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母心里,只一个想法,这是假的吧!

叶家怎么可能买得起这么好水种的手镯?

像这种品质的翡翠手镯,那是有价无市的。

叶家怎么可能找到这样的门路?

叶家具体的情况,郁母是不太了解的。

郁父让人调查的那些东西,也只是片面之语,郁母其实对如今的叶家,也是完完全全不了解。

郁母心想:该不会是假的吧?

也是!

有可能是假的。

他们或许认为,到郁家来坐客,是需要用点什么东西充点一下门面。

钻石什么的,又不值什么钱。

但这种翡翠,才是真真的值钱!

而且,是拿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好东西。

郁母这么一想,又瞬间找回了那种优越感。

“音子!”郁母出声唤道。

叶琳琅正准备出声提醒,郁母才笑盈盈地说道:“乔念,对,你现在叫乔念了,很是抱歉,我总是记得你叫音子。”

乔念对于自己名字这种事,一向不怎么在乎。

叶音也好!

乔念也好!

不过是一个代号。

“音子是我,乔念也是我,随你怎么称呼。”

郁母热络的招呼着乔念和叶琳琅坐下来,她同时也是不同声色的打量着叶琳琅。

她知道叶琳琅是医生。

却不知道叶琳琅在医学界,是大佬!

叶琳琅穿着的白色的羊绒大衣,款式和乔念的类似。

两人穿的衣服,都是那种质感很好的。

只不过,叶琳琅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羊绒连衣裙。

连衣裙特别贴合叶琳琅的身材。

日日躁狠狠躁死你h,高H肉快穿之扑倒男神

叶琳琅的手腕上,同样也是戴了一只和乔念一样的翡翠手镯。

叶琳琅年轻,她并没有化妆,无名指上,也没有戴婚戒。

叶琳琅因为是时常要做手术,戴婚戒随时都会娶下来,有些不太方便。

而婚戒又是谢绪宁的心意,她便将婚戒用一条铂金链子,串了过去,挂在脖子上。

“南南,你陪你琳琅姐姐在家里逛一逛?”

郁母是有意支开叶琳琅和郁南方,想要探一探乔念的口风。

“琳琅姐姐,我带你去逛一下吧?”

叶琳琅知道郁父郁母有可能会说小锦鲤的婚事,她也担心自己的父母被人欺负,便道:“我这会有点不太想逛。”

郁南方也没有什么心机,听叶琳琅说不想逛,她就索性大大方方的说道:“那行,咱们就不逛了吧!”

郁母又气郁南方不懂事,更气乔念不知道是怎么教叶琳琅的,这么明显的潜台词,都听不懂。

“那行,咱们一起聊聊。”郁母看着叶琳琅这般姣好的长相,明知故问道:“琳琅,我听说你是医生,你是哪个科室的?”

叶琳琅浅浅一笑道:“我是外科医生。”