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计没人能够与自己相比,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家和米利坚的苹果公司类似的企业,也喜欢玩“闭环”的企业,从整车到发动机、变速箱都要自己生产,甚至于连发动机的ECU、变速箱的TCU都是自己设计,委托京滨株式会社生产的。

而玩“闭环”的企业,最不喜欢的就是分享,更不要说F系列发动机用不了几年就要停产了,今后本田在华生产的发动机将会以K系列以及未来的R系列为主。这个时候与本田成立发动机和变速箱的合资工厂,压根就没多大的意义。

不过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拿出来说了,柴顺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在找借口。是以张启航立刻道:“只要本田同意,我们当然没意见。”

柴顺果然对张启航的回答很满意,他颔首道:“好,张启航同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关键时刻你还是顶的住的。”

“柴总你您过奖了,”张启航含蓄的客气着:“虽然我们华腾工业集团只是一家市属企业,但配合全省汽车工业发展的大局,我们同样义不容辞。”

这也是张启航婉转的提醒柴顺:别以为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就如何如何,我们的老板是琅琊市而不是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所以别拿上级领导对待下级的态度来对待我们,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对我们华腾集团之多不是是在业务方面有些指导职责。

果然,听到张启航这么说,电话那头的柴顺顿时有些尴尬,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确实是有些不妥,人家张启航可不是自己的下属。

不过对于柴顺这种级别的领导来说,别说这种稍显冒犯的提醒,必要的情况下,唾面自干也是小事,是以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语气却是客气了许多:“唔……说到这个问题,小张啊,对于你那个变速箱专利,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如果本田汽车答应和你进行技术交换,你打算怎么处理?”

张启航想了想,说道:“柴总,您刚刚不是问我怎么看与本田成立合资工厂这件事么,我是这么看的,如果本田同意这个建议,可以由咱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本田汽车以及我们华腾集团联合生产本田的F系列发动机以及变速箱,我个人收取授权费;

如果本田不同意成立合资工厂,但也同意进行技术互换,我们华腾工业集团会自己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你你知道的,我们华腾工业集团现在就有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的能力,通过对现有生产线的技术升级和改造,应该可以生产更先进的发动机和变速箱。”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张启航立刻明白了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是怎么想的:在听了孙俊荣的汇报之后,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也意识到华腾工业集团乃至全省的汽车制造企业都不可能与本田汽车成立合资企业、一起生产小轿车了,在这种情况下,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从一起联合生产小轿车变成成立合资工厂,一起生产最核心的发动机,或许还有变速箱。

但这只是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一厢情愿!

在这个时代,要论起对本田的熟悉,估计没人能够与自己相比,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家和米利坚的苹果公司类似的企业,也喜欢玩“闭环”的企业,从整车到发动机、变速箱都要自己生产,甚至于连发动机的ECU、变速箱的TCU都是自己设计,委托京滨株式会社生产的。

而玩“闭环”的企业,最不喜欢的就是分享,更不要说F系列发动机用不了几年就要停产了,今后本田在华生产的发动机将会以K系列以及未来的R系列为主。这个时候与本田成立发动机和变速箱的合资工厂,压根就没多大的意义。

不过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拿出来说了,柴顺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在找借口。是以张启航立刻道:“只要本田同意,我们当然没意见。”

柴顺果然对张启航的回答很满意,他颔首道:“好,张启航同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关键时刻你还是顶的住的。”

“柴总你您过奖了,”张启航含蓄的客气着:“虽然我们华腾工业集团只是一家市属企业,但配合全省汽车工业发展的大局,我们同样义不容辞。”

这也是张启航婉转的提醒柴顺:别以为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就如何如何,我们的老板是琅琊市而不是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所以别拿上级领导对待下级的态度来对待我们,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对我们华腾集团之多不是是在业务方面有些指导职责。

果然,听到张启航这么说,电话那头的柴顺顿时有些尴尬,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确实是有些不妥,人家张启航可不是自己的下属。

不过对于柴顺这种级别的领导来说,别说这种稍显冒犯的提醒,必要的情况下,唾面自干也是小事,是以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语气却是客气了许多:“唔……说到这个问题,小张啊,对于你那个变速箱专利,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如果本田汽车答应和你进行技术交换,你打算怎么处理?”

张启航想了想,说道:“柴总,您刚刚不是问我怎么看与本田成立合资工厂这件事么,我是这么看的,如果本田同意这个建议,可以由咱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本田汽车以及我们华腾集团联合生产本田的F系列发动机以及变速箱,我个人收取授权费;

如果本田不同意成立合资工厂,但也同意进行技术互换,我们华腾工业集团会自己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你你知道的,我们华腾工业集团现在就有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的能力,通过对现有生产线的技术升级和改造,应该可以生产更先进的发动机和变速箱。”

张启航立刻明白了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是怎么想的:在听了孙俊荣的汇报之后,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也意识到华腾工业集团乃至全省的汽车制造企业都不可能与本田汽车成立合资企业、一起生产小轿车了,在这种情况下,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从一起联合生产小轿车变成成立合资工厂,一起生产最核心的发动机,或许还有变速箱。

但这只是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一厢情愿!

在这个时代,要论起对本田的熟悉,估计没人能够与自己相比,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家和米利坚的苹果公司类似的企业,也喜欢玩“闭环”的企业,从整车到发动机、变速箱都要自己生产,甚至于连发动机的ECU、变速箱的TCU都是自己设计,委托京滨株式会社生产的。

2022最好看(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全章节阅读

而玩“闭环”的企业,最不喜欢的就是分享,更不要说F系列发动机用不了几年就要停产了,今后本田在华生产的发动机将会以K系列以及未来的R系列为主。这个时候与本田成立发动机和变速箱的合资工厂,压根就没多大的意义。

不过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拿出来说了,柴顺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在找借口。是以张启航立刻道:“只要本田同意,我们当然没意见。”

柴顺果然对张启航的回答很满意,他颔首道:“好,张启航同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关键时刻你还是顶的住的。”

“柴总你您过奖了,”张启航含蓄的客气着:“虽然我们华腾工业集团只是一家市属企业,但配合全省汽车工业发展的大局,我们同样义不容辞。”

这也是张启航婉转的提醒柴顺:别以为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就如何如何,我们的老板是琅琊市而不是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所以别拿上级领导对待下级的态度来对待我们,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对我们华腾集团之多不是是在业务方面有些指导职责。

果然,听到张启航这么说,电话那头的柴顺顿时有些尴尬,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确实是有些不妥,人家张启航可不是自己的下属。

不过对于柴顺这种级别的领导来说,别说这种稍显冒犯的提醒,必要的情况下,唾面自干也是小事,是以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语气却是客气了许多:“唔……说到这个问题,小张啊,对于你那个变速箱专利,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如果本田汽车答应和你进行技术交换,你打算怎么处理?”

张启航想了想,说道:“柴总,您刚刚不是问我怎么看与本田成立合资工厂这件事么,我是这么看的,如果本田同意这个建议,可以由咱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本田汽车以及我们华腾集团联合生产本田的F系列发动机以及变速箱,我个人收取授权费;

如果本田不同意成立合资工厂,但也同意进行技术互换,我们华腾工业集团会自己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你你知道的,我们华腾工业集团现在就有生产发动机和变速箱的能力,通过对现有生产线的技术升级和改造,应该可以生产更先进的发动机和变速箱。”

张启航立刻明白了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是怎么想的:在听了孙俊荣的汇报之后,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也意识到华腾工业集团乃至全省的汽车制造企业都不可能与本田汽车成立合资企业、一起生产小轿车了,在这种情况下,省汽车工业总公司这边就只能退而求其次,从一起联合生产小轿车变成成立合资工厂,一起生产最核心的发动机,或许还有变速箱。

但这只是省汽车工业总公司的一厢情愿!

在这个时代,要论起对本田的熟悉,估计没人能够与自己相比,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家和米利坚的苹果公司类似的企业,也喜欢玩“闭环”的企业,从整车到发动机、变速箱都要自己生产,甚至于连发动机的ECU、变速箱的TCU都是自己设计,委托京滨株式会社生产的。

而玩“闭环”的企业,最不喜欢的就是分享,更不要说F系列发动机用不了几年就要停产了,今后本田在华生产的发动机将会以K系列以及未来的R系列为主。这个时候与本田成立发动机和变速箱的合资工厂,压根就没多大的意义。

不过这种事情就没有必要拿出来说了,柴顺不但不会相信,说不定还以为自己在找借口。是以张启航立刻道:“只要本田同意,我们当然没意见。”

柴顺果然对张启航的回答很满意,他颔首道:“好,张启航同志,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关键时刻你还是顶的住的。”

“柴总你您过奖了,”张启航含蓄的客气着:“虽然我们华腾工业集团只是一家市属企业,但配合全省汽车工业发展的大局,我们同样义不容辞。”

这也是张启航婉转的提醒柴顺:别以为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就如何如何,我们的老板是琅琊市而不是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所以别拿上级领导对待下级的态度来对待我们,你们省汽车工业总公司对我们华腾集团之多不是是在业务方面有些指导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