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第六天的时候,这本书的口碑在社交网站上迎来了巨大的爆炸。

“无论你是否喜欢推理,只要你是一个讲逻辑的人,那么这本作品就一定适合你。”

“给你推荐一本书,比樱花的社会流派推理更为纯粹和精彩。。”

网络上,各种推荐这本书的文章、评论比比皆是。

无人生还的销量还在涨。

到上架第20天的时候,这本书的销量已然超过了1800万。

要想达到地球上一亿本的销量,估计还是需要一些年月。

但是上架20天1500万的销量,也足以在世界文坛形成一种现象。

世界文坛的众人眼看着方澈的排名从83一路上窜,蹿到了78的位置,上升的速度才开始有所减慢。

欧美那边的文坛早就看呆了。

“除了当年写《查理王座》之外,从没见过有谁在排行榜上的速度能升的这么快!”

很多作家开始频频聊起方澈这个人。

“我有一个问题,方澈不是个歌手吗?”

“歌手、导演、作家,这三样他都有所涉及。”

“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叫方澈的写过推理,怎么突然间横空出世了呢!”

“你去网上查一查方澈的资料就这么难吗?你看看,他这算是哪门子的横空出世,他几乎是一路横推过来的!”

说实话,当《see  you  again》出现的时候,他们震惊,但是随后方澈就再没有同一级别的歌曲出现,因此他们只当这人是昙花一现。

再者说了,当时全球音乐榜的事情,毕竟涉及到华夏的面子,谁知道这歌是不是他自己写的呢。

万一是举娱乐圈之力整了一首歌,给当时的华夏乐坛第一人唱呢。

后面《战狼》的出现,整个欧美娱乐圈最振奋的点是华夏的电影,而不是这一部颇具华夏特色的电影有多牛逼。

但是这一次当《无人生还》横空出世。

没有人会再小看方澈这个人。

“一次两次是偶然,但是他总能惊掉别人的下巴,这就太可怕了!”

有人不禁望向华夏的方向。

“原来,在华夏那片大地上,还真的有具有横空出世潜力的人。”

“有没有可能,这个人能成为一个全球巨星呢?”

“一个华夏人?他这才到哪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一时间,登峰公司接到的海外采访邀约无数。

欧美那边,  已经有很大一群人迫不及待地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叫方澈的人。

但是方澈这个人除了拍戏之外,  几乎不接受采访,  更何况他现在忙着《不能说的秘密》的拍摄。

于是这些邀约全部被推掉了。

“不好意思,方澈先生本人也被《无人生还》的销量惊吓到了,所以他需要时间消化一下。”这是登峰给出的说辞。

很合理,  因为之前方澈也基本上不参加采访活动。

“一个神秘而又低调但是却不可以轻视的华夏人。”这是欧美给方澈的评价。

另一方面,因为《无人生还》的爆火,  网络上也出现了各种关于推理的讨论。

“很难想象,  这是一个第一次接触推理题材的人写出来的作品。”

“其实这也不是方澈第一次涉及到推理题材的作品,  最近在亚洲就有一个很火的综艺节目,叫《明星大侦探》的,  那就是方澈在推理题材的第一次尝试。”有海外的华人骄傲地扬着下巴打字。

是的,《无人生还》和《明星大侦探》是分不开的。

当下有不少国家的电视台、视频网站纷纷审视起明星大侦探这档综艺来。

亚洲的各个国家,基本上看了没多少就迫不及待地联系登峰购买《明星大侦探》的版权了。

西方一些国家的电视台,  还是适应不了这个节目的语言是中文,  最终选择作罢。

所以购买《明星大侦探》的还是那些国家。

泰国、星加坡……

还有一小撮欧美的小国家。

嗯,  一不小心,  《明星大侦探》的电视播放版权又卖了几个亿。

华夏这边,从《无人生还》销售量破1000万开始,  文坛就已经在狂欢了。

邵祥民和苏来两位大佬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最后还是苏来爆了个粗口:“他妈的,有方澈这小子在前面顶着,  我干脆养老去算了。”

而很多华夏的青年作家,则受到了巨大的鼓舞。

“谁说华夏没有世界级的畅销作家,  这不就在这摆着呢嘛!”

“冲!”

“有人在前面打头阵,后面的也得跟上!”

人嘛,  向来如此,只要自信建立起来了,  总会有些人热血上涌的。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发展和崛起的阶段,这种热血,有的时候很有用处。

这些天,方澈的电话都快被打爆了。

每天拍完戏第一件事就是挨个给人回电话。

“单老师,今天白天忙着……”

“对拍戏呢。”

“嗐,我这就是个侥幸……”

这件事的热度一直持续了将近半个月,华夏这边的网友们才开始逐渐麻木。

而一直到10月24号,《不能说的秘密》终于杀青完成。

只等后期剪辑和制作了。

这段时间,小赵的精神全部集中在电影的拍摄上,可以说是彻底地换了脑子。

这天晚上,杀青宴结束之后,方澈和小赵溜溜达达,一起走在学校的路上。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校园里已经没有什么人,只有保安骑着小摩托在学校里逛来逛去。

眼看着就走到了修远教学楼旁边,小赵叹口气道:“哎,明天又要投入到我的攻坚事业中去啦。”

方澈嘿嘿笑道:“你也会为学习的事情发愁啊。”

“说起来,前面说要换换脑子,现在感觉有思路了吗?”

小赵撇撇嘴:“木得,满脑子都是路小雨了嘿嘿。”

她喝了点酒,笑起来憨憨的。

“啥样。”

说着方澈就一矮身钻到了小赵怀里,然后把她背了起来。

小赵趴在方澈的肩膀上,脑袋里想的却是不知道电影里的路小雨和叶湘伦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情形。

“其实吧,如果你有难题的话,你可以跟我说一说,有的时候门外汉的意见搞不好还能起到点效果呢。”

小赵安稳地趴在方澈的背上,轻声道:“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啦,就是很多年前……”

“嗯,得是20多年前了,我老师曾经发现了青蒿里存在着某种物质……”

“然后呢,当时就想要萃取出来,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其他的事情,这事就耽搁了……”

她话没说完,方澈就呆愣在那了。

此时方澈只感觉头皮发麻:“下来。”

青蒿、萃取。

“怎么了?”小赵蒙蒙的看着方澈。

方澈眯起眼睛:“你这个物质的功效是什么?”

小赵叹口气:“疟疾你知道吧,当时我老师只是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青蒿里存在着对疟疾有效的成分,但是她也不确定。”

小赵的眼睛发亮:“澈哥,你知道疟疾吗?很可怕的,每年全世界有很多人因为这个病死亡,如果真的能找到新的特效药的话,能救很多人的。”

这就是本研究的现实意义了。

小赵说的很兴奋,但是方澈懵了。

不对!非常不对劲!

如果真的是青蒿素的话,在地球上,已经被发现几十年了,没道理这边发现不了。

而且如果没有青蒿素,这边的疟疾是咋治的?

随后小赵的话解答了他的疑惑。

“目前国际上的主要药物还是氯喹、乙氨嘧啶、伯喹和磺胺。”

“19世纪初的时候,法国科学家从植物金鸡纳树皮上提取出的奎宁,是治疗疟疾的特效药,后来鹿老师受到这个事情的启发,想到了华夏的古方药物中是否也有类似的存在,所以就做了大量的尝试,华夏的古方本就繁杂多样,最后,鹿老师在青蒿中发现了疑似有效物质,但是还没能来得及做萃取实验,也没能找到萃取思路,研究就被叫停了。”

鹿老师是小赵的博士生导师。名叫鹿萍,是一个50来岁的很和蔼的女教授。

听到小赵的话,方澈皱起眉头:“为什么被叫停了?”

科学研究就是这样,很多伟大的发明和发现,其实当年只要差之毫厘,可能都不会存在。

如果当年鹿老师没有被叫停的话。

或许,那就是一个诺贝尔啊!

小赵叹口气:“那些年华夏的医学发展速度缓慢,很多药物的研发思路都跟着人家走的,国际上已经有了特效药,而鹿老师的研究又进展缓慢,所以就停了呀。”

“然后就交给你了?”方澈瞪着眼睛问道。

小赵点点头:“现在研究思路放宽了嘛,鹿老师在领域里的地位也高起来了,又想起了当年未完成的事情,所以就交给我了。”

“不过鹿老师也不想耽误我太多时间,告诉我如果半年没有进展的话,立马换题目。”

这就是博士生和导师的关系啦。

做科研好比打猎。

硕士研究生,是导师告诉你,那个坑里有兔子,去抓吧。

你过去一看,还真有一只兔子,抓到这只兔子,你就毕业了。

博士研究生,是导师告诉你,那片森林里好像有兔子,你去看看吧。

你进去之后,有可能发现里面空无一物,这时候你只能换一片森林,也有可能发现里面压根不是兔子,是特么老虎。

有可能你奋斗了两年,还没拿下这只老虎,嗯,恭喜你,你延期毕业了。

也有可能你爆种把这只老虎拿下了,那大概率就是优秀博士毕业。

所以鹿老师给小赵的安排,很贴心了。

方澈看着小赵,认真地问道:“那你的进展如何了?”

小赵想了想:“我把老师之前说的青蒿,拓展到了菊科的范围,目前还真的在黄花蒿中发现了疑似老师当年提到的物质,但是我试了很多种方法,目前还是进展不大。”

“不过我准备再多试几次。”

“咕噜。”方澈咽了口唾沫。

疟疾、黄花蒿,都对上了。

就差一步,就差一步了!

就差萃取了吧!

问题是,关于萃取的那一步,我知道啊!

当年在地球上吵得沸沸扬扬的,关于青蒿素和萃取技术的讨论全网都有。

方澈自然也看过。

此时校园里路灯的光芒照在小赵身上。

你看这个光,像不像诺贝尔颁奖舞台上的灯光?

当然这是开玩笑啦,任何一个诺贝尔奖,几乎都是在研究出现之后的几年甚至十几年才会被颁发。

就算是小赵现在研究出来了,真要拿奖,那也不知道多少年后了。

“你看着我干啥?”小赵发现方澈的目光有些呆滞。

“没事!”

方澈一把背起小赵:“姐,从现在开始你是我姐,就这个研究,一定得做下去!”

你这把要是成了,我下半辈子的饭,估计都有点软。

但是没关系。

锕锕锕锕锕锕锕好多水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我很习惯的!

“你有点反常呢。”小赵在方澈的背上眨巴着眼睛。

方澈没接茬,只是提示道:“有没有想过从古方中寻找灵感呢?”

小赵一愣:“比如呢?”

方澈想了想:“我记得《肘后备急方》里有一种说法,是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小赵:“???”

“你还记得这种书的内容?”

《肘后备急方》,小赵不仅看过,她是看过很多关于青蒿的古方。

但是有的时候,看的多了,会影响做判断。

“这个我还没有试到欸,在我的实验计划里,这是第32个方向。”

方澈一脸黑线:“可以先试试这个。”

“为什么?”

方澈嘿嘿笑道:“因为这是我唯一熟悉的方法了。”

“而且我猜啊,这个绞汁应该不是简单的绞汁,可能是低温萃取。”

方澈只能提示到这了,至于具体的萃取温度再给说出来,那就过分了。

小赵趴在方澈的肩膀上:“好,明天试试我澈哥唯一记得的方法。”

就凭我男朋友尽心竭力地给我出主意,我也得试试。

……

第二天,小赵起床之后就去实验室了。

“等我好消息哦!”

然而这一等,就是三天,每天晚上小赵回家都是一身疲惫,但是眼睛越来越亮。

一直到10月28号,方澈正在家里收拾东西,准备去广州拍摄《红海行动》,小赵的一通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澈哥,有时间吗?我老师想见你。”小赵的声音有些激动。

方澈一愣,心说这是成了?

穿好衣服,骑上自行车,就到了生物科学学院的楼下。

一路坐电梯来到了鹿萍老师的研究室。

一进门,方澈就看着满屋子的人。

小赵站在最中间,而鹿萍老师此时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试管里的液体。

看到方澈进屋,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他。

有30多岁还没毕业的师兄,也有一脸懵懂的硕士师妹。

但是无一例外,他们的目光都无比灼热。

“鹿老师好。”方澈向鹿老师点头道。

鹿萍看着方澈,饶是她的修养再好,此时也难掩激动。

就这,还已经是沉吟了半个小时之后的结果呢。

“孩子,来,坐。”

方澈吓坏了:“鹿老师,别……”

“小澈,听说低温萃取的思路是你提出来的?”鹿萍老师目光灼灼地看着方澈。

方澈挠挠头:“我是在古书上看到的,而且我就知道这一个,所以就先让小赵……呃……蝉儿试了这个!”

周围的人:“咦~”

酸。

一个敢说,一个敢信,你俩还挺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