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不要脸的话,秦淮茹怎么就说了出来。

秦淮茹。

你还是人吗?

傻柱媳妇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秦淮茹这是当她这个傻柱的媳妇不存在?

看样子。

她这个傻柱媳妇上一次抽秦淮茹的巴掌抽少了,以至于秦淮茹好了伤疤忘痛,分不清这个大小王了。

就在傻柱媳妇将要替自己男人出头的时候,忽的看到了傻柱笑嘻嘻的脸颊,当时便打消了替傻柱出头的想法。

自家男人心里有底。

“秦淮茹,你说这话真是亏心。”

果不其然。

傻柱一开口就是杀招,完全没有顾忌秦淮茹的面子。

“什么叫我有钱,我掏两块钱掏少了,我应该掏五十块钱,你这是人话嘛?有你这么说话的嘛?”

傻柱一看秦淮茹这心机货的脸色,就知道这货心里打着什么盘算。

我给刘海中掏五十块钱,我是不是还的给你们贾家掏一百块钱。

四合院里的一干众人,个个都不是玩意,易中海伪君子,闫阜贵抠门爱算计,刘海中真小人,秦淮茹真禽兽,棒梗、小铛、槐花三人是白眼狼。

最近想明白了一切的傻柱,对秦淮茹真是没有好感。

都是寡妇。

都带着拖油瓶的孩子。

为什么当寡妇的差距这么巨大。

秦淮茹一点不知道廉耻,尽想着吸血别人。

对面大院的南易,跟他傻柱一样是厨子,一样娶了寡妇。

人家梁腊娣那个寡妇真是把南易当丈夫对待,又是给南易生孩子,又是给南易做这个干那个,几个孩子也都孝顺,没有血缘关系但却把南易当亲爹看待。

再看看秦淮茹,唯恐傻柱有了自己的孩子,对棒梗他们不关心不爱护,硬生生把傻柱弄成了绝户。

关键家教也不行。

人啊。

真的不能太自我。

傻柱对秦淮茹没什么好感,主要是这个人烦得很,现在还拿她秦淮茹跟傻柱之前是两口子这件事说事,动不动摆出吸血的架势。

真他m烦。

仗着自己寡妇的身份,恬不知耻的算计着傻柱,就为了满足秦淮茹的一己私欲,做她秦淮茹的牛马。

“柱子,不是我秦淮茹说话难听,而是事情就是这么一个事情,刚才三大爷也说了,有钱的帮个钱场,没钱的帮个人场,都是街坊邻居,尽自己最大努力的帮扶二大爷一家渡过这个难关。”

秦淮茹晋级成了傻柱的新的一生之敌,一上来就把矛头直指傻柱,闹的傻柱在四合院挺不好过。

“再说了,你的钱也不是给我秦淮茹花,不是给棒梗他们几个人花,是个二大爷花,大院里面你最有钱,你多掏点,其他人就少掏点!”

心机婊秦淮茹都把其他人与自己绑在了一块。

从旁人的角度来分析。

秦淮茹这番话貌似是在帮他们出头。

“话糙理不糙,这也是我秦淮茹,不怕得罪人,换成其他人,他们不至于这么说。”

傻柱横了秦淮茹一眼,淡淡说了一句,“谁说我是四合院里面最有钱的那个人?”

“你说的呀,我今天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听见你说自己月薪涨到了六百,过几天要涨到一千,你问问大家伙,谁家现在能挣到上千月薪,能者多劳,你有钱,就多出一点,你们家也不在乎这点钱。”秦淮茹好像急了,朝着傻柱得得得的说道:“柱子,人命关天,可不能纠结这个钱,我秦淮茹是没钱,我有钱我至于这么说,说的自己好像多么不要脸似的,我有钱我就掏了。”

“四合院里面最有钱的人是许大茂,今天三大爷说的,说人家朝着许大茂要五亿,许大茂给了十亿。”

闫阜贵道:“傻柱,这是咱们四合院的事情,许大茂搬出四合院多少年了,再说了,许大茂忙的都是大事情,这点小事情不值得一提。”

傻柱知道闫阜贵是许大茂的人,自己把矛头对准许大茂,闫阜贵身为许大茂的代言人,怎么也得为许大茂发话。

这次他可没惯着闫阜贵,直接就怼了回去。

主要是傻柱想借着许大茂转移秦淮茹的注意力。

你秦淮茹不是想要吸血嘛。

好。

我傻柱告诉你秦淮茹一个超级大的吸血目标。

千亿富豪许大茂。

你找许大茂吸血去。

“三大爷,刚才谁说的,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情,任何事情都大不过人命。”

闫阜贵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傻柱。

傻柱说的有理有据啊!

人命大于天。

闫阜贵叹息一声,他不知道傻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

难道是他媳妇教的?

一旁的秦淮茹,就这么看戏的看着事态的发展。

真是大出秦淮茹的预料。

募捐事情的最终矛头竟然由于傻柱的乱入,莫名其妙的朝着秦淮茹一直期待的幕后人物给扎过去了。

许大茂。

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这要是成功的算计到了许大茂。

会募捐到多少钱?

傻柱的话让秦淮茹震惊不已,许大茂这么有钱吗?人家要五亿,许大茂给十亿,她秦淮茹也不要十亿,给十万块就可以了。

十万块好像对许大茂来说,就是九牛一毛。

秦淮茹眨巴着眼睛,默默的想着对策,她算计的性格又蠢蠢欲动了,脸上不自然的闪过了一丝怪怪的表情。

与秦淮茹一起生活了好多年,被秦淮茹吸血吸成了绝户的傻柱,一看心机婊这表情,就知道心机婊心里想什么。

傻柱将矛头对准许大茂,也不是诚心要跟许大茂过不去,他这么干,是想借机打压一下某些人。

你们有能耐你们朝着许大茂去使劲,别朝我傻柱下家伙。

“三大爷,要我说只要您出马,压根不用我们这些人掏钱,许大茂那么多钱,手指头缝隙里面漏点,就够二大爷和二大妈的住院费用了,着急连一大爷和三大爷的住院费也够。”

傻柱这话带着一点点诅咒的味道。

闫阜贵一愣。

易中海一顿。

傻柱这是让我们住院?

“傻柱,不是三大爷不出马,而是这事情就不是这么做的,我认为大院里面的事情还的咱们大院里面的人来办,人家许大茂每天忙多少大事情,再说了,许大茂在不在也是后话,人家世界各地都跑。”

傻柱一顿。

没想到闫阜贵没有上钩。

“三大爷的意思,这个钱还的咱们自己掏?”

闫阜贵一副笃定的语气对傻柱说,“当然咱们自己掏了,这是咱们大院的事情,许大茂虽然大院里面有房子,可人家好几年没回来过。”

“那我还是两块钱。”

秦淮茹趁机拱火。

傻柱掏两块钱,其他人肯定就是一块钱,着急还的有这个零零散散的毛票,这些钱加一块未必够刘海中两口子的住院费。

就算够,恐怕也剩不下多少。

这可与秦淮茹算计的数字不相符。

落不到好处,不等于秦淮茹白给刘海中两口子当孝顺子了嘛。

“柱子,你掏两块钱不合适,我还是那句话,你的掏五十块钱,当初棒梗上学没有学费,都是你柱子掏的,这是做好事,到时候会把你柱子的名字写在表扬信的最高处,让所有人都看到。”

秦淮茹诱惑着傻柱。

“人们一看,说柱子你是好人,大大的好人,大院里面的大爷住院,何雨柱虽然跟他没有血缘关系,但还是捐赠了五十块钱,人人夸赞你,这多好啊。”

傻柱看秦淮茹的眼神有些不善。

这心机婊将他傻柱当做了之前那个傻柱,被易中海说了几句好话,便不管不顾的接济秦淮茹了。

西游记女版肉H全文,我好像撞到你的点了

人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连续跌倒两次。

之前秦淮茹吸血傻柱,棒梗他们几头白眼狼对傻柱扫地出门的旧仇傻柱还记着呢,再加上今天这一幕。

混蛋。

真拿我傻柱不当傻柱。

“我就两块钱,爱要不要。”傻柱不耐烦的语气,又让秦淮茹有些吃惊,傻柱这是不喜欢虚名了?

当初接济秦淮茹的时候,秦淮茹一句“你傻柱是好人”的话语,就把傻柱给迷惑的晕头转向,什么都不知道了。

“傻柱,淮茹说的在理,你有钱,有能力就多出一点。”

傻柱看着说话的闫阜贵,他总感觉闫阜贵应该还有下文。

要是没有下文,就这么劝说傻柱掏钱,傻柱闹不好会在闫阜贵的脸上唾口唾沫,在骂一声老扣。

还真有。

闫阜贵的下文很快来了。

“现在谁家也不富裕,刘海中究竟有没有钱,咱们都不知道,让大家掏钱,大家都不乐意,我想了想,实在不行咱们这么办,这个钱不算募捐,算咱们借给刘海中的,钱数都记在本本上,刘海中出来后,让刘海中还,要是大家不放心,咱们可以按这个手印。”

闫阜贵提了一个让秦淮茹手足无措,且浑身发凉的建议。

四合院这些人掏的钱不算是募捐。

是借。

以借给刘海中两口子治病的名义将钱借给刘海中。

具体多少钱。

都一一记账。

等刘海中将来出院,四合院这些人在根据这个相关的账单,朝着刘海中要账。

这明显不是秦淮茹想要的那种结果。

要是借。

刘海中肯定的还。

不还四合院那些人也不放过刘海中。

还钱的时候刘海中肯定会合计这个欠账。

也就是说。

秦淮茹压根不能在中间捣鬼,也不可能借着这件事去获利,算是秦淮茹白白忙活了一场。

秦淮茹头大了。

岂料。

更让秦淮茹头大的事情还在后面。

闫阜贵又说了几句话。

“我知道大家可能不放心,担心这个钱会打水漂,这不是有秦淮茹在嘛。”闫阜贵指了指发愣的秦淮茹。

虽然不知道闫阜贵的具体下文,但秦淮茹心里本能性的觉得要糟。

“淮茹今天早晨陪着刘海中两口子去了医院,又在医院照顾了一天时间,给刘海中募捐也是秦淮茹提出来的,秦淮茹是好意,有句话叫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秦淮茹算是刘海中两口子的代言人,我的意思,大家借给刘海中多少钱,写个欠条,让秦淮茹在上面按个手印,这样大家都放心了,刘海中两口子也有了钱住院。”

秦淮茹被闫阜贵弄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她脑子乱糟糟的。

我秦淮茹成了刘海中的代言人,我在欠条上面按手印。

万一将来刘海中不肯还钱,四合院那些人是不是要逼我秦淮茹替刘海中代还?

怎么样?

狗屁怎么样?

我秦淮茹又不是傻子。

感受着众人的目光,秦淮茹脸上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三大爷,街坊们,我秦淮茹何德何能,我的意思是,我得去医院。”

语塞的秦淮茹,突然借口要去医院,撒丫子的冲出了四合院。

只留下一道落荒而逃的背影和一群呆住的人站在原地不动。

好嘛。

这是把心机婊给涮了?

“三大爷,还是您高,我傻柱服你。”

“不是服不服的问题,是我一看秦淮茹这做派,就知道秦淮茹心里想什么。”

“想什么?”有人故作不知的追问道。

“秦淮茹这个人咱们大院谁不知道?典型的无利不起早,刘海中两口子住院这件事,一定是秦淮茹觉得里面有利益可图,所以大清早的陪刘海中两口子去医院了,下午就来了一出医院催费的戏码,撺掇我闫阜贵满大院的给刘海中募捐,咱们募捐有数目,但是具体的花费它没有数目,像这个饭费、营养费、补品等等,都是秦淮茹获利的目标。”

“所以您三大爷给秦淮茹来了一出将计就计的戏码,说要把钱借给刘海中,依着刘海中的性格,这个钱他得合计合计。”

“这些我都不佩服三大爷,我真正佩服三大爷的事情,是三大爷想了一出让秦淮茹在欠条上面按红手印的法子来,这手印一按,刘海中不还钱,咱们就得找秦淮茹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