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琛没有马上带节目组上楼,而是带着他们,先在周围逛了逛。

关琛人缘很好,走到哪都有人热情地跟他打招呼。

一些年龄大点的店老板,会捧着新鲜的水果,上供一样递到关琛手里。

一条街才走出去没几步,关琛手里就拎了好几袋水果。

一些年轻的店员看见关琛就像是看见了黑社会,只能点头说琛琛琛琛哥好。

关琛会逮住他们,问【最近在看什么书】。如果有人报上一些名字很厉害的书,关琛就会大夸一声【好!出淤泥而不染!】,然后掏出一个水果奖励对方,也不管对方等下会不会被旁边几个眼神不善“淤泥”淹死。

关琛一路拿水果拿特产小吃,又一路发水果发零食——比如,把东家的梨给了西家,再把西家的凤梨酥给了东家,以达到资源再分配的作用。

来回巡完了一趟街,关琛两手空空,只承载着整条街的祝福,走向工作室。

“……婚庆街街长啊他。”漫画家嘀咕一声,现场编了个职位给关琛,觉得街道办主任怕是都没他这种群众基础。

谢劲竹说,关琛很有责任心,作为公众人物他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阿琛拿到第一笔片酬之后,就给派出所捐了一部分钱,更新装备;往街道办送了一些设备,在街上装了好几个新垃圾桶,更换了路灯;还时不时就给负责清扫婚庆街的清洁工,垃圾车司机,送去大米食用油。”

漫画家大惊:“这确定不是贿赂?”

大家纷纷瞪了过去。

谢劲竹说:“阿琛他物质欲望很低。衣服车子房子美食,这些他都不感兴趣,钱不是捐掉,就是花在周围人的身上。”

大家点点头。根据之前的画面,关琛两部半电影拍完,少说也赚了几十万,吃好穿好是很容易达成的事。但关琛没有享受。好像给他一个帐篷,随便再给点吃的,给点水,就能让他活很久。跟植物一样随遇而安。

为了证明谢劲竹所说的话,屏幕里,镜头跟着关琛来到【谢劲竹工作室】之后,刚进去,就拍到墙上那一幅幅奖状和锦旗,凑近一看,内容是派出所或者街道办感谢关琛为街道的美好,所做出的贡献。

这些奖状和锦旗,在顶端居中的【通往幸福的线索】几个字下面,格外耀眼。

“琛哥真是好人啊!”姚知渔感慨。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关琛一到工作室,立马就进入了工作状态,拍着手,召唤员工们聚到一起。

所有员工都一脸凝重地聚向关琛。

唯独那个姓钱的经理傲慢得很,不肯过来。

观察团的人正觉得钱经理不识大体,脱离集体,大搞个人主义。下一秒,他们马上知道对方为什么不愿意挪动。

【我的生日聚会要怎么弄才有意思。】关琛公开了议题。

所有员工立刻展开头脑风暴,有说搞慈善赌博之夜,有说去看极光。关琛把这一条条建议都写在了白板上。

节目组一下子不知所措了,镜头晃来晃去。

隔着屏幕,大家都能感觉到当时摄像师的慌乱。

“哈哈哈。”“太会玩了。”“这是在恶作剧吧?”观察团的人一致认为关琛这是在开玩笑。

然而随着时间过去,员工们的讨论越演越烈。如果是恶作剧,那么恶作剧成功之后,大家应该一起笑出来的。但是没有人笑。

整个办公室,只有那个姓钱的经理在接正经的电话,谈正经的工作。

节目组采访了钱经理,问为什么会这样。

钱经理答:【因为有奖金。】

根据钱经理提供的说辞,关琛设立了一堆乱七八糟的奖,有集体的,有个人的。无一例外,获奖的都有奖金。

情满四合院黄文肉版 同学大乳娇妻乱小说

比如【安全奖】。整个月没有诸如车祸、骨折之类的事故发生,那么所有人都有奖金。

还有一周一评的【持续学习奖】。谁看书看得多,谁就有奖金。

钱经理列举了一堆奖项。

观察团的众人恍惚以为来到了小学。

采访进行到一半,关琛突然拉上了窗帘。整个工作室陷入了一片昏暗。

节目组不知发生了什么,却看到一堆员工默契地散开。他们有的去拿零食,有的去拿饮料,有的把座椅排好。一块幕布缓缓降下,把最前面的钱经理跟众人隔离开。

要看电影了。

关琛纠正这不是简单的浑水摸鱼,而是在培养团队的凝聚力,【虽然这些人以前的工作经历都跟电影无关,但从今往后,作为我跟大师兄的团队成员,他们必须要了解电影,才能。】

电影很快开始。大家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

只有钱经理端坐在银幕后面,黑着脸,独自开着电脑工作。

说得还算合理。但了解电影的方式,是一起看电影……观察团的觉得这个工作室的人太不正常了。

“太离谱了,太离谱了……”

“确定不是演的?没有剧本???”

大家纷纷发表着看法。

就连一向很能补充的谢劲竹,此时也怔怔地望着屏幕,说不出话来。

观影过程经过剪辑处理后,很快跳到了结束。大家散开,回到位置上准备继续工作。

就在这时,镜头拍到一股浓烟从仓库的门缝里飘了出来。

【着火了!】有员工大喊。

屏幕外,观察团也都大惊失色,觉得这怎么跟电影一样,有喜剧有悲剧,情节还一波三折。

正想看发生了什么,然而画面放到这里就没有了。

众人向周导哀求,想往下看。

周导笑呵呵地拒绝,说要看只能等下次录制。

……

录制结束。

钱良义走到谢劲竹边上,试探地询问:“怎么样?”

谢劲竹呼出一口气:“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我认真看了。”

多亏了这个节目,他隔了这么久,才终于看到了小师弟的真面目。

“我决定了。”谢劲竹说。

“嗯!”钱良义慢慢兴奋起来,期待地等着谢劲竹下句话。

“工作室不卖了!”谢劲竹微笑着说,回想起关琛跟街坊邻居的互动,想起关琛拉着员工一起开会,打闹,看电影的画面。谢劲竹缓缓道:“那里已经是阿琛的家了,每个员工都是家人。不能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