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会他,城墙上的那些人用一副警惕无比的状态看着他,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凶猛的巨兽。

“张兄弟,看来他们应该不打算让我们......不,具体来说,应该是不打算让你进城了。”布雷克等人也是苦笑连连,看起来他们也被连带着一起列入到了这座城市的危险人员之中。

“张大哥,你以前和这座城市的人出现过什么矛盾吗?”

张朦胧摇摇头,这个鬼地方这么大,虽然人数很多,但是能遇到同一批人的概率也不高,他绝对和这城市的主人没有什么交集。

“他们刚刚是听到日天派三个字才有这么大的反应的,难道是你们组织里的人和他们结下了什么梁子?”布雷克问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这一次我们组织一共来了四万个人,要是偶尔有人路过这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至于有没有发生什么冲突,”张朦胧看了一眼这城市,“如果发生了什么冲突,这座城市已经已经芭比q了。”

“芭比q了?这是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张朦胧摇摇头。

如果真的有矛盾,那么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现在这城市已经变成了他们日天派的私有物品。

第二种,这座城市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既然它现在还好端端地存在着,那就说明并没有出现过什么冲突。

忽然,城市外围的围墙上发出一阵奇怪的声音,那原本装饰着美丽植物的城墙上忽然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炮台。

片刻之后,所有的炮口全部对准了张朦胧等人。

“什么情况?怎么连防御系统都启动了?”

“这些武器我见过,上一次兽潮来临的时候,城市的防御系统就开启到了最高的级别,这些武器的威力特别大,一炮下去就是几百只五级巅峰生命体的凶兽灰飞烟灭。

甚至那几台主炮,连七级生命体都可以重创乃至杀死,这种级别的武器哪怕是在现在的宇宙文明中,也没有几个文明可以制造。

“他们想要干嘛?”布雷克等人本能地后退了两步,虽然不知道这些武器的威力如何,但是一座城市既然可以顶过那汹涌的兽潮,并且在这个地方安生立命,只有强大的防御力是不够的,这些武器绝对是威力巨大的杀气。

“院长,小心,我从您的那一座城市里得到的信息可以判断,这种武器的杀伤力足够威胁到七级生命体了!”

猛然间,其中一个个炮台开始蓄能,那绿色的光芒甚至让张朦胧的眼睛都有一些刺痛。

“你们后退!”张朦胧大喊道,并且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启动了一尊藏在超神学院的黑武士。

“轰隆隆!”

剧烈的爆炸让整个浮岛都猛烈晃动了一下。

“什么情况?他们居然用城市的武器在攻击寻宝者?”

“怎么会这样?就算是他们不付进城费,也不至于这样吧?”

“是啊,城市里的掌权者随便派出几个人难道还摆不平几个捣乱的人?”

“嘘,我刚刚可是听到了,那些人中有一个日天派的人。”

“啊?日天派?他们好大的胆子!”

“他们难道不知道整个寻宝空间的人都想要找他们吗?我听说各个宇宙帝国的主人可都开出了不小的加码悬赏日天派的人,他们不低调地在外面,居然还敢进城?”

“兄弟,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的消息了?我怎么听说是日天派的人追着其他人杀?”

整个城市的人都在议论着这突如其来的交火,就连原本不在城墙附近的人也纷纷找地方开始看起了热闹。

这个时候,尤卡斯已经带着人来到了城墙附近,那些还在窃窃私语人顿时全部闭上了嘴,他们可是知道这个城主不是什么好货色,万一说到了什么不该说的,下场可不会好到哪儿去。

“皇子,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命令攻击了!”

“哈哈哈哈,日天派,就算你们再强,这足够杀死七级生命体的一炮你挡得住吗?”尤卡斯看着爆炸的位置露出了狰狞的笑容,“那个该死的女人,最好不要让我遇到你,等我离开寻宝空间之后,我一定要把你玩够了再弄死你!”

“死了吗?”

“我立刻就查一下附近的生命反应!”

探测器开始扫描烟雾中的情况,但是刹那间,那个寻宝者的脸色就变了,“皇子......还有生命反应!”

“还真有点本事,这一炮都没干掉你们?”尤卡斯并没有很意外,他知道日天派的人都富得流油,要是有高级防御类的武道兵器,很有可能当下这一炮。

但就算是能挡下来,这震动形成的破坏力也不是一个五级生命体可以承受的,哪怕不死,估计也就剩下半口气了。

他把她双腿架到肩上撞击:他的昂扬对准她湿润的入口

“没死就再补一炮!”尤卡斯风轻云淡地说道,这段时间他可是收敛到了不少的物资,虽然一枚五级能量晶石几炮就用完了,但是他也并不心疼。

“皇子,他们的生命反应根本就没有降低!”

“什么?”这一刻,尤卡斯就再也淡定不了了,这么说,这一炮根本就没伤害到那个日天派的人!

“嗖!”一阵强劲的风吹过,顿时驱散了爆炸附近的烟雾。

只见一尊黑色的傀儡挡在了张朦胧的面前,它的周围有一道浅蓝色的防护罩将张朦胧等人保护在了里面,他们居然连一根毛都没有掉。

“那是什么东西?”尤卡斯无比忌惮地看着那黑色的身影,“别管它,给我继续打!”

一道道光束炮继续接二连三地打了出来,但是那黑色的傀儡仿佛一尊守护神一样将那一道道光束炮轻轻打飞。

这傀儡可是需要星核驱动的高级货,哪怕八级生命体都对它无可奈何,这种程度的光束炮,连它的漆都打不掉一块。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那个黑色的人是八级生命体吗?这不可能!”尤卡斯手脚都开始微微发抖。

“张兄弟,这是......”布雷克等人看着这黑色壮汉,他们可以感觉到这玩意上面有生命气息在流淌,但是和真正的生命却又有些不一样,多了一些刻板生硬。

他们在爆炸中心,自然是能感受到那爆炸的威力,他们的探测器可以探测到的上限是六级巅峰生命体的全力一击,但是刚才的爆炸,能量强度已经完全超过探测器的极限了。

“捡来的,好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