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大宗师,也就是相对于普通人略为超拔了一些,但在天地啊大道啊造化啊这些东西面前,“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改变其实是有的,但要多大的改变,才能真正地改变以至于把握“命运”这种东西呢?

这个答案,估计不是那么容易找到。

不由得地,许广陵想起了《封神演义》中的一句话,“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许广陵现在,超不超出三界且不论,“不在五行中”,或者说不受具体且狭义的五行之物限制,却是已经做到了,水火不能侵,金土不能害,而至于木,他是牧木者。

但这对于一个大修士来说,根本不算神通。

只是简简单单的本分或者说小伎俩罢了。

真正的神通是什么?

老实说,修行三世,今日,还是许广陵第一次见识【神通】。

而这才一见识,就把他给吓到了,说起来还颇有点叶公好龙的感觉呢,当然了,许广陵之前其实并没有多重视神通。

但现在,不得不重视。

主要是正视!

【神通者,以人合天,以天应人,以天人之姿,莅临世界,其效其能,非人心之所能想,非人身之所能限,而有浩瀚深邃、冥杳广邈之象,超脱实虚,不可思议。】

这不是什么道经上的话。

这是刚刚,这是片刻之前,从许广陵脑海中冒出来的,他对于神通的〖真实使用体验〗。

还敢小视神通吗?

不敢了。

从今以后,真不敢了。

他的大修行体系,又多了一个新的成员,而且是身份相当贵重的成员,需要为之单独地,开山立派。

心念动间,许广陵这时才好好地打量了石九阳一下。

刚才那更像是天眼的自动感应式扫描。

而这一打量,许广陵就在心中暗叹一声。

可惜了!

石九阳终究还是层次太低,才刚刚晋入荣枯境,还未能抵达灵台境那个开识见心、了性明道的阶段,如果他是地阶甚至地阶大成的话,之前的十几天,应该会得到不少的好处。

一点不夸张地说,就这一次的因缘际会,可能就会铸下天阶之基!

而从现在的情况看,石九阳却几乎是什么好处都没落着。

这场本来应该是迈向天阶的晋升,虽然被导偏了方向,只晋升了天眼神通而并非整体,但那种天地灵机的汇聚却并没有稍减半分,弄不好比一般的天阶晋升可能还犹有过之。

但显然,这种天地灵机,还不是人阶的荣枯境修士所能触摸到的领域,所以这位阁下就像一个竹篮,哪怕刚刚一个大海都从这里漫过去,但偏偏,这竹篮里没有留下一滴水!

一滴都没有!

是连篮子都没湿的那种!

这个品级的竹篮,所能打捞的只有灵气。

而偏偏,之前的这种级别的晋升,因为他早已成就道化之体的原因,是以,所造成的灵气汇聚,寥寥无几,灵气在其中也就是充当了一个引子或者说背景的角色,连配角都称不上。

所以啊。

所以。

许广陵摇了摇头。

“广陵,怎么了?”石九阳问道。

“没什么。”许广陵道。

我只是可惜你错过了一场泼天的机缘,这种机缘,就算我本人,大概也只能经历这么一次,至于说给其他人带来这种机缘,那更是仅此一次而已!

偏偏你就在我身边,树上树下,近在咫尺的地方。

但就是错过了。

近在咫尺,却是远隔万水千山,甚至是恍如隔了一个世界。

许广陵不由得地又想起了一些故人。

第一世的。

第二世的。

就算这第三世,也还有凌霄宗的那三位大佬。

偏偏,他们都不在身边。

这种在这里就能捞着不在就只能浪费而且是过期不候的机缘,错过了,诚为可惜。

许广陵又看了石九阳一眼。

真的,你要是地阶就好了!

当然了,这话不可能对石九阳说出来。

“广陵,之前这些天,你是在……晋升?”石九阳有点疑惑地问道。

石九阳已经打开了眼窍,可以很直接很真切地看到天地间灵气的各种流动,哪怕是很细微的。

许广陵是开窍境,如果其之前是打开了一个新的窍,那么灵气的变化情况不可能瞒得过他,而如果说是晋升吧,那也不像。

从开窍境跨阶进入人阶的真一境,那是多大的动静!

和那种应有的动静比起来,许广陵之前十几天所造成的动静,就像是毛毛细雨比之瓢泼大雨,差远了!

但既不是开窍,又不像晋升,那种动静就又超出了正常冥想入定所能造成的灵气波动。

所以,三不像。

就很怪!

之前这十几天里,石九阳都已经猜过不止一次了,但任他如何穷极见识,也没能从脑海里挖出一个适合的对应。

“不是开窍,也不是晋升。”

仿佛猜到了石九阳在想什么,许广陵轻笑着道。

虽然是笑着说道,但许广陵心中殊无笑意,“我是身怀的一个神通晋阶了。”

神通!

石九阳不自觉地微微瞪大了眼。

他都真一境了,不,他都已经荣枯境了,至今还都没有神通呢,一个都没有!许广陵这家伙才只是开窍境啊,就有神通了,而且那神通还晋阶了!

这上哪说理去!

随即,石九阳不由自主地又细品了一下许广陵刚才的这话。

〖我是身怀的一个神通晋阶了〗

这话,石九阳越琢磨越感觉有点不对劲。

怎么好像,这话听起来,像是这家伙不止一个神通的样子呢?

而且,开窍境就有神通,再且,开窍境就能把神通晋阶,还耗时了十几天?

耗时十几天,这放在修为晋升上,那确实不算多,但若是一种神通的晋升,那这时间……

不过,石九阳对神通也没有多少了解。

哪怕不如九大仙宗,但万药宗也是一个很顶级的宗门。而之前一个真一境的修者在这样一个顶级大宗门中,那也就是一个小辈而已,很多东西都是接触不到的。

根本就没到接触的时候!

比如神通。

石九阳对于神通的仅有的一星半点的了解,也止于其师尊茶余饭后的一点点闲谈罢了。

此时,石九阳非常好奇。

他是真的很想知道,许广陵身怀什么神通。

但这话不是很好问。

许广陵要是主动说,他可以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听,但许广陵若不说,他主动问的话,总感觉好像,还是交浅言深?

他惩罚的把她压在玻璃上(艳妇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虽然石九阳自觉和许广陵之间已经是非常非常之近了,近到差不多都已经可以托之生死的那种!

就像之前,他晋升时,完全放心地把身周的安全交给了许广陵,丝毫都没有担心身外之事,哪怕这是深山中,凶兽之类的完全有可能因为灵气的动荡而来到左近!

就像之前,许广陵入定十数天,也等于是完全把安全交给了他。

这种交付,看起来不算啥,好像就是自自然然、随随便便,甚至彼此对于对方连一句话的交待都没有,但如果不是极亲近的人,又怎么可能发生!

等闲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在晋升时,在身边挂个人!

放不开!

小则感到不自在,身心受碍,大则根本就是担心,担心自己晋升关键时刻,内外俱忘时,是不是会遭到什么不测。

这种担心是非常有必要的!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在一个修士晋升时,可以待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他心中认可的最亲近的人!

哪怕父子夫妻,师尊弟子,亦不能有所过之!

说什么场面话都没有用,哪怕你非常相信对方,相信对方绝对不会对你不利什么的,但如果你觉得你在内外俱忘之时,某个人在你身边,就是会让你不自在,哪怕只是隐隐的、一丝丝的不自在,那也就不是彻底信任!

而之前,石九阳晋升的时候,他根本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仿佛完全“忽略”了许广陵。

事实就是,他非常非常,非常到近乎于彻底地,信任许广陵。

这可能是石九阳自己都没有细思的一个答案。

但是有些东西,无关信任。

不方便问,就是不方便问!

好像,好像再次地猜到了石九阳想问什么,许广陵微笑着,道:“老哥,你有没有想问,我是什么神通晋阶?”

石九阳如小鸡啄米般地点头。

好吧,有点夸张了,他就是连点了两下而已。

但那种想要知道答案的迫切,溢于言表,可能一个小孩子在这里,都能看得出来。

“不方便说呢。”许广陵仿佛调笑一般,“这个神通非常了不起,我要是说出来,你肯定会羡慕嫉妒,心中不平衡的。所以,为了老哥你着想,我还是不说了。”

“呸!”

石九阳高傲地微微扬起了头,作不屑状。

他甚至两手后背,长身而立,大概是摆出了最为潇洒的一个姿态。

别说,还真挺帅的,玉树临风。

许广陵收敛笑意,面容淡淡,心中也淡淡,然后对石九阳道:“老哥,你晋升了,我也晋升了,而且全都算是意外之喜。不如我们这就高高兴兴地,打道回府?”

“广陵,你想找的材料全都找好了?”石九阳心中还颇有些不舍呢。

这山中数月,会是他一辈子都会怀想的平静时光。

其实,平静时光有,这一生中,之前有,之后也会有,而且是为数不少。只是,纵然那平静时光再多,如眼前这般人,倾此一生,又能得见几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