂,几味草药您老先尝。”

“先铡这个牛黄与狗宝,后铡槟榔与麝香。”

“桃仁陪着杏仁睡,二人躺在了沉香床。”

“睡到三更茭白叶,胆大的木贼跳进墙。”

“盗走了水银五十两,金毛的狗儿叫汪汪。”

“有丁香去送信,人参这才坐大堂。”

“佛手抄起甘草棍,棍棍打在了陈皮上。”

“打得这个陈皮流鲜血,鲜血甩在了木瓜上。”

“大苏丸,小苏丸,胖大海,滴溜圆,狗皮膏药贴伤寒啊!”

“ey!ey!”

“喔喔喔喔喔!!!”

“孙漂亮!!!”

沈常乐刚刚收住快板,众人往旁边一让,一个同样身穿华丽唐装的孙红磊也是再次从舞台后走了出来,霎时间再次引发了疯狂的叫好。

山呼海啸,真正的山呼海啸。

本来作为一场演唱会,大家即使玩的再花,按理也不过就是在歌曲上边下功夫,整一些花活的,从没有像沈常乐这样搞得,绝对也属于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葩了。

开头对于《本草纲目》的描述展示其重要性,在通过孙红磊精湛的演技,感动了无数个人。

紧随其中穿越回现代,展露出中医在现代社会所遭受到的种种质疑,一直到最后的快板,彻底将宛如坐过山车一般的观众心情烘托到了极致。

沈常乐宛如一个魔术师,又宛如一个催眠师,在短短的几分钟将观众的心理熟稔的拍低拉高,欲仙欲死。

呼声持久不熄一直到达最后的爆点。

孙红磊稳稳的拿住麦克风,歌声开始在现场回荡:

“如果华陀再世,崇洋都被医治。”

“外邦来汉字,激发我民族意识。”

“马钱子决明子”

“苍耳子还有莲子”

“黄药子苦豆子”

“川楝子我要面子”

“用我的方式,改写一部历史。”

bL高H肉多污体育生|yin荡公交嗯啊校花

“没什么别的事,跟着我念几个字。”

“山药当归枸杞g!”

“山药当归枸杞g!”

“看我抓一把中药,服下一帖骄傲,大家一起唱!!!”

………………

是啊如果华陀再世,崇洋媚外的人或许都会被医治,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思想,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话语权,国外的世界、生活,伴随着一些别有用心,感觉高人一等,天生挺不直脊梁人的言论在国内的网络上发酵。

同时造成了更多人种种无知的言论,造成了一小波人的文化自卑。

中医、京剧、相声、评剧、功夫、剪纸、杂技、苏绣…………

龙国人已经非常精彩地活了几千年,活出了诸子百家,活出了秦汉帝国,活出了盛唐大宋

中华文化开始于三皇五帝,发展灿烂于春秋战国,集大成于儒道法,溶于几千年华夏文明之中。

任何一种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文化艺术、技术都有着几千年来的文化底蕴做支持,w.  这都是别国一辈子模仿不来,一辈子羡慕不来。

根本不用去崇拜什么韩流、日流、美流,龙国永远是最吊的!!!飞速发展的龙国现在缺的东西很少,最缺的只有一样,那就是文化、名族自信。

这也是作为一名明星,一名龙国的明星,最需要去传播去推广的。

以前,周杰仑做到了,而现在,沈常乐也在努力的去做。

………………

“我表情悠哉跳个大概,动作轻松自在你不来。”

“霓虹的招牌调整好状态,在华丽的城市等待醒来。”

“我表情悠哉跳个大概,用书法书朝代内力传开。”

“豪气挥正楷给一拳对白,结局平躺下来看谁厉害。”

“蟾苏地龙已翻过江湖。”

“这些老祖宗的辛苦,我们一定不能输。”

“就是这个光,就是这个光,一起唱!”

“让我来调个偏方,专治你媚外的内伤。”

“已扎根千年的汉方,有别人不知道的力量!”

劲歌热舞,闪耀的灯光下,站在最前头的孙红磊和沈常乐卖力的唱着,通过麦克风音响里边发出的声音,却是几乎被台下观众的合唱快要盖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