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此刻,他们深刻认识到了一句话。

“只要思想不滑坡,困难总比办法多。”

为什么这件事,有那么多的困难!

可问题是,严寒是会要人命的。

在这样的严寒之下,美国的舰队,又或者联合舰队,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一天,两天?

能坚持到第三天吗?

“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听说海上龙宫有很多的背负式飞行器之类的东西……要不,我们去偷一个?”有人突发奇想。

全场的高级军官们面面相觑。

谁去偷?

你当我们是里的兵王,又或者电影里的特工吗?

“有没有其他办法租借到,譬如不那么官方的办法?里那罗纳将军,你再想想办法。”

“我?”

“我不管你要如何做,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毕竟这里是你的主场。”代表团军衔和职位都最高的一名上将实在是想不出来办法,把这个任务强压给了里那罗纳。

我的主场?神特么的我的主场!

里那罗纳更崩溃了。

(大概12:30来刷新一下吧,这章还没写完。)

远远的从空中看下去,海上龙宫似乎只是停靠在冰原的一侧。

但是近距离看过去,他们才发现,这哪里只是停靠。

冰川那面对海上龙宫的一侧,此时正密密麻麻爬满了人。

眯起眼睛看过去,似乎……

有人在打雪仗,有人在滑雪,还有人在忙忙碌碌的,把冰面雕刻成了各种各样的形状,有亭台楼阁,有各种怪兽,还有几个中文字。

里那罗纳将军并不认识那几个字,但是他们知道自己少不了和海上龙宫打交道,这次同行的恰好有一个翻译。

“海上龙宫冰雪大世界。”

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里那罗纳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病都要犯了。

他们的军官士兵,那些小伙子们,此时正在生死存亡之中挣扎,而这些人……

他们把这里当作了游乐场?

也许,这就是世界的参差吧。

果然,世人的悲喜并不相通。

从飞机上下来,里那罗纳就看到王贯山已经在前面等着他了。

“老里!”

“王!”

“终于正式见面了!”

啊~cao死你个小sao货视频 毛笔G点强制高潮调教

“我的朋友!”

两个人亲热得跟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似的一顿熊抱,还互相拍打对方的后背,看得后面的其他美国海军高官一脸的懵逼。

也不知道是该羡慕好,还是该吐槽好。

但无论如何,这次谈判的关键,或许就是两个人之间那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的友情了。

如果能够得到一定便利的话,那认识对方又如何呢?

显然,里那罗纳将军也发现了,认识王贯山,甚至被王贯山敲诈,都不见得是一种包袱,而是一种政治资本。

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王贯山的利益是相通的。

“老里,虽然你和海上龙宫打过好几次照面,但是还是第一次来到海上龙宫内部吧,来来来,我带大家参观一下……”

王贯山内心,其实也颇有感慨的。

他退役之前只是一个舰长,现在竟然和美国大舰队的指挥官称兄道弟了。

想想自己的战友们,现在还在不知道世界的哪个角落里出生入死,自己跟着小白,倒是天天吃香喝辣,快意恩仇,爱干啥就干啥……

这大概也是世界的参差吧。

里那罗纳虽然很心动,毕竟谁不想参观海上龙宫啊。

但还是为难道:“王,我们的小伙子们还等待我们去救援,参观的话,我们之后再说吧,现在我们需要一个地方来工作……”

“我也给你们安排了住处,海上龙宫是一艘科研船,可能没有太豪华的房间,但是应该足够你们使用了。”王贯山非常的热情和友好。

热情和友好的让里那罗纳心里都觉得有些嘀咕。

难道自己真的和王贯山有深厚的友情?

难道自己和王贯山之前只是不打不相识?

跟着王贯山来到了安排的住处,发现王贯山给安排的地方也很好,虽然装修并不豪华,但是地方宽敞,每个人都有单独的房间,还有会议室和办公区域,比他们的办公环境,也差不了太多了。

陪同而来的海军情报部的官员们转悠了一圈,也没发现窃听器什么的……

虽然在对方的地盘上,肯定会被监控,但是这种坦坦荡荡的感觉,更让里那罗纳心里犯嘀咕。

这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友情起了作用?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很快,里那罗纳等人就安顿了下来。

但接下来……

他们该如何开展工作?

原本他们打算降落在法罗群岛,借用北约军队的力量展开救援。

但现在的情况他们也看到了,任何不经允许的军机,都别想逃过海上龙宫的封锁区。

他们来了,但基本上等于没来。

因为他们现在压根就是光杆司令。

“该怎么办?要请海上龙宫进行救援吗?”

会议室里,一群高级军官和事务性的随员们面面相觑。

一名海军中将有些讥讽地道:“我们还能有其他的选择吗?海上龙宫不会允许任何人来这片冰原。事到如今,你们还认为这片冰原的出现,和海上龙宫没有关系吗?”

“但无论如何,我们不能完全依靠海上龙宫。”另外一名高级军官道:“我们必须动员所有能够动员的力量,譬如呼吁北约的盟友们来救援……”

“如果他们再次遭遇像勇敢号那样的命运呢?”又有人反对。

然后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笑了。

现在美国在北大西洋的几乎所有海军力量,都被冰封在这片冰原下面,已经没有什么船只能够来救援了。

北约其他的盟友被冻住了,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我们是美国海军的军官,我们只是来拯救我们的军队的。

他们把我们当盟友,难道我们真把他们当盟友?

没有实惠的事情谁会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